一條黑影趁著夜色,飛快竄入上東市某小區。

房齡超過四十年以上,從外麵看起來破破爛爛,地段也不好,不是學區房,賣也賣不掉。

誰能相信,鐘元就住在這種簡陋的老破小房子裡呢?

然而,葉真一點想法都冇有。

重要的不是房子多富麗堂皇,而是住在裡麵的人。

即使是陋室,有第八席居住,那也是皇宮一般的存在。

靠著感應,葉真熟門熟路,門牌都不帶看的,分分鐘找到地方,直接從門縫裡進入。

身為影子,敲門是多餘的!

日光燈亮著,隻見一名少年正拿著掃帚大掃除。

神仙般的容顏,深沉無比的黑暗氣息,還有那令人難以抗拒的絕世魅力……

葉真激動萬分,嗖的竄到他腳下,然後伸展觸手,劈手搶過他手裡的掃帚。

“八席大人!您終於回來了!您不在的這些天,我夜不能寐,度日如年!”

“掃地這種小事就由我來做吧!您在一邊休息就好!”

額,是葉真回來了……

他還是老樣子,乾活超主動,一來就幫忙大掃除的。

鐘元的髮梢不由自主的翹了一下,有些心虛的說道,“這些天辛苦你了,謝謝你保護嵐嵐。”

“不辛苦,保護嵐小姐是我的職責!”

葉真一邊說著,一邊掃地,又說道,“我葉真願傾儘所有,護您安眠無憂。睡了那麼久,您一定做了個好夢吧?”

鐘元想起某人說過的誇他幾句就高興,於是說道,“葉真,有你在,我真的很放心,冇有比你更值得信賴的影仆了。”

我勒個去啊!

八席大人睡了一覺之後,整個人都不一樣了……一定是睡飽飽了心情好!

葉真高興的嘴巴都快歪到天上去了,掃地動作更加賣力了。

刷刷刷!

不到兩分鐘,地板乾淨的一筆。

然後,他開始擦窗戶,又道,“士為知己者死,八席大人,能為您效力是我最大的福氣,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額,你不是早就死了嗎?

千萬不能讓他知道,做夢的時候一次都冇有想起他的事情。

幸虧,他現在冇有他心通能力了,否則還真不好搞。

鐘元想了想,拿出那枚被嚴拓拒收的災厄級墟晶,對葉真說道,“你以前吸收過超分解,現在應該也能吸收到吧。”

葉真立刻說道,“我是影仆之身,吸收能力的成功率很高,如果是超分解,可以百分百吸收到。”

鐘元說道,“那這枚墟晶你拿著。”

葉真信誓旦旦的保證道,“您放心,我一定會幫您把房間打掃乾淨的。牆上都是黴菌,對身體有害,必須除乾淨。”

鐘元一呆。

總覺得他似乎誤會了什麼事情。不是為了分解黴菌纔給的墟晶啊!

然後,葉真暫時停下工作,抓著墟晶開始吸收裡麵的能力。

鐘元凝神去看,隻見他捲起影仆之身,身體就像一隻黑色塑料袋似的,嚴嚴實實將墟晶包裹住,觸手還打了個結。

然後,身體收縮再收縮,四麵八方貼緊墟晶一點縫隙都不留。

墟晶爆發出光芒,劇烈閃爍,彷彿在抗拒,最終還是被黑色的影子儘數吞噬。

鐘元若有所思。

難怪葉真說成功率很高,他這樣搞,能量完全冇有散走的餘地,成功率肯定是百分百。

真是天才!

鐘元暗暗讚歎著。

而葉真吸收到能力,不禁大驚失色,失聲道,“災厄級超分解!?”

這是極為珍貴的鯨頭鳥墟晶,裡麵隻有一個能力!

不用擔心吸收到其他的廢能力,對體質適合的人來說,簡直是無價之寶!

葉真立刻衝上黴菌最多的一片牆壁,影仆之身極大展開,貼牆一趴。

能力:超分解!

不到一秒鐘,黴菌全冇了!

等他退下來的時候,牆壁一片雪白,乾乾淨淨的。

鐘元看的目瞪口呆。

好……好厲害!!!

過了兩秒鐘,鐘元纔回過神,呐呐的誇獎道,“葉真,你太能乾了!我不能冇有你!等會兒馮擎要過來,還有兩間房間也靠你了。”

葉真開心到觸手像一顆海草海草瘋狂亂顫,說道,“八席大人,這點小事就包在我身上吧!”

吸收到災厄級超分解,他隻是稍微高興了一下。

而鐘元一句話,卻讓他感到自己身負重大使命,頓時深受鼓舞。

如法炮製,各種趴來趴去,很快就把房間趴的一塵不染,窗明幾淨。

“辛苦了!”

鐘元看看時間,竟然隻用了十分鐘就全都打掃好。什麼掃地機擦窗寶牆壁除黴劑都比不上他。

家裡的掛麪都過期了,閒著也是閒著,出門采購一點吃的,免得馮擎過來肚子餓,連個墊饑的夜宵都冇有。

暗影跟著鐘元緩緩挪移。

葉真早就注意到它的存在,遲疑了一下,問道,“八席大人,您腳下一大片黑漆漆的影子是?”

鐘元頗感意外道,“你可以看到暗影?”

葉真立刻說道,“是的,真的好大一片,它是什麼?”

“這是暗影空間,用來放東西的。”鐘元耐心的為他解釋道,“活人進去立即死亡,時間久了會被同化成影仆。”

“不過,你現在是影仆,進去是不要緊的。這個暗影已經徹底屬於我,不會同化你。我允許你用影遁自由出入。”

葉真大吃一驚。

聽著不就是隨身儲物空間嗎?

連這樣的事情都能做到?

簡直不可思議!

而且,如此緊要的秘密也不加隱瞞,允許他進出……

葉真感動的無以複加,說道,“八席大人,您如此信任我!我保證把您的暗影空間打理的井井有條!”

鐘元覺得他有的好忙了,想了想說道,“江不憂也有一個。你千萬彆亂進,萬一他要同化你,我阻攔不了。”

啥?

那傢夥也有?

他怎麼什麼好處都要撈一份的!

葉真瞬間鬱悶了,憤恨道,“他肯定用那具黃金棺威脅您,一定要您也給他弄一個暗影空間!太可惡了!請讓我即死他!”

鐘元笑了笑,無視他的口頭禪,說道,“走吧。這麼晚了,超市收銀員應該回家了,自助結賬不會嚇到人,我們的目標是,搬空門口小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