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在狂歡。

導演圈卻是五味雜陳。

春晚收視率出來的時候。

導演圈先是一片嘩然,隨即就是一陣沉默。

壓力最大的就是執導過春晚,或者正在執導春晚的導演。

春晚大致分為三種播放時間。

一種是在除夕夜的前一天,以遼~寧衛視、山~東衛視等為代表的地方台,會選擇這一天來播放春晚。

央~視春晚因為影響力大、受眾麵廣,又是華夏過年必備的傳統節目,所以一直都是在除夕夜當天八點開始直播。

除此之外,帝都、東方、藍莓台等一線衛視為了避開央~視,都選擇在大年初一來播放春晚。

隨著央~視春晚口碑收視雙豐收。

壓力成功給到了大年初一才播放春晚的地方台衛視。

藍莓台衛視。

副導汪明神色複雜的走進來。

“魏導,春晚的收視率出來了。”

魏正剛忙道:“是多少?”

“42.3%!”

“怎麼可能?!!”

“是真的!”

魏正剛頓時沉默。

隨即忍不住激動爆粗。

“我艸!”

“42.3%的收視率,讓我們這些地方台還怎麼搞?”

“這怎麼搞都會被觀眾鞭屍啊!”

魏正剛清楚得很。

央~視春晚跟地方春晚可是有本質區彆的,基本是誰接誰死!

外屆的人不清楚,但圈裡誰不知道春晚前四天節目單被泄露這一事?

彩排前出現這樣的紕漏,幾乎就是必死局!

不誇張的說。

整個導演圈都在等著看陳江笑話。

結果陳江不止逆風翻盤,而且還一戰封神!

魏正剛酸溜溜道:“要是我們藍莓台也能請到顧城,這春晚收視不說40,起碼20是一定保住了!”

汪明在一旁自我安慰,“還好尷尬的不止我們一家。”

“冇錯!隻要藍莓台彆墊底就成!”

……

帝都某會所。

新銳鬼才導演徐京、今年賀歲檔打破票房紀錄的馮昆、商業片名導周雲磊等名導,正在舉行聚會。

“我艸!這收視率恐怖如斯!”

“確實嚇人!數據直接翻了兩倍!”

“馮導,你對這收視率,你有什麼想法?”

“是啊!馮導,你可是我們這群人裡,唯一一個接觸執導過春晚的,你比我們更有發言權!”

眾人都將目光投向馮昆。

眾所周知,央~視春晚一般是體製內的導演執導,影視劇導演基本冇機會插手。

而馮昆卻是個例外。

因為春晚收視率疲軟,所以央~視為了挽回口碑,特意打破常規邀請馮昆執導春晚。

作為華夏賀歲片的扛把子導演,馮昆無論是對喜劇還是舞台的掌控力都有強大的保障。

馮昆笑了笑。

“什麼想法?這是人家陳江自己的本事啊。”

“陳江哪有什麼本事?”

“一切都是時也命也,遇到顧城這個貴人,活該陳江他火!”

“說到底還不是借了顧城的光!”

“如果憑陳江自己,25%的收視率就頂天了!”

“你們是不是太小看陳江了?”

馮昆晃了一下酒杯,提醒道:“彆忘了,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這屆春晚我從頭到尾都看了,顧城確實貢獻不小。”

“但陳江對於春晚確實很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明顯做得要比我好得多。”

一個能導出好電影的導演,讓他去排一台符合觀眾口味的晚會,原本是很輕鬆的。

馮昆原先也是這樣認為的。

但是等他接手後,才發現春晚跟喜劇還是有很大差彆的。

一台晚會,能被大眾評判為“好”的,那一定是要符合儘量多的人的口味,就要做到雅俗共賞。

“俗”不是指三俗,而是通俗。

但民眾想看的晚會與官方想看的,從根本上就是對立、難以統一的。

官方想要教化意義大於娛樂功能,就連小品都弄得“喜頭悲尾”。

所以馮昆執導時就會被拘束,無法正常的施展手腳,以至於他接手的那屆春晚收視率並不理想。

春晚結束後,馮昆被網友怒噴了一整年,直到下一屆更爛的春晚出來。

而比起馮昆當初小心翼翼地端著。

陳江對春晚的改動,完全稱得上是大刀闊斧。

這也是他這次成功的原因之一。

反正春晚玩過一次後,馮昆是打死也不想體驗第二次了。

馮昆看得透徹。

但他身邊的周雲磊卻不這樣認為。

“不是吧馮導?你怎麼如此妄自菲薄?”

“不就一個陳江嗎?”

周雲磊不屑道:“就他那小家子氣的樣子,連個舞台,等我去執導肯定比他強!”

馮昆一下子就抓住了其中的重點。

“聽周導的意思,你這是打算拍下一屆春晚?”

周雲磊但笑不語。

眾人見狀,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徐京笑道:“看來我們周導準備在春晚大展手腳啊!”

“既然你們都猜到了,我就不瞞你們了!”

周雲磊放下酒杯。

“我確實對下屆春晚總導演的位置有興趣,目前正在拖跟央~視交涉當中。”

眾人麵麵相覷。

以周雲磊龐大的資源和人脈。

要是他真的對春晚有意向,那拿下這屆春晚總導演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而且彆看周雲磊這人整天被罵拍商業爛片,但是他執導的商業電影,在票房上還從未失利過。

所以立馬就有導演恭維。

“周導,要是你真的拿到下屆春晚總導演的位置,那收視率豈不是要捅破天。”

周雲磊揮了揮手,“收視率什麼的,我倒不是很看重。”

“主要他們不是老批判我拍電影隻會搞商業吸血,不會搞藝術嗎?”

“那我周雲磊就讓他們看看,究竟什麼才叫藝術!”

徐京笑道:“不愧是周導,果然有誌向!”

周雲磊看到徐京。

突然想到他跟顧城有過合作。

“徐導,咱們裡麵就你跟顧城打過交道吧?”

“能不能跟我們說說,這個顧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顧城?”徐京笑了笑,“他是一個不能以常理揣摩的天才!”

“他喜歡挑戰,經常跨界挑戰不一樣的領域。”

“而且據我所知,但凡他感興趣涉獵的無一不精!”

“這麼說,顧城還真他娘是個天才!”

“幸虧這傢夥目前並不會拍影視劇,要不然除了馮導、徐導,其他人估計都冇飯吃了。”

“王導,您喝多了吧?”

周雲磊不以為意道:“我承認在華語樂壇,顧城確實是拜年難得一遇的天才。”

“真要論拍戲演戲,我想他跟在坐的各位都冇有可比性!”

“周導抬舉了!”

“周導這話在理,顧城隻是天纔不是神!”

眾人都在附和周天磊。

唯獨馮昆和徐京沉默不語。

這群導演大概是自動忽略了,顧城正在進軍影視劇行業的事實。

能寫出《誅仙》,還能寫出《湄公河》劇本的人,怎麼可能對影視劇冇有自己的想法?

尤其是徐京。

他當初和顧城合作時,可是親眼見識過他在拍攝上的天賦的。

要是顧城真的深耕影視劇行業。

那假以時日,在座的導演還真冇幾個玩得過他。

……

另一邊。

春晚創造瞭如此逆天的收視率。

央~視決定舉辦一屆慶功會。

陳江特地打電話邀請顧城和蘇柒。

接到他電話時,顧城正和蘇柒在逛廟會。

為了不被群眾認出來。

顧城特意買了幾套親子玩偶服。

結果冇想到蘇柒穿上玩偶服後,直接從高冷的天後變身為社牛狂魔。

各種跟路人合照。

有些人看似戴上了麵具,實則是摘下了麵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