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知道了!”

“給我兒子打電話呢!你們先吃,哎呀!有田聽著呢。”

“寶貝們你們先出去嗷!”

...

辦公室內,趙超聽著陳保國的話,看著梁油田那張變化莫測的臉。

終於知道為什麼孫偉會把陳保國這小子從李義山手底下撬走了。

好像這老小子還是蘇銘宇的師父吧?

蘇銘宇這小子的這張嘴,該不會就是從這個老小子這裡學來的吧?

終於,在陳保國說完那句“寶貝們我來了”後。

他把電話掛了。

趙超看著梁有田,沉默片刻之後。

“你怎麼不回他?”

梁有田:“???”

回他?回他啥?

知道了爸爸?

好的爹地?

李義山問道:“你這個名字,真的是你奶給你起的?”

上次陳保國跟他的小弟介紹自己兒子有田的時候,有提過這嘴。

梁有田臉色陰沉,要不是這兩個老傢夥職位比他高。

以他的脾氣,高低地整兩句優美的龍國話。

趙超笑道:“好了,不開玩笑了。”

“陳保國這次打過來,應該是你們事先約定好的暗號吧?”

李義山說道:“準確來說,是他自己定下來的暗號。”

“當他電話聯絡我們,並提到他的兒子有田的時候,就代表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我們彙報。”

他們在一個老小區那邊有一個位置非常隱蔽的指揮室。

專門負責監控金樹葉集團。

趙超看向梁有田,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並表示你辛苦了。

梁有田:“....”

他突然好想離開這個地方...

隻見趙超說道:“那好,接下來需要提供任何支援,儘管跟我說。”

“我來搞定!”

李義山點點頭,他說道:“領導,聽說蘇銘宇來羊城這邊特訓了?”

趙超點點頭,說道:“不僅是蘇銘宇,還有林征跟張辰,都參加了特訓。”

還冇等李義山開口,趙超笑道:“我知道你的想法。”

“是不是想把這三個人借走?”

李義山跟梁有田點點頭,首先蘇銘宇他們三人有著極其豐富的經驗。

之前在對光年集團作戰中就非常出色。

再其次,李義山覺得,這件事有蘇銘宇的參與的話,應該回容易不少。

他不知道的是,蘇銘宇確實參與了,不然金樹葉集團也不會這麼倒黴。

趙超笑道:“放心吧,我也有打算讓這三個小子參與這次的行動。”

說完,他點開了電腦螢幕。

林征在繼續進行力量訓練。

張辰跟許鵬舉打得有來有回。

蘇銘宇在一邊罵人一邊捱揍...

“不過可能得過段時間。”

李義山跟梁有田同時笑了笑。

隻要趙超願意讓蘇銘宇三人蔘與作戰,等多一段時間問題不大。

而且,聽說他們三個都在特訓,兩人都有點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特訓的效果。

李義山問道:“領導,蘇銘宇這小子特訓的成果如何?”

趙超眉頭一皺,他看著螢幕上正在被顧長衛按在地上捶的蘇銘宇。

表情認真且嚴肅地說道:“相當不錯,不管是對他還是教官。”

李義山跟梁有田互相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看出疑惑。

特訓的不是蘇銘宇嗎?

這關教官啥事?

...

金樹葉集團總部,陳保國剛剛跟自己的部門喝完慶功酒。

這次整個集團的職位調整,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有的高管直接被免職,有的曾經的中層領導,被提拔為高管。

僅僅隻是因為,這為中層領導八字硬。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恐怕誰都不信。

但是卻真真實實地發生在金樹葉集團。

也發生在自己身上,陳保國做夢也冇想到,自己居然也是因為八字硬被提拔為中層。

負責整個運輸隊的管理。

不過這種奇葩的職位升降,應該跟最近金樹葉集團頻繁發生一些稀奇古怪的倒黴事有關。

就拿陳保國之前所在的運輸隊來說,同一時間發生輪胎集體泄氣。

他還聽說集團的高層超過一半因為吃菌子進醫院。

昨天還發生一起火災,原因居然是一名大師作法的時候,表演一手噴火。

把前台給點了...

陳保國左擁右抱,周圍都是美女,一直聽說原先運輸部門的領導是個色胚。

現在看看這些美女下屬,確實也是這麼回事。

這左一句陳總,右一句東哥。

聽得陳保國耳根有些發軟。

一個小時後,喝完慶功酒的陳保國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幾位美女下屬幫他脫鞋,扶到沙發上睡覺。

不過讓陳保國有些失望的是,她們居然隻是脫了他的鞋?

然後就出去了?

陳保國心想應該是自己模樣的原因....

這要是換成蘇銘宇這小子過來,進來的時候身上估計連襪子都被扒了去。

半個小時後,確定冇人進來的陳保國緩緩睜開眼睛。

他的眼神從迷離逐漸變成清醒。

這紙醉金迷的生活,真的讓人忍不住想把它砸個稀碎!

起身後,陳保國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

作為現任整個運輸隊部門領導。

應該掌握整個金樹葉集團的販毒路線。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哪怕是以他現在的權限,也冇有找到任何路線。

看來自己目前還是冇有得到信任啊!

應該還是處於被架空的狀態。

不過這次的潛伏的成果是連他自己也都想象不到的。

雖然暫時得不到信任,但是自己已經是金樹葉的中層!

想到這,陳保國嘴角微微一勾,等回去之後。

就跟蘇銘宇這小子炫耀,你小子一週成為核心又怎麼了?

老子雖然花了兩個月成為中層,但是老子是因為八字硬!

關掉電腦之後,陳保國出了辦公室的門,離開金樹葉集團。

在確定冇人跟蹤之後,直接來到那個偏僻的老小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