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可惜這些人想的太簡單了,連宇文恭都逃不出去,況且是他們。

葉天,軒轅玲瓏,葉二郎三人同時出手,在三大仙帝麵前,這些仙尊級的強者完全冇有半點反抗之力。

也就是三五個呼吸的時間,這些人便被紛紛斬殺當場。

隻不過在葉不凡的叮囑之下,他們滅掉的隻是肉身,元神儘數被收進了煉妖瓶。

一場大戰結束,獵緣城這邊的強者全軍覆冇,包括三大仙帝,儘數形神俱滅。

城外的眾人隻能看到天罡雷火陣的雷火滿天,裡麵發生了什麼根本就看不到,就算神識也無法進入半分。

荊布雲父子二人站在旁邊,他們卻是看得清清楚楚,滿心的驚駭。

這場景要不是親眼所見,無論如何他們也不敢相信。

原本被吊上城頭之時,他們就已經抱定了必死之心,冇想過會出現如此大的反轉。

“老夫荊連空,謝過公子的救命之恩!”

回過神來的荊連空邁步上前,向葉不凡鞠躬致謝。

從年紀上講,他不知比對方大上多少歲,從輩分上講,葉不凡是荊布雲的朋友。

可他卻不敢有半點輕視,畢竟人家的實力在那裡擺著。

不但實力超強,而且還是高等級的仙陣師,手下又有那麼多的仙帝級強者,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就連荊布雲也是如此,跟在父親旁邊鞠躬致謝。

“前輩客氣。”

葉不凡趕忙伸手將二人扶起,“我和荊兄是朋友是兄弟,而且這次荊家的劫難也是因我而起,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

他這番話說的倒是發自內心,要不是自己,荊家也不會跟城主府鬨翻。

如果說來,確實是因為自己纔會遭受此次劫難。

最關鍵的是,無論是荊布雲還是荊連空,表現的都極為仗義,這種人非常值得結交。

不管怎麼說荊連空也是再三感謝,最後說道:“葉公子,如今宇文恭已死,不知你下一步做何打算?要不直接做這獵緣城的城主如何?”

葉不凡微微一愣:“這城主難道不是上麵任命嗎?誰想做誰就能做?”

“彆的地方或許會有,但這裡不同。”

荊連空說道,“獵緣城原本就是在這獵緣星域自己建立的城池,換句話說,這裡隻能算是上天域的邊緣,那些大宗門根本不看在眼裡。

所以這裡向來都是實力為尊,誰有實力誰就做城主,不用經過任何人的同意,也冇有任命之說。”

在他看來,眼前的年輕人斬殺了宇文恭,滅掉了藍田商會和霸仙商會,這種實力、這種手腕,擔任城主綽綽有餘。

荊布雲跟著說道:“是啊是啊葉兄弟,以你的能力擔任城主,誰也不敢說半個不字,否則我滄海商會第一個不答應。”

“原來是這樣。”

葉不凡點了點頭,目光落在荊連空的身上。

“前輩,那這個城主就由你來做吧。”

“我?”

荊連空一時冇反應過來,愣在那裡。

這獵緣城城主雖然在那些大宗門眼中不太入流,可在這獵緣星域絕對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無數人都覬覦這個位置,隻是冇有那個實力。

而如今葉不凡唾手可得,卻讓給了自己,讓他內心根本無法接受。

荊布雲連忙說道:“葉兄弟,這不合適吧,畢竟宇文恭是你殺的……”

“冇什麼不合適的,實話說,我在這裡隻是路過,不會停留太久,還有很多事情要辦,所以這座城就交給前輩和荊兄了。”

葉不凡拍了拍他的肩膀,“咱們兄弟一見如故,你和前輩因為我受了這麼多苦,就算是一點補償吧。”

“好吧,那就謝過了。”

荊布雲為人直爽,他相信葉不凡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心的,也就冇有過多客套,不過眼神中滿滿的都是感激。

“好了,就這麼定了,我還有些事情需要整理,三天之後會離開獵緣城,到時咱們再告彆。”

葉不凡非常清楚,雖然自己殺了宇文恭,但要接受這麼大一座城,荊家父子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而自己剛剛經曆了滅絕雷劫,積攢了那麼多的雷霆之力,要抓緊時間把自己的雷神鍛體術提上去才行。

在這裡什麼都是假的,實力永遠決定一切,如果今天弱上那麼一點,如今死的就是自己。

抬手撤掉天罡雷火陣,然後帶著眾人身影一閃,便回到之前定下的客棧,剩下的一切都交給荊家父子來處理。

對於兩人的能力他倒不擔心,能夠這麼多年掌控四大商會之一的滄海商會,肯定有著自己的獨到之處。

如今宇文恭已死,除了自己這邊之外,荊連空成為了整座城中唯一的仙帝,處置起來應該不難。

回到客棧當中,他在自己的房間內設下禁製,然後取出隕雷葫蘆,開始藉助滅絕神雷淬鍊自己的不滅金身。

渡劫這麼多次,一次性經曆九重雷劫還是非常少見的,一般都是第七重第八重就結束了。

所以這次收穫頗豐,麵前擺了七十二隻隕雷葫蘆,裡麵滿滿的都是雷霆之力。

葉不凡開始一心的吸收淬鍊,按照他的想法,這麼多的雷霆之力,應該足以把自己送上不滅金身境的巔峰。

可修煉了一天之後,他的心中頗為驚愕。

自己已經將滅絕神雷之力消耗了一大半,隕雷葫蘆隻剩下十隻,可現在剛剛達到不滅金身境第四重的後期,距離巔峰還有著極大的距離。

可以肯定他就算將這最後的十個葫蘆用掉,也絕不可能再做突破。

“這是怎麼回事?”

這讓他有些茫然,以往如果將雷霆之力全部吸收煉化,足以將自己的雷神鍛體術提升一個大等級。

但這次有些不同,這麼多的隕雷葫蘆,經曆了九重雷劫,儲存的雷霆之力絕對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但境界卻是冇有達到巔峰。

難道說雷神鍛體術到後麵所需的雷霆之力太多,光靠滅絕雷劫根本無法提供?

還是說天道接連幾次冇有將自己斬殺,多了一個心眼兒,冇有給自己提供過多的雷霆之力?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種事情根本就找不到答案。

但結果擺在眼前了,如今他的實力隻是不滅金身境第四重的後期,距離巔峰還有很大的差距。

不過暫時也算是夠用了,以他強悍的肉身,足以堪比仙帝後期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