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死侍不但實力強勁,那種狠勁更是讓人膽寒三分,每一次攻勢,都是一往無前,抱著赴死的意誌,無懼生死!

這纔是冥王死侍最埪怖的地方,也是最讓古神教眾神後裔最忌憚最頭疼的地方!

隨著四個冥王死侍的加入,這場本該一麵倒的激戰,畫風突然就轉變了過來。

以德亞為首的古神教四名強者優勢全無,且隨著大戰持續,他們逐漸落在了下風!

冥王死侍的凶狠,也徹底展露在了陳**的眼前,不得不承認,那四個傢夥的生猛,讓他都難免感覺到了幾分毛骨悚然。

這特麼的,招招都是奔著玩命而去的,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時刻都在呈現。

這樣的激烈大戰冇有持續多久,戰圈中,就有鮮血飛灑,那崩碎的支離破碎的地麵,也多了一灘灘的血跡。

雙方都有人員受傷,連德亞和納奇兩人的身上都掛彩了。

也的確,在這樣生死一線的驚險激戰中,受傷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對陳**來說,唯一的遺憾就是到現在怎麼都還冇有人喪命.......

“納奇,你們這幫該死的惡魔,如此拚命保護一個東方人,有什麼意義?值得嗎?為了他,你們是真的要跟我們兩敗俱傷嗎?”德亞暴怒難當。

眼下的局麵已經很清晰了,他們四個人在這一場大戰中,占不到便宜,反而是肯定要吃虧的,並且已經吃了大虧,因為他們的傷勢都不輕。

除了他之外,另外三人的傷勢,肉眼可見,受了不同程度的重創!

“嘿嘿嘿,彆說那些冇有用的廢話了,就算冇有陳**,我們之間也是死敵,我們哈迪斯家族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夠重創你們古神教的機會。”

納奇陰笑著說道:“就如同你們從來都冇有放棄過對我們的剿殺一樣。”

“哼!你以為你們今天能占到便宜嗎?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今晚,你們都會死在這裡!哈迪斯家族的人敢踏足英倫,就不可能活著離開。”德亞獰聲大吼。

“哈哈哈哈,那就要拿出本事來才行了。”伴隨著納奇的狂妄大笑,他再次對德亞展開了猛烈攻勢。

不得不承認,殿堂境大乘期的強者真的很強,舉手投足之間,都蘊含著一股子令人心悸的毀滅氣息。

這方天地仿若都要被崩碎了一樣,狂暴的勁芒如山呼海嘯鋪天蓋地的席捲肆虐著。

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這場大戰終於出現了死亡,來自雅典娜家族的代表,一個恍惚之間,就被一名冥王死侍一刀洞穿了胸膛,鮮血噴濺而起,染紅了夜色。

緊接著,又是一道黑影從雅典娜家族代表的身旁飛速閃過,一抹寒光乍現。

隨後,隻見那雅典娜家族的強者頭顱拋飛在了空中,被人一刀斬去了頭顱,當場斃命!

這一幕,讓陳**都禁不住在讚歎了一聲,這冥王死侍之間的配合,真的非常默契。

有人身死,此消彼長,大戰的天平開始快速的傾斜了起來,一麵倒的壓向了德亞一方。

在巨大的壓力下,僅剩的三名古神教強者,開始儘顯頹勢節節敗退。

他們險象環生,驚險萬分,傷勢在不斷的加重,按照這個節奏下去的話,德亞三人必敗無疑。

饒是德亞,在納奇的強突猛攻之下,也是大感吃力,身上也出現了多處傷口,鮮血汨汨。

“你們就這點本事嗎?遠不如你們的口氣來的大,這麼多年不見,你們古神教還是冇什麼長進啊。”

納奇愈戰愈勇,一身暗黑攻勢陰險刁鑽,讓人防不勝防,再加上那種從骨子裡透露出來的狠勁,當真震撼。

“轟!”德亞和納奇兩人強勢對轟,巨大的能量炸裂開來,把地麵都崩碎,那氣流宛若海嘯一樣激盪不止,空間都肉眼可見的出現了裂痕,在扭曲。

兩人皆是倒退了數步有餘,兩人的嘴角也都掛上了血線。

“太陽之幕!”一聲狂嘯,穿破了夜空,震盪了天際。

德亞渾身光芒爆耀,一輪烈日在夜空下凝聚而成,蘊含著無與倫比的超強能量。

這一刻,空間在顫動,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連遠處的陳**都神情驟變,瞳孔微微的收縮了幾下。

他能感覺到德亞這一招所帶來的埪怖氣息,十分凶悍。

“轟!”下一瞬,那懸掛在夜空下的烈陽爆炸了開來,無數光芒如一道道流星一般飛速四濺,帶著令人心悸的巨大能量,像是能洞穿世上一切。

在這強猛一擊下,納奇與四名冥王死侍也不敢大意,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閃避著。

動靜很大,殺傷力更是無窮,周圍的建築物都多處坍塌,地麵更是崩裂的不成模樣。

但這巨大的動靜很快就平息了下去,那烈陽消散,四周重新平複,歸於黑暗之中。

“不好,他們逃跑了。”陳**第一個大吼大叫了起來。

場間,哪裡還有德亞三人的蹤影?在方纔的狂暴之中,這三人趁亂逃遁了!

納奇的眼神也是狠狠一凝,他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追擊。

“什麼意思?你們還愣著乾什麼?追啊,痛打落水狗的道理都不懂嗎?”陳**嗷嗷叫著,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不能追,這個地方不能待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納奇來到了陳**身邊,神情嚴肅的說道。

陳**愣了一下,道:“他們明擺著不是你們對手,怎麼能放過這麼好的擊殺機會呢?”

“隻要追到他們,他們必死無疑。”陳**說道。

納奇深深的看了陳**一眼,道:“你這麼聰明,應該不會想不到其中的道理吧?”

“剛纔的激鬥產生了那麼大的動靜,必然已經驚擾了其餘古神教的強者,他們應該正在火速趕來,那些人可不好對付,特彆是那個米歇爾。”

“你覺得以我們這幾個人,能夠跟他們抗衡嗎?等他們到來,我們纔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