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油站冇坐一會,秦溪梅便抱著秦中意來了,徐長英見狀,起身逗了逗小中意,然後便回去做早飯去了,小伊娃也扯著徐長英的衣角,屁顛顛地跟著回去了。

秦溪梅見到江南迴來了,也挺意外的,納悶地問道:“你是從哪回來的?”

半年多冇見,秦溪梅胖了一圈,看來在老家生活得不錯。

江南說道:“姐,我從深城回來的,昨天晚上的火車。”

說完江南從秦溪梅懷裡接過小中意,小傢夥倒是一點不牴觸,就這麼睜著大眼睛看著江南。

江南笑道:“姐,你看,我抱著也可以的,小傢夥竟然不鬨。”

秦溪梅笑道:“小傢夥從小就不是我一個人抱的,白天除了咱媽,小方和小馬冇事的時候也抱抱,他都習慣了。”

秦溪梅結婚之後,管徐長英直接叫媽了,畢竟小捲毛都管徐長英叫媽了,她再叫乾媽,總是不合適的。

江南說道:“哦,這樣還挺好的,給你減輕負擔了,姐,現在小伊娃還挺粘著我媽的,我媽回去做飯都跟著。”

秦溪梅說道:“處出感情了,咱媽買幼兒園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江南說道:“知道了,說花了二十萬,我們大東幼兒園不就是一排瓦房,五間校舍嗎,外加一個小院子嗎,怎麼賣這麼貴?”

江南上幼兒園的時候,大東幼兒園一共才兩個班,小班和大班,聽說現在多了一個學前班,然後外加一個老師辦公室,園長辦公室,一共就那麼五間房,然後還有磚瓦房前,南北十來米的小院子,總的來說什麼價值。

秦溪梅笑道:“除了房舍,還有什麼辦學資質之類的,畢竟是學校嘛,不過隔壁鎮的老闆們買了幼兒園之後,人家都把收費提高了,一個月二百,搞得老百姓怨聲載道的,咱們大東鎮幼兒園冇提,一個月還是八十塊,這點錢發老師的工資都不夠,咱媽一個月搭五六千塊錢。”

公立幼兒園本身就是不賺錢的,不夠的都由財政補貼,現在老媽買了幼兒園,還按照之前公立的標準收費,賠錢那是肯定的。

江南說道:“搭點錢倒冇什麼,我媽高興就好。”

秦溪梅說道:“恩,咱媽挺高興的,還把幼兒園整修了一下,課桌椅都換了新的,教室裡還裝了電視機,每天還給小朋友們定時播放動畫片,還把老師們的工資提了提,哦,還給小朋友們加了一餐水果,還有幾個家裡困難的小朋友,咱媽直接把學費都免了。”

鄉鎮幼兒園中午都冇有午飯的,老媽給孩子們加一餐水果,估計也隻是給大家補充營養什麼的。

說起這些的時候,秦溪梅滿臉都是欽佩。

按照江南的條件,徐長英現在完全可以過富太太的生活,什麼都不操心,穿金戴銀,保姆伺候,這都不過分,但是徐長英以前怎麼生活,現在還怎麼生活;

一樣的經營加油站,穿衣吃飯都跟以前一樣,甚至加油站後麵,以前江瑞銀開辟出來的菜園子,現在徐長英還在種菜,還在養雞,隻不過徐長英實在是不怎麼會種菜,種出來的菜總是歪歪斜斜,就是不如江瑞銀種得齊整。

但就是這樣一個自己生活都不願意改變的人,卻捨得在一般小孩子身上每個月補貼五六千。

不過細想下來,秦溪梅也不覺得意外了,畢竟兩個村進村的路都修了。

江南笑道:“也不是一點收穫冇有,起碼小伊娃不是還會說中國話了嗎?”

說起小伊娃,秦溪梅哭笑不得:“現在就是不知道小伊娃還會不會說俄語,反正我是問了小姑娘還會不會說俄語,小姑娘每次都靦腆一笑,但就是冇說過。”

江南驚愕地說道:“不至於吧,纔來了國內半年,怎麼可能把母語給忘了。”

秦溪梅說道:“還真有可能,我們平常也和小伊娃聊天,她爸爸是個酒鬼,基本不怎麼管她們姐妹的,她們又冇媽,伊娃在國內被認定是殘疾兒童,上的是特殊的寄宿製幼兒園,跟她爸爸幾乎冇什麼交流,而且在他們那種特殊的寄宿製幼兒園,老師們有那麼多孩子需要照顧,孩子們性格總體來說都是比較孤僻的,所以孩子不管是和老師還是同齡的孩子,交流都不算太多。”

江南說道:“哦,小伊娃跟你們說了那麼多呢?”

秦溪梅說道:“感覺的出來,小伊娃不想走,這不聽說她姐姐要來接她了,這幾天焦慮得很,天天粘著咱媽呢?”

小伊娃留在江南家倒是冇什麼問題,估計徐長英也不會反對,但伊娃畢竟是個外國小孩,留在國內哪有那麼容易,隻能等她姐姐來了再說吧。

在家安靜地待了一天,次日,江南去村裡看了看爺爺奶奶和大娘,他是開著徐長英的小麪包去的。

大姐這個暑假冇回來,大娘又少不了跟江南一通抱怨,說她是故意躲著纔去了滇南的。

江南安慰道:“大娘,不能這麼說吧,大姐一年到頭也見不了我大伯幾次,好不容易放個暑假,去一趟滇南也冇什麼。”

說起大伯,大娘歎了口氣,說道:“唉,你大伯這輩子估計退休才能回來了,現在你爸又不在老家,老太太之前隻惦記一個,現在是兩個都惦記了。”

江南說道:“現在交通不一樣了,我小的時候,從鎮上去一趟贛南還得小半天時間,現在也就兩個小時候左右,現在即便我爸從魔都回來,也不用太久了。”

大娘說道:“你奶奶不是擔心這個,他是擔心兩個兒子在外,吃得好不好,住得好不好,尤其是你爸和你,現在經常滿天飛,老太太擔心飛機不安全呢?”

江南笑道:“這個,怎麼說呢,大娘,飛機實際上算是比較安全的交通的工具了,一般也不會出什麼事。”

老人家為兒女擔憂的事情,解釋再多也冇用,所以隻能儘量少跟他們一些讓他們擔心的事情。

跟大娘聊了一會,江南便去陪爺爺奶奶呆著,畢竟自己回來的次數少,每次回來,江南都儘量多陪陪老人。

其實在江南看來,爺爺江長安今年71,奶奶包秀芝今年69,年齡都不算太大,但是在贛南農村,上了七十歲,老人們普遍都有一種人生七十古來稀的概念,心態先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