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爺爺,如果那羅洪冇死,那確實冇有,但現在羅洪死了,就有了。”虛空浮遊立即迴應道。

“什麼意思?”林飛眨了眨眼睛不解地問道。

“羅洪領悟了毀滅之道,他現在隕落了,因為您在浮遊世界裡是信仰之神,浮遊信仰之力能夠將他領悟的天地之道供奉給您!”

“臥槽!真的?還有這種神操作?”

林飛驚得身體一震。

直接將彆人領悟的天地之道傳給另一個人,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啊!

“是的。不過這是晚輩浮遊世界的獨有威能,離開浮遊世界是不可能做到的。浮遊信念除了能夠為主爺爺提供源源不斷的浮遊眾念之氣,還可以將其中的生靈所領悟的天地之道傳給主爺爺。不過需要有兩個前提,一個是該信徒領悟的是九大聖道,第二個就是此人離開浮遊世界且元魂徹底隕落。”虛空浮遊解釋道。

“我去!這也太逆天了!這麼說,你浮遊世界裡那麼多生靈隻要是有人死了,且領悟九大聖道,都可以傳給本尊?”

“是的,不過這種機率是非常小的。您要知道,能夠領悟天地聖道的,浮遊世界原生修真生靈是幾乎做不到的。也隻有那些天降者中纔可能存在領悟了九大聖道的人。而那些天降者實力強大,離開浮遊世界也不容易徹底隕落。”

“原來如此,那本尊也不能為了得到他們領悟的九大聖道而將他們放出來讓他們死去吧。”

“是的,這樣做的話,那就會動搖浮遊生靈對您的信仰,甚至會讓您的信仰崩塌。所以,這種機緣隻能順其自然,不可強求。”虛空浮遊說道。

“對,你說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就彆耽擱了,立即將羅洪的毀滅之道傳給本尊吧!”

現在情況危急,林飛冇有多耽擱,立即對虛空浮遊下令。

他心裡也大感驚喜和振奮。

如果擁有了毀滅之道,那麼他的整體實力就會大大提升!

毀滅之道,這是九大聖道中唯一一個純攻擊的殺戮之道!

這是能夠直接大幅提升攻擊力和殺敵能力的天地聖道!

林飛想象不出,如果他的最強絕殺蘊含了毀滅之道的威能那該有多麼恐怖!

“好的,主爺爺!現在您凝神靜氣,心無雜念就好!”

虛空浮遊對林飛說完就開始施展它的浮遊信仰之威能,將羅洪領悟的天地聖道之毀滅之道直接傳輸到林飛的靈魂中。

嗡!

隨著腦海中一陣嗡鳴,林飛立即感覺一股獨屬於天地之道的資訊進入了元魂中。

這種感覺和領悟了天地之道是一樣的,隻是很霸道很直接很快,就好比將彆人漫長歲月的沉澱一次性都強行灌入到他的元魂中一樣。

當林飛得到了毀滅之道後,他感受到一種滔天的血腥之氣和殺戮之氣。

這一刻,他似乎成了那個曾經在無儘的殺戮中曆練成長起來的羅洪,對於眼前虛空中漂浮的鮮血和殘屍再也冇有任何一絲的牴觸和恐懼,反而還覺得很興奮。

似乎,眼前的恐怖血腥畫麵纔是這毀滅之道最喜歡的場景。

以這種不可思議的方式得到了一種天地聖道,林飛的靈魂中悠然升起一股狠厲和嗜血之氣。

這種東西他以前也有過,但冇有現在這麼純粹和濃烈。

不用問,這是毀滅之道植入到他靈魂中的。

修真世界,真正的強者,無一不是在殺戮中曆練成長起來的。

殺戮,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修真的本質之一。

但卻不能隻有殺戮,一旦沉迷殺戮,那就遁入邪魔之道萬劫不複!

噗噗噗!

防禦域外的魂蠱傀儡還在瘋狂圍攻,薩雉的煙霧防禦帶被壓縮地越來越小,幾乎和雷妠的雷暴防禦區差不多大小。

現在,秦狼的水幕防禦罩、幻羋的防護神通、雷妠和薩雉的防禦神通全都組合在一起,對外麵無比強大的攻擊進行最奮死抵抗。

而林飛的防禦神通在最裡層,他相信,如果其他人的防禦被破,他的防禦根本頂不住太久。

持續的防禦加反擊,且冇有人會留力,讓大家消耗巨大。

薩雉和秦狼已經顯出了靈力和魂力不支的狀態,而外麵數萬魂蠱傀儡不僅冇有減弱攻勢,還越來越瘋狂。

林飛不能再等,最後一搏的時候到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感受完毀滅之道後,直接掄起了頂級混沌至寶斬天。

靈力、魂力運足,暗空融合之力、暗之道、生之道、毀滅之道、魂之道、浮遊眾念功守道、極火之威全都施展出來!

同時,林飛施展狂暴術,讓攻擊力倍增!

然後施展偽修術將修為和魂力偽裝到他現在能夠偽裝的最高狀態,修為達到了鴻世界掌控境大圓滿中期中段!魂力到達了空境中期!

是的,林飛要施展偽修術之假戲真做威能!

這意味著,林飛這最後搏殺一招,相當於是一個鴻世界掌控境中期中段的超然大能,用頂級混沌至寶施展出蘊含數種天地之道和罕見神通發出的驚天一擊!

這一擊中,林飛將自己所有的本事都拿出來了。

這一擊,是他修真十幾萬年所有機緣造化沉澱凝聚後的一次性徹底爆發!

雖然這偽修術假戲真做近乎禁術的神通,施展完了以後他會陷入六個時辰的虛弱期。

一旦這一擊無法徹底搞定敵人,那麼等待他們的隻有死亡。

但如果不搏殺施展的話,等到最後結果還是死亡!

此時不搏何時搏?

林飛這一擊的攻擊目標絕對不單單是這些圍攻的魂蠱傀儡,還有他們身後的那些魂蠱!

“天劫斬!!”

林飛怒吼一聲,將手裡的匕首斬天劈了出去。

咻!

嗡!

隨著一道烏色光弧綻放,這整個地下虛空空間出現一個詭異的震動。

與此同時,躲在魂蠱傀儡身後的那些魂蠱突然躁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