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林飛這一擊讓魂蠱感受到了威脅。

轟!

哢哢哢!

隨著這道烏色光弧在幽暗血腥的虛空裡驟現,整個空間中宛如突然爆炸了一顆超級核彈一樣,恐怖的靈力威壓形成的空間震盪波朝四周猛烈擴散衝擊。

饒是這裡的空間密度極大,依然片片崩塌。

以林飛六人所在的防護罩為核心,四周的空間瞬間塌陷,整個虛空直接淪為一片亂虛空!

看到這一幕,林飛也驚得瞪大了眼睛。

他這一擊還冇有攻擊到目標,隻是初釋威能就擁有如此恐怖的效果,這確實是他平生僅見。

畢竟,他現在可是發出了一個鴻世界掌控境大圓滿中期中段的實力啊!

林飛修真以來,還從來冇有遇到過修為達到這種程度的超然強者。

唯一一次目睹真正的超然大能施展神威的就是那次在空相星上青陽子師父隔著萬千宇宙空間戳來的一根手指救蒼錦空的時候。

此刻,他從自己的這一招中感受到了一絲湮滅碾壓天地的可怕威能!

當然,和青陽子那一根手指比還是差得無限遠。

轟哢哢!

隨著空間崩塌,這道烏色光弧以超過魂識感知的速度轟擊在了魂蠱傀儡大軍中。

看上去隻是攻擊一個點,但這一擊所蘊含的毀滅威能幾乎無處不在!

整個地下空間裡,隻有林飛他們所在的那一處小空間不會受到攻擊波及,其他的地方全都是攻擊範圍,敵人根本避無可避!

噗噗噗!

這些魂蠱傀儡臉上根本表露不出任何畏懼驚恐之色,但是那些實力弱一些的,他們的肉身卻在這無比強大的攻擊中接連化成虛無。

他們的任何防禦都是虛設,直接被秒破,緊接著直接被湮滅。

實力強大一點的,還能夠在這世間留下一團血霧。

不管是鴻世界掌控境後期巔峰,還是達到了鴻世界掌控境大圓滿中期,全都死光光!

空間崩塌後,形成了狂暴的空間亂虛空罡氣亂流,整個地下空間徹底陷入了一片混亂!

還有一些魂蠱傀儡還來不及被林飛這一擊湮滅,就被狂暴的罡氣亂流捲入了無儘的亂虛空中,基本也不可能存活。

隨著這地下空間的崩塌,這整個漂浮大陸也開始崩塌。

隻有林飛他們所在的防禦罩這塊小小的空間區域是穩定的。

咻咻咻!

這些肉身直接被湮滅的魂蠱傀儡中,很多死亡後,林飛並冇有探查到有魂蠱從他們的身體中逃出來。

隻有極少數的強大魂蠱能夠及時逃出修真者的泥丸宮。

這說明,就連他們泥丸宮內弱一些的魂蠱也直接被湮滅了!

眨眼之間,林飛這一擊將數萬強大的魂蠱傀儡殺得片甲不留,一個都冇了!

這極為駭人的一幕,不僅將林飛自己驚呆了,也將雷妠等其他五人都驚得半天回不過神來!

林神也好,主人也罷,這個時候方纔展現出令他們無比崇拜的驚天實力!

一擊湮滅萬軍,還是一支由清一色鴻宇宙掌控境以及以上的強大修真者組成的軍隊!

這種實力,在大家看來,也隻有那種站在混沌世界最頂尖層次乃至是最巔峰層次的超然大能纔可能具備!

但這,卻是由一個實際修為隻有小世界掌控境的螻蟻發出來的!

這誰會信?

就是親眼看到了,都不敢相信啊!

此刻他們情不自禁都會想象,如果主人或者林神擁有和他們一樣的修為,那該有多麼恐怖?

是不是能夠去挑戰站在整個鴻宇宙最巔峰的那幾位超然存在了?

然而,林飛還來不及震驚這驚天一擊的可怕威能,一股強烈的虛弱感讓他忍不住原地一個趔趄。

果然,這偽修術的假戲真做威能副作用太大了!

我現在的實力可能直接退化到了宙修吧!

孃的!

現在就是一股罡氣都要滅了我啊!

林飛立即感知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心裡悲歎起來。

而令他更加悲苦的還不是自己施展禁術後的極弱。

而是他這一擊縱然湮滅了所有的魂蠱傀儡,但他的魂識分明探查到那些靜靜觀戰的魂蠱並冇有被全部消滅,其中還有不少強大的存在頂住了他這毀天滅地的一擊!

它們依然聚集在一起,懸浮在這片已經徹底混亂的虛空裡靜靜的凝視著他。

最強一擊無法滅殺敵人全部,林飛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現在,隻要身外的防禦被破,不用魂蠱攻擊,這虛空的狂暴罡氣就能讓他瞬間灰飛煙滅。

“主人,我將您收入奴家的空間裡吧!”

雷妠作為器靈能夠感知到林飛現在極度虛弱,立即對他說道。

“好,不過你撤掉隔絕威能,隻有本尊能夠探查到魂蠱!要不然它們一旦攻擊而來,你們就太被動了!”林飛迴應道。

“遵命!”

雷妠立即將林飛收入到自己的雷龍聖鼎裡。

這樣就隻剩下雷妠、薩雉、秦狼、幻羋和另外一個從浮遊世界裡出來的強者吉魯洛五人。

咻咻咻!

突然,那些一直按兵不動的魂蠱動了。

它們的移動速度非常快,雖然這一片虛空已經破碎混亂不堪,但它們依然能夠在這裡急速移動,速度比瞬移也差不多。

很快,一團團幽幽的綠光將雷妠五人徹底圍住。

“魂蠱將我們圍住了!”

林飛的通天聖眼能夠清楚探查魂蠱的動靜,立即用靈魂傳音對五人說道。

“殺!”

雷妠冇有多餘的廢話,怒吼一聲直接催發雷龍聖鼎的雷火爆威能對外麵的魂蠱發動攻擊。

轟轟轟!

其他四人也立即對防禦外的魂蠱展開攻擊。

雖然他們根本探查不到魂蠱的存在,肉眼更是看不到,但對方既然已經將他們包圍,那就攻擊就完了。

雖然五人已經消耗巨大,但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主人,我們的攻擊對魂蠱有傷害嗎?”

攻擊了一波後,雷妠立即用魂識詢問林飛。

“這些魂蠱太詭異了!你們的攻擊雖然能夠逼得它們不敢靠近,但卻根本傷害不了它們!”

林飛的迴應讓五人心裡頓生一股絕望。

ps: 大年初五財神到,祝各位書友財源滾滾,八方進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