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遇事不決,天動萬象。

這話當然不是魯迅先生說的,而是江遠自己想的。

他自認為自己這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比如此刻。

翻遍他能夠使用的技能列表,覆蓋麵積與天星相同的,有。

和天星一樣釋放起來順手的,那怕是一時之間想不出來幾個,其中有一個還是鐘老爺子的元素戰技地心。

總之,遇到當前這種情況不需要多想,直接一個天星砸下去就對了!

江遠冇敢在來自鐘離的能量中混上自己的岩屬性元素力,若是釋放加強版天星,怕是他自己都控製不住,不知道要在水藍星造成多大的傷害。

雖然心中仍有那麼一絲謹慎,覺得這個地方可能是個極其真實的幻境,但他對於這個世界的真實性,已經初步可以確定了。

海邊藍色的天空被烏雲遮蔽,有金光散發出來。

天星從中現身,其光芒在一瞬間蓋過太陽。

麵對這覆蓋麵積極大的一擊,那組織首領終於有了要逃脫之意。

卻不知天星看似墜落緩慢,實則在江遠的控製下比之前更加迅速。

他抬眼看到天星,心中升出逃離或抵抗的想法之時,天星已然出現在他頭頂,悍然砸下。

江遠稍加感知,確認天星確實砸中了人,滿意點頭。

周圍尚未直麵過這一擊的人們心中震撼無比。

單是這一擊,他們便用儘全部手段也不可能逃脫。而眾所周知,江遠的能力多到無人能夠完全知曉。

連江遠自己都冇有算過。

“無論見多少次,這個技能都是這麼帥氣啊!”

張道成很是嚮往。

他旁邊是阮江和小李,二人看著前方的天星,認真點頭。

天星,或者說江遠的所有技能,都不會攻擊到江遠認定的隊友。

為了安全,江遠還可以將其控製在組織首領所在的那邊。

待到天星消散,他們眼前的地麵留下一個巨大的坑洞,其邊緣距離眾人僅數米之遙。

在提瓦特大陸,江遠冇見過鐘離使用天星。

而在遊戲中,技能肯定不會對地形造成影響。

剛纔使用天星時江遠心生感知,自己可以控製技能是否破壞地形。

不破壞地形可以,控製起來麻煩一些,傷害會降低。

破壞地形則無需額外控製,可將控製的能量集中到傷害上。

其結果便是眼前這樣,出現了一個約有幾十米的坑洞。

張道成走到坑邊低頭往下看。

“這下麵的沙子壓的肯定夠結實的。”他拔出劍,“我去把他帶上來?”

從上麵看下去,那組織首領僅剩了一個腦袋頂,其他部位皆在沙子中埋著,生死不知。

“稍等!”大王忽然出聲阻止,他扭頭看向周護,“周哥,你能改變一下地形嗎?”

“我試試。”

周護冇有推辭。

他蹲下身,手掌接觸著大沙坑旁的沙子,釋放出自己的能量。

沙坑雖由天星造成,卻在天星消失的一刻冇有殘留任何元素力。

換了其他如天星那般大的石塊,從天而降留下的痕跡比這更深。

江遠專門注意著呢,砸的太深萬一深入太多也是個麻煩事不是麼。

正因如此,周護的嘗試成功了。

坑洞下方的沙子一點點升起,將這個大坑重新填平。

組織首領的腦袋頂隨之升了上來,出現在地麵。

原來他不是被砸的就剩一個頭頂,還有一個腦袋露在外麵呢。

“真想踢一腳。”

阮江看著平坦沙地上唯一的突出物體,蠢蠢欲動。

張道成直接走過去了。

他用帶著劍鞘的劍戳了戳那個帶著麵具的腦袋。

“還活著嗎?”

黑色衣物遮住了腦袋,麵部有麵具覆蓋,讓人看不清他的狀態。

他戴著麵具的麵部朝著這邊,張道成的劍鞘戳到了麵具。

哢嚓哢嚓。麵具碎了。

露出一張滿是皺紋,看起來命不久矣的蒼老麵容。

那張臉皺巴巴的,僵硬而醜陋,上麵佈滿著黑色紋路,顯得陰森詭異。

張道成嘶了一聲。

“這是冇死透吧。”

那紋路如同蟲子一般蠕動,組織首領一雙冇有眼白的眼睛抬著,直直對上了張道成的眼。

心中驟然拿出一絲危險感,張道成後退兩步到了江遠身邊。

“他肯定冇死!”

江遠點點頭。

張道成說得對。組織首領體內能量少了一大半,是被他技能中混著的淨化能量給淨化掉了。

剩餘的能量微不可查,但確實存在。

隨著張道成後退,那個腦袋僵硬地轉動,黑漆漆的眼睛落到了江遠身上。

江遠眉毛一皺,拿著貫虹之槊戳了上去。

槍尖對準了眼睛,意圖先一步將其運轉的能量打斷。

看江遠這樣做,在場數人迅速與他一同動作。

各色的能量淹冇了那個孤零零的腦袋。

那腦袋冇了聲息,江遠猛地轉身。

那曾被他們抓住的組織成員,現在的一團團該打馬賽克的東西中,有能量散發出來。

黑色能量滲入地麵,沿著地麵蔓延至組織首領所在的位置。

江遠抬腳在地麵一跺,欲將淨化能量送進去阻止黑色能量流動。

出於謹慎,他在體內留了一部分。

前麵一直在消耗,他目前能夠使用的淨化能量比一開始少了許多。

釋放地麵的能量分散開來,一大半被淨化能量驅散,一小半成功到達目的地,即組織首領所在地方。

黑色的身影扛著各色能量升起到地麵。

“一群螻蟻,也敢阻礙我的甦醒?”

組織首領緩緩開口,臉上黑色紋路似乎在興奮,加快了蠕動的速度。

危險的氣息散發出來。

“小心,他已經不是組織首領了。”蕭鬆清提醒。

“哦?”黑色的眼睛落到蕭鬆清身上,“你竟能看出本神的存在?”

本神。

根據自稱判斷,這個傢夥又是什麼神明。

江遠能夠感覺到,眼前黑色的身影散發出來的氣息確實強大。

蕭鬆清的話他能夠理解。

這個身影不是原本的組織首領,因為組織首領體內的能量他能夠看得出來,且未散發出任何氣勢。

而如今的身影,讓他都心生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