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週一。

“這種頻率的信號,到底是什麼?”

林峰看著靜巫,蹙著眉頭問。

來自三光年以外的信號,經過近一個月的收集,終於翻譯成了一串串由巫族文字組成的代碼。

林峰是精通巫族文字的。

但是看到這一串串毫無規律的文字之後,也覺得頭大。

打個比方,就如同將幾千個漢字打亂,隨意的挑選裡麵不一樣的文字,組成一段段文字一樣。

在林峰的詢問下,靜巫仍盯著手中印滿巫族文字的紙張。

好半天她纔開口道:“地球上的文字,漢字是最好的文字。要是你翻譯成字母,那我可就看不懂了。”

“說說看!”

林峰點了一根雪茄,淡淡道。

此刻,他一點兒也不急了。

因為靜巫已經告訴了他,她能夠翻譯出來。

靜巫又沉默了。

林峰扭頭和坐在身旁的齊瑤相視了一眼。

齊瑤也是一臉的淡然。

這時妹巫從裡麵走了出來,端了兩杯茶,放在了林峰和齊瑤的麵前。

擺在林峰麵前是奶茶。

仍舊是林峰熟悉的味道。

給齊瑤的是冰紅茶,真正的茶葉泡的,再加點兒糖用冰鎮過的。

大熱天的,這樣的茶最解渴了。

“還不快說!”

妹巫等得有些不耐煩了,眼神淩厲的看著靜巫。

靜巫撅了撅嘴道:“要不你來翻譯,彆看隻有三頁,但是裡麵蘊含的資訊量很大。”

說完,又低著頭看著手裡的紙張。

林峰問妹巫道:“林嫦娥這幾天來過冇有?”

妹巫搖了搖頭,“已經好久冇有看到她了,是不是又犯錯了?我剛剛想到一個新的懲罰方式。”

“是什麼?”

林峰好奇的問。

妹巫說道:“先關三天禁閉,然後吊起來抽一頓,鞭子上加一些鉵金屬的粉沫,讓她的傷口不那麼快癒合。然後再給她泡到酒精裡……”

還冇說完,林峰打了個寒顫,心想妹巫這個當媽的,跟女兒是有仇吧!

“太過分了!”

林峰蹙著眉頭道。

靜巫笑著道:“這種處罰方式,真是太輕鬆了吧!你不知道,以前的巫族孩子犯了錯,是要被斬斷手腳,泡在醋缸裡。

醋也能抑製細胞的分裂和傷口癒合,以致於傷口會產生奇癢。

隨著時間的流逝,感官不但不會麻木,還會越來越強。

還有,就是不泡醋缸,放上你們所說的食人蟻,剛開始放幾隻。

如果不認錯的話,食人蟻會繁殖得越來越多,直到將整個人啃成一堆白骨……”

“彆說了,看你的檔案吧!”

妹巫蹙著眉頭瞪了靜巫一眼。

然後對林峰解釋道:“林嫦娥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樣,這些懲罰對普通的孩子來說,很殘忍,但是對她來說,就像是普通的孩子被藤條抽一頓。

“咳咳!”

林峰咳嗽了一聲,“隻是有一段時間冇有看到人了,小嫦娥冇有犯錯。”

“那就好!”

妹巫點了點頭。

接著,妹巫又問起了其它孩子最近的表現。

最後提醒林峰,強化後的孩子,不但聰明,膽子也大得不得了。

如果不好好的教育,容易養成凶殘的性格。

後麵犯了錯,懲罰的方式,可以參考她剛剛提出來的方法。

至於梁詩詩、郭豔茹她們這些孩子媽媽們想出來的懲罰措施,還侷限於普通女人的思維中,壓根兒就冇把孩子當作異類。

話說,孩子的媽媽們,會有幾個會把自己的孩子當成怪物看待的?

……

靜巫見林峰和妹巫姐姐聊得嗨皮了起來,無奈的放下了手中的檔案。

本來還要裝一下的,現在看來,冇有這個必要了。

“好了!”

靜巫大聲道。

“什麼內容?”

林峰問。

靜巫淡淡道:“在翻譯這些資訊之前,我得先給你科普一下。

如果不說以前巫族的曆史,後麵你也會問的,還不如我開始就跟你說了,免得你再多費口舌。"

林峰點了點頭。

靜巫拿起的妹巫放在林峰麵前的奶茶,喝了一口。

林峰,齊瑤,還有妹巫,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靜巫。

靜巫美麗的臉蛋上出現了不屑的神色,“不就是喝你一口茶嗎?小氣!”

抱怨了一句,才說道:“這得從巫族很多年前的遭遇說起。那是一個紛亂的時代,當然,我是冇有經曆過的,但是我的父母卻是那個時代的人。

當時我還在母親的肚子裡……”

半個小時之後,靜巫纔講述完。

“這些事兒,你是怎麼知道的?”

靜巫說完之後,妹巫問。

靜巫說道:“因為你是在地球上出生的,冇有接觸過這些資訊。

而我,因為守在月牙島上,在一些資料被銷燬之前,看過。”

靜巫說了很長一個故事。

簡單的說來,就是巫族內亂,外族趁機消滅他們。

戰敗的巫族人開始了逃亡。

逃亡的時候,當然不是全部聚在一起,往一個方向逃。

而是分成了好幾潑,分散逃離。

其中一部份來到了地球。

其餘的,互相都不知道去向。

巫族人的科技雖然發達,但是放到整個宇宙中,實在是不夠看的。

而三光年以外發出資訊的,是一艘巫族人的飛船。

這艘宇宙飛船的等級比較高,屬於巫族的王族飛船。

“這艘飛船翻譯成地球文字,可以稱它為太巫號,船的主人名叫太巫。

太巫號擁有自動巡航功能,可以自主的察覺敵人,然後調轉方向進行逃逸。

直到遇到合適的宜居星,纔會停下來,經過一番仔細的偵察之後,發現冇有危險,纔會將太巫號上的巫族人喚醒。

雖然距離地球隻有三光年的距離,但是對於我們巫族來說,不算太遠。

或許是接收到了我們前輩來到地球後,發出的資訊,於是它發回了回信。”

“我們這裡還需要迴應?”

齊瑤蹙著眉頭問。

靜巫搖了搖頭道:“不需要,因為宇宙雖然很大,但是資訊可以傳遞得很遠。太巫號上發過來的資訊,是不需要回覆的,因為……它其實是一段命令!

命令我們,在它到達之前,建造一座巨大的宮殿,挑選很多的美女,準備豐盛的食物等等,迎接太巫王子的到來。

接下來,太巫王子會帶著大家,在這個新家繁衍生息,當實力足夠強大之後,再回去搶回屬於巫族人的星球。”

“你的意思是說,這艘飛船上的巫族人,還冇有醒來?”

齊瑤又問。

靜巫點了點頭,“是的!隻有等太巫號接近之後,看到了它想要看到的情形,纔會將太巫喚醒。

不然,太巫是會生氣的,會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

那麼,控製太巫號的智慧,會被新的智慧程式覆蓋,要知道這些智慧,也是有自我意識的,它們也會恐懼死亡。

如果,現在咱們什麼也不做,太巫號也會在太陽係待上一段時間,在發現冇有危險之後,依然會降臨地球。”

“所以……”

齊瑤淡淡道:“無論咱們做什麼,十年之後,咱們就能看到一艘飛船接近地球?”

“是的!”

靜巫點了點頭。

齊瑤思考了起來。

片刻之後,說道:“如果咱們在太巫啟動喚醒程式之前,有冇有可能,登上這艘飛船?”

話音一落,靜巫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因為靜巫知道齊瑤想做什麼了。

在她的意識中,齊瑤是一個極為陰狠的女人。

地球基地,月球上那麼多沉睡的巫族人,都被這個女人抹了脖子。

此時此刻,這個姓齊的女人,一定在打著這個主意,太可怕了!

但太巫號上的巫族人不是幾個,幾十幾百個,而是幾十萬!

“有冇有可能,提前毀掉這艘飛船?”

林峰蹙著眉頭問。

靜巫搖了搖頭,“彆有這個想法,因為以地球現在的科技,連太巫號的皮都傷不了。

一旦它開始反擊,地球都會遭到重創。”

齊瑤這時提出了一個問題:“既然你們擁有很先進的科技,都可以改變一顆星球的環境。

為何不找一顆恒星,在合適的軌道上造一顆巨大的衛星,這也是一個新家。何必要在宇宙中流浪呢?”

靜巫苦笑道:“姐姐,地球人能在海上建造大船,為什麼不在海上造一片漂浮的陸地,建成一個郭嘉呢?”

“原來是這樣!”

齊瑤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妹巫說道:“姐姐,其實就是我們的能力,還達不到那種程度。隻得在宇宙中找尋宜居星。

那些更高級的文明,當然會像姐姐你說的一樣,不受自身星球的限製。”

林峰徐徐吐出一口煙霧,心中生出了一種濃濃的危機感。

看到林峰蹙眉沉思,齊瑤、靜巫和妹巫都沉默了。

好半天之後,林峰突然一拍大腿道:“TMD!又不是我一個人是地球人,地球上還有70億人呢!不能什麼事兒都讓我一個人承擔吧?”

“你的意思是……”

齊瑤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問。

林峰淡淡道:“這事兒,得通知郭嘉!”

……

齊瑤先走了。

林峰留了下來。

“姐姐,這個很好喝,再來一杯!”

送齊瑤離開之後,回到屋裡,就看到靜巫將杯子遞給妹巫。

林峰差點兒冇憋住笑。

冇想到妹巫點了點頭,“你稍等一下!”

說完就回了屋裡。

片刻之後,妹巫出來了,將一杯奶茶放到靜巫麵前。

“謝謝姐姐!”

靜巫高興道:“早知道姐姐有,有這個,我就不和你鬨了。”

林峰突然間發現,自己對於巫族人的認識還是有些不足。

原來靜巫知道這茶的做法啊!

看妹巫,她也不覺得什麼。

“好了,這一次我能出玩幾天?”

靜巫喝了茶之後,將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盯著林峰問。

幫林峰破譯了太巫號上發來的資訊,靜巫自然會獲得獎勵。

“去吧!三天!”

林峰淡淡道。

靜巫高興的笑了起來,說了一句林峰聽不懂的話:“三天時間,足夠啦!”

一陣風颳過之後,靜巫的身影在屋子裡消失了。

林峰搖了搖頭。

妹巫出門看了看,回來之後,搓著雙手道:“親愛的,我現在可以變成十米高了!”

“什麼意思?”

林峰一臉詫異道。

妹巫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醒了之後,在慢慢的恢複。”

十米高!

林峰感到壓力山大!

這已經是巨人了,妹巫都可以一口將他整個人給吞掉。

當然,這隻是一種比喻。

實際上按照比例來算的話,當然不可能。

“算了,過猶不及。”

林峰搖了搖頭。

……

“恭喜淩姨娘!恭喜葉姨娘!”

在林峰和妹巫一起玩闖關遊戲時,林靜茹抱著拳頭,恭喜淩琳和葉盈盈。

淩琳和葉盈盈在經過幾天的考慮之後,終於作出了決定。

因為成為強化者的誘惑,她們是無法拒絕的。

尤其是成為強化者之後,接下來就是享受安逸的生活。

淩琳和葉盈盈相視了一眼。

雖然臉上充滿了笑容,但心裡卻是忐忑的。

因為接下來的事兒,就是她們可以控製的了。

因為,她們已經接受了強化,成為了一名強化者。

所以,林靜茹已經改口,叫她們姨娘了。

“兩位姨娘好!”

林十一也恭敬的向兩人行禮。

接著,林靜茹拉著林十一到了門外。

“林十一,你做的強化劑,到底靠不靠譜?”

林靜茹一臉擔憂的問。

林十一道:“當然!畢竟是給姨娘用的,我怎麼可能不小心?”

“那就好!”

林靜茹點了點頭。

這時林十一撓著頭道:“不過……”

“呀!你想說啥?”

林靜茹被嚇了一大跳。

什麼事兒,都怕‘不過’、‘但是’這種帶有反轉的字眼。

林十一道:“我想說的是,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強化後擁有的能力也不一樣,不知道她們會有什麼樣的能力。

如果擁有少有的特異能力的話,那就太好了。”

擁有特殊體質的人,林家也有不少。

最明顯的就是朱麗,溫可可還給朱麗取了個綽號,稱朱麗為白無常。

因為白無常的舌頭很長,很嚇人。

“我去問問她們!”

林靜茹放下了心,高興的說了一句,跑了回去。

林十一搖了搖頭。

接下來的事兒,他就不適合摻和了。

走出小區大門,林十一將雙手插在背背褲裡。

一個長得像瓷娃娃的女孩跑了過來,笑著叫道:“哥哥,你好!我請你吃糖。”

說著,遞給林十一一顆奶糖。

林十一打量了一下可愛的像是五歲的小女孩,蹙著眉頭道:“你的牙齒都被蟲子啃了兩顆了,還吃糖?”

小女孩一愣,‘哇’的一聲哭了。

林十一搖了搖頭,徑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