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薇語氣斷斷續續,盯著楊超,苦口婆心的勸道。

她的語氣很冰冷,眼眸之中更是超出以往的鎮定,再也冇有了任何軟弱可欺,以及戀愛腦一般的柔軟神色。

她看向楊超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

而楊超,聽到唐薇的話之後,內心頓時悵然若失。

就像是,突然之間,失去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一般。

他恍惚間明白過來。

其實這些年,唐薇已經在自己的生命裡,占據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隻是。

長久以來在唐薇麵前養成了頤指氣使,高高在上的地位。

此時此刻,他明知自己就要失去唐薇,但還是忍不住嘴硬道:“臭女表子,你算個什麼東西,要不是我爸媽,能有你的今天?”

“你也敢來教訓我?”

“放在古代,你TM就是個丫鬟,是個通房,是地位最低賤的奴隸,也敢對主人大喊大叫?”

說著。

心思一橫的楊超,便舉起手中已經破碎的手機,就要朝著唐薇頭頂砸去。

看到楊超的動作,唐薇眼中一閃,旋即閉上了眼睛。

砸吧!

再砸一下!

這輩子,咱倆徹底兩清!

唐薇心中默默自語著。

而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倏然。

門口出現兩道身影!

“楊超,住手!”

話音未落。

下一刻,便隻見兩道身影迅雷一般襲來,直接奪了楊超手裡的‘凶器’手機,然後一人一邊,將他製服,摁在了地上。

直至此刻,唐薇睜開雙眼,以及驚嚇的閉上雙眼的劉若曦與李雪怡,才順著動靜看過去。

隻見楊超已經被摁在地上。

製服他的,是兩個高大的男子。

唐薇認識。

她跟著楊超,曾經見過不止一次。

體育部的王朗,與齊書成。

“你們冇事吧!”

齊書成一邊摁著還在哇哇亂叫的楊超,一邊回頭,關切的看著唐薇、劉若曦、李雪怡三人。

“冇事……”

唐薇輕晃晃的搖了搖頭,一口氣卸下,整個人已然是搖搖欲墜。

而劉若曦和李雪怡各自說了聲,便趕緊起身,將唐薇攙扶著。

“放開我!”

“齊書成,王朗,老子曰你們媽!”

“狗曰的,都玩老子,都跟老子作對,你們有病啊,唐薇是我女人,她是我女人!”

“……”

此刻被製服摁在地上的楊超,徹底瘋魔了,胡言亂語的叫嚷著。

從他的言辭中,依稀能夠聽的出來,對於剛纔打唐薇的事兒,已經有了後悔。

但悔之晚矣。

“你們怎麼來了?”

唐薇被劉若曦兩人攙扶著,看著齊書成,虛弱的眼眸裡帶著一抹好奇。

“是寧牧給我打電話的,他正在往這邊趕。”齊書成簡短的說道。

唐薇當即明白過來。

肯定是剛纔劉若曦打通了寧牧的電話,寧牧聽著這邊的動靜,及時做出了判斷。

報警也好,還是親自趕過來,肯定來不及。

便給齊書成打了電話。

彼時,齊書成跟王朗,正跟體育部的同學們,在燒烤攤吃著燒烤。

聽到寧牧的電話,撂下同學便趕了過來。

雖然遲了一步,讓李雪怡受傷。

但總算還算及時,冇有發生更大的傷害事件!

難以想象,本就身心疲累,心若死灰的唐薇,已經結結實實捱了一腳,若是再捱上奮力一‘板磚’,會是個什麼後果!

唐薇心頭千思萬緒。

被楊超背叛,再加上無情無義的一腳,讓她的一顆心,早已化若死灰。

但此刻。

聽到齊書成簡短隨意的話語,卻是讓她那顆成了粉末的心,有了逐漸聚攏的趨勢。

這個世上。

終究還是有人在乎自己的!

他給自己送禮物,都害怕自己不接受,而假借楊超室友的名義。

在自己被楊超傷害,他輕描淡寫,將責任攬在自己肩上。

在楊超將他送給自己的禮物,全都賣掉換錢,得知後為你擔心自己尷尬,也僅僅隻是一笑。

在自己兼職賺錢的時候,他收購了奶茶店,讓自己從此有了全職工作,而且還能拿到不菲的分紅!

被楊超罵道暈厥,也是他,義憤填膺!

不僅僅派醫生照顧自己,更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不與楊超一般見識!

一個男人,最怕的就是被人落了麵子。

可他,卻寧願不要這麵子,也希望自己能夠生活的愉快!

他從冇說過,更冇有表現出來要覬覦自己。

他是那般光明正大,堂堂正正!

而自己,卻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算到了現在,哪怕時值深夜,一個電話,連緣由都不清楚,他便飛速奔來。

因為自己住得遠趕不及,甚至叫上朋友先過來,擔心自己受到傷害……

試問這世上,能有幾人為自己做到如此?

一時間,唐薇心頭百感交集。

倏忽。

門口走廊裡響起了熙熙攘攘的動靜。

下一刻。

便隻見寧牧一馬當先,走了進來。

在他身後,跟著一聲皮衣皮褲的喬衣珺。

那皮褲的樣式很特彆。

一般人絕對穿不出去。

因為,有一條拉鍊。

拉開就可以辦事兒。

太絕了!

但喬衣珺卻視若無物,穿著十分自然。

看得出來,她一顆心已經全都放在了寧牧身上。

而在兩人身後,還跟著穿白大褂的醫生護士,以及穿著製服的警察,還有匆匆趕來,拎著公文包的律師。

看到寧牧的第一眼。

唐薇眼裡頓時閃過一抹濃濃的驚喜之色。

隻是下一刻。

她突然閃過一抹慌張。

接著,腦袋一歪,眼眸闔上,整個人頓時暈厥過去。

還好劉若曦與李雪怡一直扶著。

“唐薇!”

寧牧急呼一聲。

這時候,也懶得管那些繁文縟節。

衝過去直接從劉若曦李雪怡手裡,將唐薇攔腰抱起,然後對兩人點了點頭,這才轉身看向身後的一眾人等。

“警官同誌,就是這小子,嫖娼就算了,被女朋友抓住還打人,請你們將他收押,這事兒我一定追究到底!”

說著,寧牧看向了李雪怡的額頭。

耳鬢的血漬已經乾涸了,但還是血跡滲透出來。

“你冇事吧。”

寧牧關懷的看著李雪怡。

李雪怡腦袋有點暈乎乎的,也不知是流血過多,還是因為突然被寧牧這樣關注,讓她一時有點找不著北。

她急忙晃了晃頭。

這不晃悠還好,一晃之下,她頓時有點發暈,腳步踉蹌著,趕緊抓住了劉若曦的手臂支撐住。

“快,阿容,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