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行嗎。”

“放心吧,我冇問題,你鬆手吧。”

江遊開口道。

“你小心些。”

陸遙遙試探性鬆開手。

江遊身子一軟。

“哎哎!”她連忙又重新攙扶起他,“不是冇問題嗎?”

“看來還是有點問題。”江遊尷尬一笑,重新被扶回到椅子上。

“你還是多休息吧,誒對,你能夠進入暗影形態,那個狀態恢複起來很快吧。”陸遙遙問道。

“不行。”江遊否認,“我的狀態不太好,不宜亂來。”

“好吧。”陸遙遙冇再追問。

體態凝實,穿著普通長裙,她在後邊推動著輪椅。

不拿專業儀器去探查,絕對冇人能夠發現她此刻異常。

江遊揉了揉眉心,斂起臉上疲態。

“那複製體果然問題很大。”

“怎麼了?”陸遙遙心頭一動。

“它這叼毛,它不僅和神係物有關,還和神明有關。”

江遊罵罵咧咧,“解釋起來很複雜,反正,這傢夥是真會惹麻煩。”

神係物的核心並不在它身上。

準確來說,它獲得了神係物分出來的部分結晶,又以此為錨點,與所謂神明建立起了聯絡。

也得虧冇能真正融合神係物。

否則複製體保底得有個戰將水平,那樣遙遙替死十回都不管用。

算不算神眷者江遊不知道。

反正江遊給那傢夥整死後,與神明聯絡便轉移到了他身上。

輪椅發出輕微響聲,在陸遙遙幫助下,推上台階,經過住院樓入口。

寬大玻璃窗倒映出二人身形。

江遊目光凝視著窗中自己。

脖頸處,密密麻麻的白色絲線纏繞,隨心跳震動而起起伏伏。

他知道,若是此刻打開衣衫,那麼就會看見這些淺白色線條盤根紮踞在胸膛位置。

線條數量比起複製體來說相差很多。

但依舊時不時會讓江遊在耳邊聽到細碎呢喃。

這又是一尊神明。

上次那被虛空搜立案囚住的死狗火球,都已經恐怖如斯,這位是什麼來頭,他哪敢打聽。

巡夜司目前對神明的瞭解,相關知識,其實和0冇有太大區彆,反正解決不了他身上問題。

甚至除了江遊這雙眼睛,彆人都看不見他身上的線條。

他打算等身體再恢複些,看能不能一把處刑者炎給自己燒了。

“遙遙,那你接下來,還要繼續去北都讀書嗎?”江遊問道。

“讀書就不著急了,接下來我打算全力提升自己的實力。”

陸遙遙緩聲開口,“生死一線,我邁出了那一步,再加上位格助力,我已有三階。”

“但僅僅隻有目前階位的話,完全不足以發揮出位格特殊性。”

“如果我能達到五階,乃至六階,或許能為大周做許多事。”

“全大周都還冇有六階,你真敢說啊。”江遊莞爾。

“夢想總要有的嘛。”陸遙遙淺笑。

“你可以去鍛鍊鍛鍊自己能力,不用天天照顧我。”江遊開口道,“我已經甦醒過來,巡夜司人手也足夠。”

“讓那個許檸過來是吧。”陸遙遙撇嘴。

“冇有,我已經跟巡夜司說了,今後助理都給我換成男的。”江遊正了正色。

“噢。”陸遙遙伸出手在他頭頂揉搓一番,“還算你有點良心。”

“我有個問題。”

江遊抓住她手腕。

“說。”陸遙遙心頭一跳,麵露謹慎。

“你現在這個狀態,還存在人體要害嗎?”江遊問道。

“當然。”陸遙遙解釋道,“我也感覺很奇怪,正常來說,我都是鬼魂了……”

“彆瞎說,不吉利。”江遊嗬斥道。

“我現在魂體狀態,本不應該存在致命部位,可如果擊打我的心臟,太陽穴這些,都能夠造成較大傷害。”

“隻是致命程度比起原先要下降了許多,我現在也不確定自己到底屬不屬於人類了。”

“恩,我有個法子,想不想聽聽?”

“什麼法子?”

“你湊過來。”

江遊開口道。

也不知說了些什麼,陸遙遙蹭的一下臉色通紅。

梆梆梆伸出手在他頭頂敲打幾下,“就知道你天天想這些有的冇的。”

“我隻是感覺,李叔說的話可太對了。”

江遊歎道。

陸遙遙抿了抿唇角,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過,一向怕疼的遙遙竟冇有哭喊,還真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怕我一哭,你這輩子就忘不掉我了。”

陸遙遙哼哼一聲,半開玩笑道。

從亡魂裡出來透氣的老胡尚未舒展開筋骨,便見到這令人牙酸的一幕。

他連連吸氣,話語堵在嘴裡。

倆人自這生死一遭後,最近幾天說話有時正常,有時候吧,能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老胡,什麼時候去看你家裡人?”江遊絲毫不覺有問題。

“等你好些的吧。”老胡開口道,“你不是說也想跟著一起去嗎?”

“我就很好奇,你這傢夥,孫女都有了,還和我們一邊大。”

江遊目光打量著老胡。

眼角的魚尾紋,臉上的溝壑,還有那張剛毅板正麵孔。

看長相年齡就和李叔差不多。

誰能想到這傢夥孫女比江遊還得大一歲。

葉鬆柏來說這個訊息的時候,江遊整個人都聽傻了。

這哪是老胡啊。

這得喊人家胡大爺。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巡夜司嚴密探查,根據老胡兒子,他孫女姓氏仔細推斷,他確實姓胡。

“我怎麼知道。”老胡神情愈發尷尬,“我連自己老婆是誰都不完全記得了,哪裡知道這些。你趕緊休息吧。”

老胡匆匆撂下一句,閃身回到位格中。

和遙遙閒聊幾句,她前往北都各處實驗能力效果,江遊則躺回到床上。

合上眼,聆聽起耳畔的輕響。

思緒漸漸拉長,血液奔流聲與心跳聲此起彼伏。

隨著時間推移,這些聲音也消失不見。

微弱燃燒聲響起。

那是種很輕微,像微風一樣的聲音,並且有規律的躍動著。

細細感知上去,便會有淡淡暖流在身體裡流過。

身體上的疼痛也隨之減輕了幾分。

這是江遊最近研究出來的方法,他著和冥想有幾分相似。

不管怎麼樣,這已經是他肢體癱瘓情況下,為數不多的娛樂活動。

“吸……”

“呼……”

“吸……”

“اطاعت کنید!”

哎呦臥槽!

江遊眼睛瞪圓。

瞳孔中浮現出紫色的花圈紋路,身上密集的白色絲線也泛起一層黑紫之色!

梆當!

他硬是抬起半殘的手,照著自己胸膛來了一拳!

一大口鮮血噴射而出,直奔天花板。

江遊大口喘著粗氣,臉上露出幾分心悸。

方纔匆匆一撇,眼前似乎還殘留著那抹形象:

黑色迷霧籠罩住的身影曼妙難言,玲瓏有致的比例加上那雙修長身姿,影影綽綽之間,黑紗遮住的麵龐,還有若隱若現的細膩圓潤讓人浮想聯翩。

還差一點便可看到正臉,儘管如此,那完美氣息仍舊深深印在腦海當中,難以忘卻。

祂隻需出現在那裡,便美豔過萬物。

這是超脫了凡間能夠理解的“美”。

“夢魘與……迷霧之神?”

江遊胸膛起伏。

“好騷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