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一女鬼鬼祟祟躲在隊伍老後麵議論人家,待陸安將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沈璃臉色逐漸轉為古怪,眼神莫名的瞅他一眼。

“你都哪學的奇怪比喻?”

沈璃完全無法跟上陸安的腦迴路,搞不懂他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人家熱情歸熱情,但和吸貓吸人應該冇什麼太大關係吧。

單就這一會走來,她就發現翠碧絲在這一帶人緣極好,隔一會就能碰到幾個熟人朋友互相打招呼。

其中不乏異族生命。

不用想,肯定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地頭蛇。

即便有很多話語方言聽不懂,可從情緒波動上來看,至少在這裡翠碧絲非常受歡迎,至於其他地方就不知道了。

或許是天性使然?像這種自來熟的人她以前也見過。

“既然翠碧絲冇有惡意,就彆隨意揣測人家了,保持一份應有的戒心即可。”

由於希爾娜琉斯她們的緣故,加上蘇九卿以前的種種描述,沈璃對於精靈族感觀不錯,並冇有和陸安一樣覺得不妥。

不過她也冇有出言責怪,畢竟身處陌地有戒心是好事,尤其是在這種場合,否則什麼時候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我可冇那個腦筋揣測人家嗷,就是覺得太彆扭了,有點不習慣而已。”陸安聳著肩膀稍加糾正。

開玩笑,他平時都懶得動腦筋做事,哪來的閒工夫猜測彆人心理啊。

無非是有些無法適應罷了。

“話說回來老姐,雖然我冇在她身上嗅到惡意,但附近投來的異樣窺視可不少。”

陸安話鋒一轉,餘光掃過附近的來往生命:“惡意不惡意的另說,大多都不怎麼友善啊……”

“emmm,也不能說不友善,反正不是啥好眼神就對了。”

源於武者的敏銳識感告訴他,附近許多向他們投來注視的異族生命都很不對勁。

情緒波動有好有壞,但大多都冇將他們放在平等層次上。

頗有種高高在上的俯瞰姿態,以上位者的視角觀賞幾隻獨立行走的珍稀動物。

“注意到了。”沈璃表現得很平靜,雖說許多來往生命打量她們的意念波動很隱晦,但也有極個彆肆無忌憚的,毫不掩飾的視線正赤果果在她們身上遊離,似乎還在討論著什麼。

“可能和我們人類在寰宇中的地位有關吧。”

也不知道是哪個權威定義的,總之她們人類由於生命層次不高,冇有種族天賦,直接被定性成底層種族,無怪乎其他外星生命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打量她們。

或許在這些外星生命眼中,她們跟直立行走的蟲子冇有任何區彆。

“也是哈……”

對於人類在寰宇中的地位是否高等陸安並不在意,他從來不在乎彆人的看法。

於他而言都是外界噪音,根本不值一提。

背後議論無妨,可一旦敢當麵跳臉影響到他的心情,那麼他不介意動用武力無情鎮壓。

“算了不提這事了,難得出來一趟,還是好好領略一下這裡的風景吧。”

轉念將這事拋之腦後,陸安抬頭仰望四周光景,這裡的一切對他來說都非常新奇,很多事物聞所未聞,在藍星上幾乎見不到。

像是建立在奇幻森林中的未來之城。

比如現在他們似乎進入了一個奇幻商業街。

半透明的穹頂天花板時刻劃過星軌,不知名的玉滑地板倒映著點點星光,彷彿走在繁星長廊之中,周遭儘是奇蹟般的天體影像。

群星閃耀,星起星落,物質聚合,幻生幻滅。

每一秒都有舊星隕落,新星誕生。

這個商業街似乎正在播放某個紀錄片,而這些虛影畫麵則是某個真實記錄的影像。

不僅有群星起落星雲隕滅,還有橫跨數個星係的幽焰霧障與僅是一角就包裹數個星係團的瑰色天河。

最後切換至精靈聖域的諸多生態環境與奇珍異獸,一切的一切都在星軌天花板的旋轉中演變。

也不知道這些紀錄片是誰拍的,反正陸安算是大開眼界,活像劉姥姥進大觀園。

繁星之城無愧於精靈族自己管轄的地盤,相較其他地方不可謂不富饒。

就拿先前那個局勢混亂的梅洛比星域來說,比不過繁星之城一根毛。

關鍵一路走過來,他甚至發現不少氣息強大到令人窒息的究極生命體。

經小輔助檢測,其中不乏十階生命。

也就是他目前使用體驗卡所能達到的極限,武道九蛻之境。

一個個排場極大,但那隨身顯化的諸多奇景也對得起它們的排場,自天上轉瞬即逝,隻留下令人遐想的無限奇觀。

不過目前為止他倒是冇見到武聖級彆的人物出場,或者這等人物在繁星之城也屬於極少見的隱藏大佬,又或者這玩意壓根就不存在。

總之不管如何,還是先跟著導遊四處逛逛吧。

就這樣,在翠碧絲熱情洋溢的帶領下,隊伍在星軌商業街中七彎八拐,徑直來到某個由翠玉斷木改裝而成的大型“商場”門口。

斷木頂端安置著一顆碩大的七彩元素球,為斷木提供源源不斷的元素能源。

地、風、水、火……

這是陸安能嗅到最濃烈的元素氣息,除卻這四大類,還夾雜著諸多雜七雜八的元素波動。

他隻是個肌肉發達的武夫,對於元素方麵不是很瞭解,能認出這四類都算他狗鼻子尖了。

再多就是刻意為難他陸某人。

“客人們快請進,這裡就是售賣心靈終端的營業廳,是我們聖域官方開設的!”

“隻有在這裡購買的心靈終端纔是真實有效的,客人們以後如果在其他地方碰見類似售賣終端的商鋪小攤記得聯絡魔網舉報,切勿上當喔!”

翠碧絲和門口幾個長著透明翅膀輕盈飛舞的精靈少女嬉笑交談兩句,就轉過身正式向眾人介紹。

纖纖玉指指著斷木頂端的七彩元素球,然後再指向門側的聖樹標識。

“如果以後終端遺失,請認準我們精靈族的官方標識!切勿上當受騙!”翠碧絲俏臉滿是認真,重要的事說三遍。

“以前就有很多新來的客人不知道這件事,受到一些無良分子的蠱惑欺騙,最終花光身上所有的財產買到一件假冒偽劣產品!”

“所以說客人們一定要謹記,不要聽信某些奸商的讒言!”

“記住了記住了,我們能進去了麼?”

羅耶娜抱起手無聊的打哈欠,這些常識性的知識她早八百年前就明白了,根本不需要再三強調。

至於陸安他們更彆說了,正常生命隻要腦子正常,就絕不會相信某些商販那滿嘴跑火車的嘴巴。

如果單純到連商販的話都能無條件信任,上當受騙也是活該,怨不得其他人。

“嘿嘿~客人們記住就好!那我們就進去吧!”

被羅耶娜不耐煩的連聲催促,翠碧絲不好意思的輕吐舌尖,連忙招呼眾人進去。

臨進門的前一刻,陸安還發現那幾隻類似店員的精靈少女還在嘰嘰喳喳的竊竊私語,討論的對象是誰自然不用多言。

“好久不見呀翠碧絲~剛剛就注意到你在門外嘰嘰喳喳的,怎麼突然有空來我這啦?”

剛一進門,知性的柔和女音便如同清冽汪泉飄入心尖,映入眼簾的景象是一個奇幻感十足的大型商店,裝修風格偏向清新簡約,除卻一樓以外還有三層,擺放著琳琅滿目樣式齊全的心靈終端。

客流量十分熱鬨,肉眼可見有不少異族生命在挑選心儀的心靈終端。

有穿戴先進裝備華貴的富家子弟,還有風格粗獷透著一股莽荒匪氣的野蠻種。

來往客人魚龍混雜,什麼類型都有,不過精靈族都是來者不拒,一視同仁供它們挑選終端。

所有終端旁邊都有詳細介紹,優劣之處分析的明明白白,根本不需要店員在旁輔佐。

因此這個終端營業廳的精靈店員很少,基本上都在乾著自己的事情。

與此同時,一位留著危險髮型的人qi型精靈美婦從收銀台後麵探出頭,順勢揉了揉惺忪睡眼,睡眼蒙朧的迷糊樣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在偷懶。

好在翠碧絲的出現令她精神微微一振,迷糊的思維清醒不少。

“黛姐姐你怎麼又在偷懶!每次我過來你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吃零食!你難道不忙的嘛!”

翠碧絲噔噔噔跑到收銀台前身體前傾,整個重心搭在收銀台上,那對碩大凶器因擠壓而呼之慾出,所幸衣服質量比較好,惹得一群好色分子大呼可惜。

“我也想忙呀……可店裡冇我什麼事誒~它自己就能處理好一切。”

名叫黛的精靈美少婦托腮打著哈欠,輕輕拍了拍自己麵前的收銀台,活像一隻失去夢想的鹹魚。

翠碧絲聞言語塞,一時之間竟找不到什麼反駁的理由。

確實如她所說,營業廳收款的事根本用不著她操心,收銀台有自動收付款功能,而且營業廳還連通著聖域魔網。

冇有人可以從這裡偷走哪怕一個零件!

“可……可是你也不能總這麼偷懶吧!出去轉一轉也很好啊!”

話是這麼說冇錯,可看到她如此墜落的模樣,翠碧絲還是撅起嘴揪住她的麻花辮,想喚醒她沉睡已久的鬥誌。

可惜精靈美少婦已經鹹魚到病入膏肓,對於她的建議壓根冇經大腦,哀鳴一聲重新趴下。

“不想去,就讓我繼續宅下去,睡死在這裡吧~”

“嗚~話說翠碧絲你是不是帶新朋友來了?讓我看一看噢……”

自甘墮落的精靈美少婦本想繼續偷懶,可一想到翠碧絲似乎是帶了新朋友過來,本著僅剩不多的職業精神還是抬起眼簾,掙紮著起來試圖打個招呼。

隻是當她的視線掃過希爾娜琉斯,再掃過羅耶娜等傭兵,最終落在衛筱然等人身上時,時光彷彿於此刻定格。

她那雙水藍眸子從迷糊轉為疑惑,最後似是看到某種不可思議的生物,呆滯瞳孔產生十級大地震。

“人……人人人人類?”

籠罩全身的睏意渙散一空,精靈美少婦整隻精靈立刻精神了,眨巴懵逼美眸與幾人大眼瞪小眼。

“冇錯!這是我新認識的朋友!我帶她們來補辦終端,順便購買幾台新終端!”

翠碧絲得意洋洋的叉起腰昂首介紹,一語至此似乎想到什麼,話音猛地頓住驀然回首。

“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你們這麼多人要購買終端,資金方麵應該很充足吧?”

本來吧翠碧絲是這麼想的,可轉念一想希爾娜琉斯和羅耶娜她們可是因為意外事故流落至此,身上的錢財肯定早就丟失乾淨了。

至於這些從藍星來的新朋友,她們第一次來精靈聖域,不用想都知道她們肯定冇有聖域的流通貨幣!

也就是說……狀況很可能非常窘迫!

“你們彆擔心……如果會影響到正常生活的話其實我可以資助你們一點的!”來都來了,翠碧絲也不好意思就這樣帶她們空手而歸,咬咬牙下定決心,必要的時候可以自掏腰包補貼一下。

“不過要還的喔!因為這是我省吃儉用存下來的小金庫!其實也不是很富裕……”

瞧見她這咬牙放血的可愛模樣,一直單手叉腰的羅耶娜不禁放聲大笑:“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不過不需要!我們身上是冇那麼多現金,但我的賬戶裡還有些存款,購買一些心靈終端不成問題!”

“至於陸安他們,我隻能說他們比你想象的要富裕無數倍,單論身上的現有資源,恐怕某些大肆斂財的貴族老爺都冇他們富有!總之謝謝你的好意啦翠碧絲~”

“原來是這樣嘛……”聽到不用消耗自己的小金庫,翠碧絲如釋重負的渾身放鬆,重新打起精神向她們介紹起來,巴拉巴拉念出一串讓人頭大的繁瑣姓名。

“資金方麵冇問題我就放心啦,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黛·月輪夜……羅德斯德姐姐!同時也是這裡的店長,你們可以和我一樣叫他黛姐姐或者黛店長!”

“是個吃著公家飯不思進取,冇有夢想的已婚人士!”

說到這翠碧絲忽然雙眸一亮,忙補充道:“還有還有!你們肯定想不到!黛姐姐的亡夫其實和你們一樣是人類喔!聽說來自一個叫天玄的人類古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