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王永貴的話,肖秀琴內心顫抖,感受頗多,現實社會也的確是如此。

無親無故,冇有背景關係,機會太重要。

有了本事就得到人尊重,就比如明珠大酒店的副總經理,其實也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卻非常有能力。

剛開始也隻是一個普通的女服務員,和那些男人高管有關係潛規則,慢慢一步一步爬上去,是金子總會發光發亮。

有發光芒的機會,最後被女總裁看中,一步步培養栽培提拔。如今坐上了副總經理的位置,和女總裁姐妹相稱,現在明珠大酒店大小事務都是那女人打理,明珠大酒店離不開她。

工資非常高昂,甚至走到外麵,都有無數人想巴結,想挖牆角給很豐富的條件。

現在再也不用看男人的臉色生活做事,反而有時候對那些高管大呼小叫,成為響噹噹的人物。

也是明珠大酒店無數女服務員的偶像,奮鬥的目標。

肖秀琴內心很激動,就像中到彩票一樣,那小巧玲瓏的身段,不自覺的靠攏一些,和王永貴靠得更緊一些。

王永貴繼續在那裡說著:“你也挺乖,挺上道的。其實我就是看中你這身材,所以纔給你機會,以後你可要聽話。”

王永貴說著,手從腰間慢慢放下,到了那平時看起來很動人,很翹的地方,如同足球一般。

身材畢竟小巧玲瓏,自然冇有蘇晚霞楊秋菊那麼大那麼誇張,但是這充滿青春氣息,也彆有一番風味,特彆翹,這種女人要是在後麵,絕對非常方便,非常合心。

彷彿就是天生為了男人在後麵而生的。

王永貴也最喜歡這樣,所以下定決心要把這女人挖牆腳挖過來,甚至不惜現在說謊,畫大餅。

“這人生啊!你知道什麼最大嗎?”

肖秀琴感受到身後那一隻手,慢慢的忍不住扭捏了幾下,似乎配合著王永貴那一隻手,因為有感覺,看著王永貴那英俊的容貌,從來冇有和這麼帥氣有氣質的男人在一起過,是真的有些心動。

而且有錢有權利,看起來就更不一樣。

因為就是這樣,哪怕男人長得醜,隻要有錢有權,看起來都格外不一樣,何況王永貴還年紀相仿,的確悄悄有些動心。

“我不太清楚,因為我一直在底層辛苦著。”

肖秀琴怕說錯話,聲音溫柔如同鳥悅一般,又有些羞澀。

“機遇,機遇是最大的。這天底下有才華的人,多了去了。冇有關係冇有背景,無論有再大的才華,得不到平台施展,也就默默無聞。

得到機會才能發光發亮。”

這句話,如果和那些大學生說,冇經曆過社會的,肯定不會認同,隻有吃過苦的人才知道這句話。

年幼無知的人肯定會反駁一句,自古言傳,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這句話同時也害了不少人,自認為自己有本事很飄,結果最後一事無成。

機遇,是最重要的,其次纔是才華。

“你什麼學曆?”

“我初三畢業,當時也考上了一個大學,不過是最差的,家庭情況也不太好,所以冇去讀。”

王永貴回過頭,又摟住這女人,放在身後,時不時推著太極,心裡美滋滋的,這小娘們的身材是真的翹,太舒服了。

其實也有些忍不住,畢竟在酒吧、然後又和宋嫣然,被那如同妖一般的女人勾引著,甚至都差那在一起,咬牙切齒分開,現在一下子又很難受,甚至想把這女人帶去冇人的地方,把那苦大深仇的怒火,給這女人。

不過大白天的,天也還冇黑,而且在馬路旁邊時不時有人路過,也不敢太過於放肆。

但表麵上裝作很平靜,一切無所謂的模樣,心裡很激動。

這可是老鄉劉波的女朋友,內心就感覺興奮,這可是劉波最愛的女人,甚至都說好談婚論嫁,現在算是劉波的未婚妻。

感覺無比的刺激,其實每個人都有這種陰暗麵。

“學曆有點低,以後我的公司,重要崗位缺人,完全可以去請那些高材生,文化知識高的精英。”

聽見王永貴這話,肖秀琴甚至故意往後撅,臉有些慌。

“永貴,你可是說好我們是朋友。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會努力工作學習。我也不裝,我現在的確非常渴望得到機遇,我文化水平低,但我會比彆人更努力,做事情讓你放心開心。”

聽到這話王永貴點點頭,就怕這女人聽不懂,笑了笑。

“你懂得就好,要美女隻是一句話的事情。你知道我看中你什麼吧!以後知道怎麼做吧!讓我開心,我給你展現的機會,你能飛到哪一步就是你自己的本事。

如果讓我開心,就算飛不了,你在我的公司,絕對不比在明珠大酒店混得差。”

肖秀琴點點頭:“嗯!”

說著王永貴停下來,馬路旁邊,都是一排排的樹,這下午周圍也冇有人,太陽似乎落山,不過被那些汙染的烏雲遮住,也看不到,不多時天就要黑。

王永貴感覺肚子有些疼,想趁陳小月來之前,找個地方把這娘們給辦了,現在話也說開,這娘們明顯同意。

兩人停下來麵對麵的站著,都相互望著對方,意思也說的明明白白。

王永貴忽然伸出手,麵對麵的抱著,肖秀琴臉色緋紅,明顯有些害羞,牙咬著紅唇,呆呆的望著王永貴那英俊的容貌,也靠過來麵對麵的貼著,王永貴的手就放在身後,冇有剛纔的斯文。

肖秀琴看著王永貴那英俊的容貌,的確很代入,被王永貴占了這麼一路的便宜,似乎也有點、甚至從鼻腔裡哼出一聲,也伸出手,把王永貴抱得緊緊的。

兩人就是這樣站在路邊。

“真是個秀氣的小美人,五官真精緻,身材真好。劉波是踩了什麼狗屎運,居然能夠把你追到手,看著你我心裡都感覺有些不值。”

肖秀琴臉越來越紅,任由王永貴的手在身後,聲音如同貓一般。

“以前年輕不懂事,劉波又追了我兩三年,最後心裡感動,我才答應的,不過現在很後悔。”

“怎麼後悔?你說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