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有些難以置信,急忙抬頭望向蒼穹。

那點點星光間,的確是一道道從泥土裡伸展出來的弧形物質,外觀上看,倒的確與鱗片頗為相似...

“裡麵果真有龍嗎?”

林陽囁嚅了下唇問。

儘管龍國以龍為圖騰,關於龍的傳說層出不窮,但迄今為止,還無人見過神龍。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應該是有的。”

酒玉思忖了下道。

“什麼叫應該?就冇人去看看嗎?”

林陽奇怪的問。

“冇用!”

酒玉搖頭道:“那片頂岩層極為堅硬,目前地底龍脈內冇人能夠將頂岩層破壞!所以不能挖開頂岩層看看裡麵究竟有冇有龍屍!”

“原來如此...”

林陽點了點頭,望著上方星空,突然縱身一躍,化為一道流光,衝向頂岩層。

“林大人!”

酒玉急呼。

但林陽已經升空。

頂岩層與地麵的距離起碼萬米不止。

林陽躍空而衝,好一陣子才臨近頂岩層。

可當他剛靠近時,一股無形的威壓突然降臨。

這股威壓霸絕無雙,恐怖至極。

林陽幾乎來不及反應,便被威壓給生生震壓。

砰!

林陽再難前進,甚至因為威壓的衝擊力,整個人被反震回去,朝下方墜落。

很快,林陽雙腳重重落在地上,身軀卻顫蕩不止。

“大人,您冇事吧?”

酒玉連忙扶住林陽。

“冇事。”

林陽呼了口氣,待身軀穩住,皺眉望向上方頂岩層...

“為何會有一股壓力將我逼退?”

“大人,您有所不知,那股將您逼退的壓力,應該是龍威...”

“龍威?”

“對,龍威!”

酒玉點頭道:“雖說頂岩層內埋葬著龍屍,但龍威經久不散,且龍威極為厚撼,一般人是突破不了,許多人想要突破龍威,挖開頂岩層,但都以失敗告終,所以說大人,您這屬於正常現象。”

“是嗎?”

林陽一聽,望著頂岩層,眼裡的興趣愈發濃鬱。

“大人,距離此處有一個懸賞點,我們可以前往那裡打探關於葉炎及滿家老祖的訊息。”

這時,酒玉又開口道。

“懸賞點?”

“我們地底龍脈有不少這樣的懸賞點,懸賞點是由龍脈內各處的大能所設,譬如不遠處的那個懸賞點,便叫生王懸賞點,是大能生王佈置的,大能生王每個月會釋出一係列的懸賞任務,隻要能完成這些任務,就能找大能生王領取賞賜,有資格釋出懸賞的大能都是一方霸主,他們給予的好處,是我們這些人這輩子都無法想象的!”

酒玉侃侃說道。

“這樣啊....那你那個主人是懸賞大能嗎?”

“自然不是,我主人雖然實力也不差,但與懸賞大能相比,還是差距甚遠....”

“哦...”

“大人,懸賞點聚集了天南地北三教九流之人,我們速速前去吧。”

“好!”

林陽點頭,跟隨著酒玉快步前行。

待臨近懸賞點後,便看到大量符籙漂浮在半空中。

它們之間有一根根綻放著光芒的繩索鏈接,四四方方的圍繞。

“結界?”

林陽望著那些符籙,暗暗心驚。

這些符籙構成的結界厚撼之程度簡直叫他無法理解。

恐怕他全力一擊,也難撼動這符籙結界!

“這是懸賞點結界,但凡進入結界的人,都將受到懸賞大能的庇護,任何人在懸賞點內殺人,都會被結界記錄,並傳達給懸賞大能,懸賞大能就會出手將殺人者抹殺!”

“所以說,裡麵不能廝殺打鬥?”

“不不不,大人,裡麵可以廝殺打鬥,隻是不能殺人,除了殺人外,裡麵什麼都能做。”

酒玉笑道。

“倒也混亂。”

林陽皺眉道。

俘虜結界的正前方有一道口子。

二人順著口子進去。

這懸賞點內居然有不少人,一眼望去,足有近千人。

不過讓林陽意外的是,許多人並非陸地神仙境,而是離神仙境差臨門一腳,還有少數幾個人的修為林陽完全看不穿。

十分古怪。

可有一點是能確定的。

這裡的高手,不計其數!

到底是地底龍脈。

林陽感受著頂岩層盪漾下來的氣意,心頭感慨。

在這修煉,的確比寂滅域要強許多。

懸賞點內,有不少人擺攤,大多數人隻是簡單的將身上不用的寶貝放在地上,隨後閉目打坐,等待著喜歡的人出價。

林陽瞅了眼。

這些擺攤的人個個氣息暴戾,且拿出來的東西多數都沾著血漬。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殺人越貨得來的。

而讓林陽頗為好奇的是,在懸賞點的中心地帶,一大夥人正聚在一起,推杯換盞,一名長得猴精猴精的人正在這夥人間不斷倒酒招呼。

“那是每個懸賞點都存在的賣酒人。”

酒玉指了指那猴精猴精的身影,低聲道:“隻要找那個人打聽訊息,葉炎跟滿家老祖的蹤跡,應該能尋覓到一些!”

說完,酒玉立刻朝那賣酒人跑去。

可就在他剛靠近賣酒人時,一名精裝的男子突然將酒玉攔下。

“馬上滾!”

男子滿臉酒氣,不屑的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