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造化之地天地钜變之初,那時候整個大造化之地纔剛剛和星空中連通,盤暉帶著盤獄等人,來到大造化之地尋找祖地。

他們進入祖地以後,配合著龍隱,把掩埋在地底的磐石城從大地中拔了出來。

那麼龐大的磐石城能夠出現在大地之上,所依靠的力量,正是磐石城本身的力量。

整個磐石城,本身就有浩瀚無比的力量。

隻是啟動的時候,需要磐石一族之人,催動祭台周圍的十八根蟠龍柱,再由龍隱這個被磐石城認可之人,登上祭台才能啟動整個磐石城的力量。

而現在,整個磐石城的力量已經被啟動了。

“以我之名,在整個磐石城內,隻要冇有參加過祭祀的所有人,封印他們的磐石之軀,封印他們的力量,封印他們的法力,封印他們的兵器和靈魂之力。”

隨著龍隱的命令,磐石城浩然的力量,掃過了整個磐石城。

在大造化之地的磐石人,當然是全部都是參與過祭祀的。

隻有從仙界到來的那部分磐石人,纔沒有參加過磐石城的祭祀。

這群人,自然成了被磐石城封印的對象。

剛剛登上祭台,正要對龍隱出手的盤螺和盤彌,陡然之間,他們高大無比的身軀突然如同氣球被放氣了一般,繼續縮小,很快回到了“正常”狀態。

因為,他們的磐石之軀被磐石城封印了。

就在盤螺和盤彌等人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隻覺得他們渾身一軟,身不由己地倒在了地上,連爬都爬不動。

因為,他們所有的力氣也被封印了。

接下來,連他們的修煉的大道之力,乃至於靈魂力量統統被封印,甚至連他們祭煉的法寶,統統都拿不出來。

不僅僅是盤螺和盤彌等人,正一隻手捏著盤暉的盤踞,身不由己地鬆開了盤暉,身體軟倒在地,絲毫動彈不得。

隨之而來的,是所有在磐石城範圍內,從仙界來的磐石族人,統統倒在地上,絲毫動彈不得。

他們唯一能夠動彈的,是他們的思想。

這一刻,每一個從仙界到來的磐石族人,心中都是無比驚駭的。

他們萬萬想不到,這個所謂的“祖地”,居然還存在著如此可怕的力量。

這種可怕的力量,隻有在他們的大長老身上才能感受到。

這個地方,憑什麼有這樣的力量?

緊接著,所有從仙界而來的那部分磐石族人,臉上的神情變化多端起來。

如同盤螺、盤彌、盤踞等人,眼睛裡麵全部都是恐懼的神色。

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毫無翻身之地了。

以他們做出的行為,當然是死路一條。

而一些保持中立的磐石族人,則是露出了慶幸不已的神色。

他們慶幸自己冇有叛亂,否則,現在倒黴的肯定也有他們。

實際上,不僅僅是仙界的磐石人感覺到震驚,就連大造化之地的磐石人,都感覺到震驚。

他們雖然生活在磐石城中已經很久了,但是,就連他們也不知道,原來磐石城居然藏著如此浩瀚的力量。

整個磐石城的秘密,隻有龍隱和盤暉等最初的十幾個人知道。

盤暉低頭看了看倒在腳邊的盤踞,淡淡地說道:“就你們這點手段,也想爭權奪利,也想玩叛亂?你們這些東西,早就被大造化之地的人研究透了,都是人家玩剩下的東西。

我雖然也和你們一樣,出身在仙界。

但是,我進入大造化之地比你們早了許多年,真以為這些年我們都是白白渡過的?”

信奉拳頭的人,當然喜歡用拳頭講道理。

所以,整個仙界都是以實力為尊,這根本冇有什麼問題。

但是,原來的大造化之地,所有人都不能如同仙界的人修煉。

即便是修煉到最強大的時候,也冇有搬山倒海的力量。

所以,大造化之地的人們,追求的集體的力量,以及謀略的算計。

整個大造化之地,利用這一套手段爭權奪利幾千年,早就玩出花來了。

在大造化之地學了上千年的盤暉,當然也得到了此中精髓。

所以,盤踞等人的行動,在盤暉眼中如同過家家一般可笑。

他們隻是在等一個合適的時機,來解決這件事情而已。

當然,因為盤踞等人使力強大,這還是需要注意的。

但是,在磐石城麵前,盤踞等人的力量算得了什麼?

盤踞瞪大著眼睛,恐懼中全部都是不服氣的神色,但是,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把他們都抓起來。”盤暉吩咐道。

反正這些人都被封印起來了,根本無法動彈。

而大造化之地的磐石人,是冇有被封印的,完全可以正常使用任何力量。

隨後,凡是跟著盤踞、盤螺等人叛亂的所有人,都被帶到了祭台之前。

“大人,他們應該怎麼處理?”盤暉揚聲詢問龍隱。

這些人在磐石一族算是叛亂,在大造化之地也違背了龍隱立下的規矩,所以,在處理這群人之前,盤暉得詢問一下龍隱的意思。

龍隱淡淡地說道:“好歹還算是修煉出了一點力量,就這麼殺了也可惜,就讓他們廢物利用吧!

既然他們喜歡戰鬥,那就讓他們去玄玉山參戰!

大羅境界之下的所有人,讓他們立下遠古魔神契約,再前往玄玉山參戰。

至於大羅境界以上的......交給我來處理!”

隨後,龍隱先是來到盤踞等人麵前,看了盤踞等人一眼,無量佛光從身上冒了出來。

浩然佛法,已經在開始度化盤踞等人。

在龍隱的佛法之下,盤踞等人隻是修煉體魄的磐石人,根本無法抗拒,很快就被龍隱全部度化了。

先是把盤螺等人度化以後,龍隱又給了每個人一枚魂種,才催動磐石城的力量,先是解開眾多磐石人的力氣,讓眾人可以站起來。

“拜見佛祖!”盤踞、盤螺等人,在有了力氣之後,立刻大禮參拜龍隱。

這群人的“忠誠”,已經被奪。

龍隱擺了擺手:“起來吧!”

他用的是靈山的佛法,度化的這群人。

因為,他有其他的安排。

盤暉看了盤踞等人一眼,才揚聲對其他人說道:“剛纔大人的話,你們都聽到了。按照族規,你們參與叛亂的人,都應該處死。但是,大人給你們一個機會,讓你們前往玄玉山,讓你們死得其所。

如果你們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活下去,那你們就可以將功贖罪。

現在,所有人給我立下遠古魔神契約。

誰要是不簽署契約,當場格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