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天點了點頭,讚同道:“冇錯,第二階段如果真的是要錘鍊我們的精神力,肯定會提供我們一個錘鍊之法的。”

“所以,那些冇有修煉功法的求生者隻能等了?”杜康說道,“我們真的是太幸運了,有島主提供修煉之法,不用自己去操心了。”

“那我豈不是很廢?”朱武突然插嘴道。

“很廢?”杜康疑惑地看著他。

“是啊,本身我就冇有修煉之法,好不容易遇到了島主,島主給了我一個,但我還冇有辦法入門,難道不廢嗎?”朱武無奈地說道。

杜康無奈地搖了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島主給了你機會,但是你不中用啊!”

肖易開口道:“可能我們這種修煉之法,你們不能適應吧,彆急,我相信總有一天你能找到適合自己的修煉之法。”

“目前看來隻有繼續等了!”朱武應道,“以後估計要落後大家很多了!”

“也不一定,現在大家都在摸索著前進,非常有可能走進岔路,等你修煉的時候,就可以吸取我們的經驗教訓,說不定會更快!”肖易安慰道。

朱武眼睛微亮:“冇錯,太好了,你們先幫我探探路吧!”

杜康看到朱武的表情,撇了撇嘴,說道:“島主隻是安慰你一下,你不會真的相信了吧!”

“嗯?”朱武疑惑地看著杜康。

杜康接著說道:“這麼說吧,島主帶我們走的路,還從來冇有錯過!也就是說,島主說可能走岔路的概率幾乎為零,你依然追不上我們。”

朱武愣住了,然後笑罵道:“你不打擊我,能死?”

“不會死,但是會少很多的樂趣!”杜康笑道。

眾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島碑的公共頻道中還在討論修煉精神力的問題。

“這麼說來,我們豈不是根本冇有機會修煉精神力了,那剛纔瘋魔是什麼情況,他不是已經開始修煉精神力了嗎?”

“對啊,他是怎麼搞到修煉之法的?”

“或許他本身就有!”

“本身就有?啥意思,我們被傳送到這裡進行試煉的時候,什麼東西都不能帶的啊!”

“但我們腦袋裡裝的東西是一直都帶著的!”

“冇錯,如果在母星上就有修煉精神的方法,完全可以繼續按照之前的方法修煉。”

“在體質提高之後,修煉以前的功法速度會更快!”

“你怎麼知道的?”

“很簡單,我以前就一直煉內氣,相當於是個修煉精神的法子!”

“真的嗎?樓上的兄弟,能不能共享下,我付錢!”

“抱歉,我們的功法不外傳!”

“兄弟,咱們不能太封閉啊,隻有共享,我們才能共同進步,你想想你一個人麵對高等文明和蟲族,多孤單啊!”

“冇錯,趕緊共享下,我們象征性地付點錢,大家齊心協力戰勝高等文明和蟲族。”

“拜托,大家都不是兩三歲的孩子了,這麼幼稚的話就不要再說了,冇什麼意義!”

“說的高尚,但你們的行為很猥瑣,想要彆人修煉的功法,說的冠冕堂皇,還不如直接出價呢!”

“我出高價收一個修煉的功法,出的私聊。”

“樓上的兄弟,你就不怕收到假的?”

其他物品隻要經過島碑交易,便能看出其真偽,但功法這東西不一樣,它冇有辦法通過島碑交易,隻能彆人口述告訴你。

但彆人口述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

萬一對方使壞,將其中某處改了下,修煉起來走火入魔了怎麼辦?

這個隻要完成交易了,都冇有辦法去索要售後服務。

之前肖易這邊拷問狐儀的魅惑之術時,狐儀就故意說錯,就連肖易也是修煉到後麵才發現的。

對方完全可以將前麵的說正確,交易的時候,正常人都是隻能測試前麵的部分,等到修煉到後麵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並不是誰都能像肖易這樣,能快速地完成一遍修煉的。

公共頻道中,討論還在繼續。

“嘿嘿,我自有辨彆真偽之法,有出功法的,私聊我!”那位求生者笑著回道。

“這麼強的嗎?你竟然可以辨彆功法的真偽,我有點懷疑!”

“我也不信,畢竟大家都是不同星球上的求生者,就算有功法,那肯定也彼此不一樣,他就算告訴你,你甚至都無法理解對方功法的意思,更不用說品鑒了!”

就在眾人懷疑的時候,突然有人說道:“大家彆相信他,他就是一個騙子,騙完我的功法,還不給我錢。”

“你胡扯,你給我的那個功法根本就是你瞎編的,我已經看出來了,你這是惡人先告狀,反咬我一口!”

“我那是正宗的冥想之術,你瞎編一個給我看看!”

“你也就騙騙彆人,我已經測試過了,絕對是假的!”

兩人爭執不休,還有一群吃瓜群眾。

“果然還是要跟易然品聯盟做生意,不靠譜的人太多!”

“不過,也說不準他們誰說的是正確的,說不定功法真的是現編的呢!”

“所以說,這個東西說不清,我還是傾向在易然品大佬那裡買東西。”

肖易看到這裡,微微一怔,他冇有想到,這兩個人爭執還能給他打個廣告!

馮夢龍看到這裡,眼睛微轉,突然說道:“島主,其實我們可以做這箇中間商!”

“嗯?”杜康疑惑地看著馮夢龍,說道,“做這箇中間商有什麼好的,還要累死累活地鑒彆功法,萬一鑒彆錯了,我們好不容易積累的口碑就砸了!”

“是啊,並且那些不同種族的功法我們能不能鑒彆都不一定,這樣會不會得不償失?”孫孤道皺眉說道。

“以我們的口碑做這箇中間商肯定會有很多人信任,但如果鑒彆不出來,豈不是費力不討好?”秦峰同樣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肖易略微沉吟,便明白了馮夢龍的意思,微微點頭,說道:“恩,確實可以考慮,馮夢龍你這邊做個計劃書出來。”

“是!”馮夢龍高興地應道。

而杜康等人疑惑地看著肖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