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軒轅城主和東方穎如此迫不及待地離開,陸乾晨倒是和姬語夕相視一笑。

東方穎:呃。。。就想要問問,你們哪隻眼睛看到我迫不及待了?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乾晨,你這是在撩我嗎?”

姬語夕絕美的眼睛,此刻微微彎了起來。

看得出來,此刻的姬語夕,心情很是愉悅。

好吧,姬語夕等待了幾世,終於等來瞭如此主動的陸乾晨。

之前受的“苦”,還真是冇有白費。

想想剛剛尋回陸乾晨的時候。

麵對自己的主動,陸乾晨可是表現出一副侷促不安,就連手都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的模樣。

現在好了,竟然會反撩自己了?

不過這樣的陸乾晨,朕更加喜歡。

隻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的確是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呢。”

姬語夕當著陸乾晨的麵,伸了一個懶腰。

這絕佳的身材,也是在陸乾晨的麵前暴露無遺。

這。。。

陸乾晨不由嚥了咽口水。

眼前如此美景,試問一個正常男人又怎麼忍得住?

“噗嗤。。。”

看到陸乾晨這副模樣,姬語夕一時冇有忍住,輕笑了一聲。

“呆子。。。”

好吧,誰能想到,萬古女帝姬語夕在私底下,竟然和陸乾晨是這樣的相處方式呢。

“我。。。”

“彆說話,朕帶你去個地方。”

此刻的姬語夕,一臉神秘。

秘密?

陸無塵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兩人之間,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可是看著眼前神秘兮兮的姬語夕,陸乾晨又有些莫名的期待了起來。

難不成,還給自己準備了什麼驚喜不成?

嗯。。。

這就很像姬語夕的作風了。

雖然說兩人早已經是水乳交融。

不過生活嘛,總是要充滿一些小驚喜,才能保證浪漫不是?

對此,陸乾晨還是非常期待的。

隻不過。。。

當陸乾晨跟隨著姬語夕來到了目的地之後。

呃?

這就是姬語夕給自己準備的驚喜?

陸乾晨一臉懵逼。

話說這個地方,陸乾晨又不是不知道。

九州龍脈之地。

陸乾晨自然是再清楚不過。

“這是?”

陸乾晨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那啥,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所以就來了九州龍脈?

就想要問問,這有什麼關聯性嗎?

“怎麼?對這裡不滿意?”

姬語夕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容,隻不過,眼神之中卻是多了一絲頑皮。

“那倒不是,隻是不知道語夕你。。。”

呃。。。該如何形容?

難不成姬語夕還有這樣的癖好?

天為被,地為床?

可關鍵是,這裡還有一個觀眾好不好!

總不能當著龍魂的麵那啥吧。

陸乾晨在這方麵,還是挺放不開的。

隻是實在想不通,姬語夕為何。。。

“呆子,你在想什麼呢?!”

看著陸乾晨的表情,姬語夕就知道,這是想岔了啊。

“呃。。。難道不是?”

“是什麼?”

“好吧,我什麼都冇有說。”

想想也是,姬語夕可冇有這樣的嗜好。

雖然龍魂不是人,可至少也是生靈不是。

龍魂:呃。。。你們是來撒狗糧的嗎?

龍魂表示,自己被關在這裡無數歲月了,現在就算是看到一條蚯蚓,都要以為是美女龍。

這特麼。。。龍性本淫,奈何被姬語夕封印在此,除了修煉就是修煉,何時是個頭?

“語夕帶我來這裡,是為了?”

陸乾晨一臉疑惑。

這龍脈之地,似乎冇有非來不可的必要吧?

“自然是有用。”

姬語夕此刻伸出了右手。

下一刻,皇宮之中正在上分的碧空突然抖動了起來,下一刻,直接破窗而出。

留下一臉懵逼的寒武紀。

臥槽,這是什麼情況?

玩的好好的,你丫的說走就走?

最關鍵的是,這局遊戲該怎麼辦?

自己好不容易眼看就要上王者了。

這特麼。。。這可是上分局啊。

這是不是在搞本王呢?

眼看就要成為王者。

這都最後一局了,你丫的說走就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關鍵現在優勢在我,這一把,絕對穩贏好不好?

對麵都準備投了。

可發現剛剛還天下無敵,殺人如麻的打野突然掉線了。

這。。。

臥槽,這絕對就是天賜良機。

翻盤的機會就在眼前。

逆勢而起,就算寒武紀拚命抵抗,也是無濟於事。

眼睜睜看著老家被破,寒武紀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特麼。。。”

寒武紀還能說什麼?

至於此刻的碧空,也是一陣莫名其妙。

那啥,什麼情況?

召喚自己的竟然不是陸乾晨,而是萬古女帝姬語夕。

這。。。

姬語夕好久冇有召喚自己了。

這算是什麼情況雖然你是萬古女帝,但本神劍的主人可是陸乾晨。

本神劍不要麵子的嗎?

好劍不侍二主。

本神劍也是要麵子的。

姬語夕:嗬嗬。。。說了這麼多,你來還是不來?

碧空:來,當然來,萬古女帝召喚,是本神劍莫大的榮幸。

陸乾晨:嗬嗬。。。

片刻之後,陸乾晨一臉疑惑,碧空更是徹底懵逼,那啥,主人也在啊。

這就有些尷尬了,自己可是姬語夕召喚來的。

這。。。

有些社死啊。

“語夕,你召喚碧空所為何事?”

“自然是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說著,姬語夕就把碧空扔給了陸乾晨。

這?

“上一次和乾晨動手是什麼時候?太久遠了,朕都有些記不清了呢。”

動手?

這?

陸乾晨一臉懵逼,什麼情況?就要動手了?

“語夕倒是好雅緻,隻不過,此刻的時間。。。”

“怎麼?乾晨是不想戰?”

“呃。。。如果是不捨晝夜的話,我自然是希望。。。”

好吧,希望什麼,你知我知。

“哼,乾晨現在可是越來越大膽了呢,不過這一次,乾晨必須要全力以赴!”

看來姬語夕現在是鐵了心要和陸乾晨切磋一番。

至於到底是為了什麼?

陸乾晨此刻也是摸不著頭腦。

而且,就算是要動手的話,也冇有必要在龍脈之地之中吧?

九州之大,隨便找一個地方,也足夠兩人動手的了。

為何偏偏要選擇在這裡?

“乾晨,一會可是要全力以赴的哦。”

姬語夕頑皮一笑,直接搶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