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的指揮?”

吞天蟻主宰聞言有些不悅地看向量天界主。

“然也。”量天界主麵帶微笑點點頭。

“請繼續往下說說,聽聽其他條件。”金翅大鵬族主宰卻抬起眼皮,緩緩道:“若閣下真能幫助我等獲得紀元,聽從指揮並無不可。”

……

下方,聽到這裡的陸川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他轉身看向一旁的鐘煌,問:“鐘煌,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

鐘煌對陸川認真點了點頭:“在那第三關的幻境之中,我看到了很多,彷彿經曆了數百年之久。”

“而在諸多幻境之中,有一個幻境,乃是迴天界主前輩專門為我設下的。”

“在那幻境之中,他告訴了我一切,並且讓我經曆了當年他們四位界主與龍魂主宰所經曆的一切。”

陸川恍然:“怪不得……”

鐘煌上前拍了拍陸川的肩膀,目光複雜:“在這幻境之前,我有過猜測,此前兩個幻境如此順利,很有可能在暗中操控。”

“但冇想到,這個人就是你。”

陸川張嘴,準備說不用謝。

鐘煌卻擺了擺手道:“不必和我道歉,你所做的,都是為了人族。”

“我能理解。”

陸川:“?”

……

“第二個條件。”

量天界主繼續向著眾主宰道:

“諸位在進入龍關之內,需要幫助我除掉一些生靈,做一些事情,本座礙於本土生靈的身份,有些事情不方便出手。”

“這些生靈戰力不弱,諸位可能會受到輕微的傷勢。”

“什麼生靈?”上方吞天蟻主宰問道。

量天界主轉身,指了指下方人族眾強者之中所站著的鐘煌:“比如這個小傢夥,礙於身份,本座無法自行出手,需要諸位幫忙。”

吞天蟻主宰目光掃視鐘煌,下意識笑出了聲:“一個連聖者都不是的小傢夥……閣下受到的製約,還真是不小。”

“莫說這一個小傢夥,就算是殺掉這龍關內的所有生靈,又有何難?”

“那就多謝閣下了。”量天界主笑道。

“閣下還有什麼條件?”吞天蟻主宰又問。

量天界主伸出三根手指。

“閣下什麼意思?”吞天蟻主宰問道。

量天界主笑道:“這便是第三個條件。”

“諸位需要簽訂血契,承諾在龍城之中獲得的一切資源,分本座三成。”

“你!?”

“豈有此理!!”

此言一出,立即有兩位脾氣火爆的主宰忍不住了。

直接要三成資源,胃口未免有些太大了!

而且,這量天界主雖然從遠古活到了現在,但畢竟隻是一個界主,他們這些主宰,心中還是有傲氣的。

不僅是脾氣火爆的主宰,其他主宰也都露出了不滿之色。

而對此,量天界主隻是冷冷一笑,道:“諸位不妨想一想,龍庭已經過去了多掃歲月,諸位對龍庭瞭解多少?身上有多少龍庭的情報呢?”

“可本座對龍庭的瞭解呢?”

“若有本座的幫助,諸位在龍城之內的收穫,將會提升多少?”

“就算分我三成,你們所獲得的資源,依舊會比原本多得多。”

“……”

聽聞量天界主如此說,眾多主宰臉上的不滿之色才逐漸消失。

……

下方,

一直觀察著上方形勢的陸川,轉過頭來,四處尋找此前與紫英共同撕裂陣法的那巨大重瞳族。

似乎,從上方那些主宰降臨之後,這重瞳族就消失不見了。

……

“這三個條件便是所有,諸位還請考慮一番。”

“若是答應幫助,本座便能和諸位合作共贏。”

“若是拒絕,那本座也不介意利用對龍關以及龍城的熟悉給諸位造成一些麻煩。”

“本座或許殺不了諸位,但讓諸位在龍關或者龍城之內一無所獲還是很容易的。”

量天界主自信地望著上方所有主宰,平靜道。

金翅大鵬主宰思索了片刻,問道:“敢問閣下名諱?”

“在這龍關之內,閣下是如今的最強者嗎?”

“本座量天界主,龍庭時期,乃是龍魂主宰麾下。”量天界主回答道:

“龍魂主宰早已隕落,如今,這龍關之內,本座顯然是最強者。”

聽到龍魂主宰的名號時,金翅大鵬主宰目光顯然亮了一下,顯然,他知道龍魂主宰的名號:

“龍城之內?有多少強者?”

量天界主笑道:“諸位簽訂契約之前,龍城內的情報不能告知諸位,不過諸位也應該清楚,龍城之內,屬於界主與主宰的屍骸絕對不少,那是極危險之地。”

“龍魂主宰還活著嗎?”金翅大鵬主宰詢問。

“實不相瞞……”量天界主笑道:“龍魂主宰便是這一龍關的鎮守,實力在主宰之中也極其強悍,在龍庭之內,地位也頗高,當年一戰,死在了你們妖族的一位持弓強者的手中,早已隕落。”

“如今無儘歲月過去,隻剩下一絲殘魂。”

金翅大鵬主宰聽到持弓強者四個字,眼皮猛然跳了一下,顯然,他對持弓強者更加熟知,此時心中的震驚比知道龍魂主宰更多。

量天界主繼續道:“如今下方這陣法,便是龍魂主宰最後留下為本座留下的遺產。”

“之所以本座殺不了那個人族小子,便是因為那個人族小子不知道用了什麼奸計,竊取了這陣法的一些控製權,本座動手便會傷害陣法。”

“所以,才請諸位幫忙。”

“原來如此……”金翅大鵬主宰釋放精神力,掃視下方的龍血殿四周陣法,並回身看了一眼吞天蟻主宰。

吞天蟻主宰立即傳音道:“主宰級法寶若要留存,起碼需要分魂存在,龍魂主宰被那位殺死,隻有殘魂意誌存在,那麼這法寶必定不是主宰級,對我等冇有威脅……”

“而且,既然他無法殺死其他控製者,就說明他對下方陣法的掌控不足,威脅更小。”

“這量天界主此言非虛。”

金翅大鵬主宰點了點頭,吞天蟻主宰和他的想法相同。

便轉身看向量天主宰:“可。”

“可以簽訂契約。”

隨即,在恐怖的龍城通道之內,十幾位主宰,開始與量天立下血契。

而下方,

將一切看在眼中的陸川,卻將心直接提了起來!

有詐!

第一,龍魂主宰可不是隻有殘魂留下,而是通過特殊方法留下了一道完整的意誌,比分魂還要強大!

第二,量天界主明明可以直接殺掉鐘煌!方纔就要動手了!他卻告訴眾多主宰他出不了手……

他,在欺騙一眾主宰!!

他要對一眾主宰下手!

如此行為……簡直瘋狂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