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靈魂空間中,張燁欣賞著自己強化後的靈魂。

原本的靈魂是半透明的,而現在,他的靈魂無比凝實,也愈發潔白。

靈魂強度強了十倍不止!

“這提升也太大了……”張燁感慨道。

【畢竟差點就死了,不大怎麼行。】暗燁笑了笑。

張燁也笑了笑,看向坐在他身旁的暗燁。

兩人冇有言語,就這麼坐著。

終於,還是張燁忍不住了。

“前輩,如果我真的醒不過來,您真的會那樣做嗎?”

暗燁轉頭看向他,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疑惑。

暗燁笑了笑,搖搖頭。

【我會占據你的身體,但我不會那樣做。】

【我是為了拯救人族,又不是真的瘋子。】

【況且你也是在為人族而戰,算是我的戰友,我又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來。】

【再者……】

【你身邊那小丫頭可不是吃素的。】

聞言,張燁像是了卻了心病一般,暢快地大笑了起來。

“謝謝!”他鄭重道。

若不是暗燁不斷刺激他,他也不可能達到現在這種程度。

這聲謝謝,無比衷心!

暗燁隻是擺擺手:【好了,被你颳了這麼多下,我的靈魂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傷,需要沉睡恢複一下。】

【趕緊出去吧,彆打攪我睡覺。】

張燁聞言,連忙問道:“真的冇問題嗎?”

【能有什麼問題,真有問題,我也無法以靈魂姿態活上千萬年。】

【彆太小看我,小子。】

聞言,張燁也不再扭捏,點點頭:“好!”

下一刻,張燁的靈魂從人形化作了一團白光,顯然是意識退出靈魂空間了。

暗燁也隨之鬆了口氣,而後捂著胸口,沉默不語。

他不是張燁,靈魂無法自愈,同時他也冇有身軀,無法蘊養靈魂。

他的靈魂傷到了,就是真的傷到了。

但他不會告訴張燁。

他是守護者,不應該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他不過是一個戰敗者,死不足惜。

張燁的未來和人族的未來掛鉤,那纔是最重要的。

……

甦醒過來,第一眼就看到了白關心的小臉,張燁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起來。

“小白,過去幾天了?”張燁抱著白柔軟的身子,輕輕問道。

“十二天了。”白說道。

張燁點點頭,比上次短了三天 ,但提升大了不少。

雖說體魄上冇有多少變化,隻是隨著氣血的自然運轉,身體強度提高了一丟丟而已。

但精神層次的力量卻和先前天差地彆。

靈魂得到強化,精神層次的力量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張燁伸出手,意念一動,強大的精神波動盪漾而出,白立刻感受到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包裹。

她緩緩飄了起來。

而後張燁又是心念一動,精神力凝聚成針,飛逝而出,窗外高空的一片雲朵上,立刻就多出了一個空洞。

當然,這隻是精神力最簡單淺顯的運用。

真正強大的,是這精神層次的力量能夠給術法帶來質變。

將精神力融合其中,他所有掌握的術法不僅力量會得到強化,法則會遠超從前,而且還能夠對靈體亦或者類似特性的存在造成傷害。

比如虛空!

可以說,從現在起,張燁纔算是真正擁有對抗虛空的力量!

見張燁醒了,一直趴在張燁肚子上的一棵草也湊了過來,蹭了蹭張燁的臉頰,又回到了張燁的肩膀上,坐著蕩腳丫。

這是它的專屬位置,它很喜歡。

這時候,老祖宗來了。

嬉戲感受了一下,老祖宗麵露驚訝。

這提升,未免也太大了吧?

按倍算的?!

張燁體內那位本事真是有夠大的!

老祖宗點點頭,接著道:“山海城的精確位置,找到了。”

“原址應該是在……”老祖宗將翻越古籍也推衍出的精確位置告訴了張燁。

“你帶他回去後,好生安葬,然後將這符籙,貼在他的墓碑之前。”老祖宗又取出一塊符籙,遞給張燁。

張燁好奇地問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輪迴之地被打崩了,空有魂路,是走不到儘頭的。”老祖宗緩緩說道。

“這符籙上有一道人間山河氣,能夠在他們踏上魂路之際,也給他們留下身後的指引。”

“一旦人族危難,他們想要支援,也可以通過這符籙回到人間。”

“那些先烈英魂,就是這樣守護人間的。”

“當然,要不要響應,是他們自願的,算是多一種選擇吧,也好過他們在魂路上看著山河破碎,卻無能為力。”

“那樣怕是死了都不得安寧。”

聞言,張燁鄭重地點了點頭。

而後老祖宗手一揮,一座冰玉之棺就出現在了張燁的麵前,裡麵,梁傾山麵露安詳。

“好了,快去吧,記得叫上梁家後人。”

“好!”張燁點點頭,以精神力托著冰棺,帶著白快速遠去。

相比於法則,精神力的運用更加便捷,更加多樣化。

畢竟法則生於天地之間,多迎合自然,而精神力則完全來自張燁自己,可以隨他意誌所變化,用著更加順手。

多用,也有助於精神力的增長。

一邊朝著閩地飛去,張燁一邊聯絡了梁良鏘。

“老梁,你在南天學院嗎,我現在去接你。”

梁良鏘秒回:“在呢,我在洗衣服呢~”

“隊長大人要帶倫家去哪裡啊?”

聽著這柔和的聲音,張燁腦海浮現出梁傾海的身影。

真的是好像啊……

而後張燁將梁傾山的事情告訴了梁良鏘,梁良鏘一下就沉默了。

張燁也知道,畢竟梁良鏘一直孤身一人,以前隻有師父作伴,這時候突然多出一位犧牲的先祖,那心情自然是複雜到難以言喻的。

消化了一會兒後,梁良鏘點點頭:“好。”

很快,張燁就抵達了南天學院,剛落在地麵上,就看到梁良鏘如蜻蜓點水般飛速掠來。

來到張燁麵前,他一下就被張燁身後的冰棺吸引了。

彷彿有種靈魂的呼喚,他怔怔地走到了冰棺前,透過那剔透的冰棺,看著那位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梁家先祖。

他不由自主地磨了磨自己的臉頰,又磨了磨冰棺。

隨後突然笑了笑:“我就說嘛,師父還騙我說我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我也是有家人的嘛~”

“雖然隔著輩分有點大,時間有點久,但沒關係。”

看著梁良鏘臉上的笑容,張燁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如果是孤身一人,他估計自己很難保持梁良鏘這樣的心態。

就這樣,張燁和梁良鏘一起出發了,朝閩地詔城的一個小城鎮飛去。

根據老祖宗所述,山海城應該是在依山傍水之地,不過那裡的空間被打碎了,此時應該是再摺疊空間中。

那處小城鎮,就是山海城曾經的一角。

而與此同時,張天彥也得到訊息。

地窟暴動增強了,他也立刻帶著見證者小隊前往鎮壓。

這一次的暴動,前所未有。

連摺疊空間中封印的那些強大怪物,也開始現身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