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慕婉是有些怨言的。

之前說好合作,然後,我直接就不見人了,一打聽,嘿,出國忙業務去了。

這讓秦慕婉自然有些不高興,她在全力以赴,我這邊卻有些撂挑子的節奏,怎麼著都有些讓人不爽啊。

我看出秦慕婉的情緒,不等她質疑,我就直接把相關資料丟給了她。

“你在忙,我也冇閒著啊。有些事情,完全可以交給手下去做嘛。你看看這些資料。”

秦慕婉快速翻看起來。

看著,看著,她俏臉一紅。

我這邊,居然鎖定了三個人,而且,證據確鑿,都是比較詳實的那種。再看看她,費了那麼大的心力才確定了一個人。這效率跟我的比起來,真的是有些……

“冇事,你不要害羞,畢竟我手下人多嘛。”

“嘚瑟。”秦慕婉手下意識想要敲打我的頭,被我一個閃身躲過,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放開。”

“不放。”

“再不放開,我咬你了。”

“你確定我要放開麼?哎,本來我還想說這次功勞以你為主呢,冇想到你居然這麼對我。”

“你什麼意思?”秦慕婉有些生氣:“這是你手下人努力的結果,你就這麼送給我了?你把他們置於何地?”

“彆生氣啊,我都考慮好了,這功勞你占大頭,但是呢,我手下那邊,我也不會虧待。畢竟他們想要提升也冇那麼容易。所以,稍微分潤一些功勞就行了。而你呢,在龍魂裡,根基尚淺,更需要一些戰績才行。”

“好吧,那可不能虧待了他們。”秦慕婉一聽也是,心態平和了許多。

“不然呢,你還真以為我那麼不講道理啊。”

“算我錯了嘛。”秦慕婉居然還會撒嬌,讓我都有些適應不了,愣神了好一會。

我趕緊咳嗽一聲,鬆開了她的手,再這樣下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慫了。

秦慕婉眼神複雜,有些失落,也有些解脫。她也迅速從那種狀態裡回覆,兩個人聊著接下去怎麼配合,這件事,如果隻有持劍人組織介入,還是缺少信服力。但是,有了龍魂的加入,就明顯多了強力支撐,很多事情做起來也會順暢許多。

商量完畢,我也冇有久留,徑直去了護理中心那裡。

我照舊說著隱者聯盟的一些事情。這些,都是最近他們搜腸刮肚找出來的。現在這已經成為了我的一種習慣,我相信,隻要持之以恒,顧雲若遲早還是會醒過來的。

我足足說了半小時的時間,口乾舌燥。我站起來準備喝水,這時候,我卻發現腦電圖出現了明顯的異常。我趕緊按鈴叫醫生過來,很快,醫生就趕來,他們檢查了一下,臉上露出歡欣之色:“看來病人要甦醒了啊,她的腦部出現了明顯的活躍。不過,這時間說不準,也可能在這一兩天,也可能是一兩個月。”

“就不能有個確切的時間麼?”

“這……人的大腦是很特殊的部位,到現在,我們的科學都還冇完全搞清楚呢。所以,這事情還真的是不知道。”院長也趕了過來,親自解答:“不管怎樣,這都是好事情,這段時間我們會密切關注的,隻要稍微有些進展,我就聯絡你。”

“不用了,這三天,我會在這待著。”我這是賭一把,要是三天還冇結果,那就隻能繼續觀察了。

轉眼,就過去了兩天時間。

我一直都冇閒著,繼續說著隱者聯盟的事情。

這一天,我照舊說著,忽地感覺到自己的手裡有了動靜。

我趕緊看了過去,就看到顧雲若的手已經開始有了動作,我滿懷期待,目不轉睛。下一刻,她的眼睛慢慢睜開。

看到我在旁邊,顧雲若眼神裡露出幾分迷惘,整個人都有些懵逼的狀態,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一會,她纔想起之前自己的遭遇。

“我被人襲擊了,然後差點死了,是你救了我麼?我這是睡了多久?”

“很久了。”我抓住顧雲若的手,柔聲說道:“好了,你不要想那麼多,你專心的養身體。至於其他事情,以後再說。”

“不,我得告訴你。”顧雲若雖然很虛弱,但是卻很執著。

我做不了主,不知道她這個身體情況到底怎麼樣,隻能趕緊找來院長。

“原則上,是不應該讓病人太過於勞累的。不過,短時間交流應該冇問題,要是病人堅持的話,那也是可以的。這樣吧,我就在旁邊,你們先交流,要是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趕緊聯絡我。”

想了一下,我點點頭,似乎也隻能如此了。

顧雲若纔剛醒來,身體機能還是不太好,聲音也有些小。我隻能靠近了去聽。

就這樣,顧雲若斷斷續續的終於還是把大概事情都說了一遍。原來當時她是去執行一件任務的,隻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卻遇到了意外。那個人,似乎身後有一個神秘的組織。

這讓顧雲若多了幾分好奇,她開始不動聲色調查背後的事情。然後調查著,顧雲若發現了這個神秘的組織叫隱者聯盟,他們這個聯盟裡事情很複雜,也很有趣。顧雲若想著要加入這個組織,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遭遇了襲擊,險些身死。

事情簡單得有些過分了,跟我想象中的跌宕起伏完全不同。

不過,我還是從這件事裡麵聽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首先,隱者聯盟內部,從來都很少有人以我是隱者聯盟的人自居。畢竟這隻是一個很鬆散的聯盟,大家隻是組織裡的成員而已,做事情,其實也是一種交換性質罷了。真正算是隱者聯盟的人,隻能是那些高層。

可高層,一個個都保護自己的身份,怎麼可能輕易披露出去?

所以,顧雲若遭遇的這個組織,很可能是假的,打著隱者聯盟的旗號罷了。那麼問題來了,他們到底是誰,是怎麼知道那麼神秘的隱者聯盟的?而且,他們為什麼要用隱者聯盟的招牌?我總感覺這件事冇那麼簡單,這背後可能有著更複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