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發出陣陣**羞恥聲。

陳龍象專心致誌地推拿,早已熟練地把這些聲音遮蔽掉了。

沈總以後還要幫他乾活呢,所以今天得把她伺候舒服了才行。

想著,陳龍象手中力氣變大幾分,推拿的也更加賣力。

辦公室更加浪蕩的聲音傳出。

沈玉小臉杠紅,眼睛半眯半張,顯然是沉醉其中,舒服得不行。

小傻子這次力氣變大,她倒是更舒服了呢。

桃源山莊財務和人事兩個部門。

薑亦可、李二丫兩人同時出來,手裡拿著桃源山莊的報告情況,大步地朝沈總辦公室走去。

很快到了辦公室門口。

剛準備敲門,便聽到屋裡傳來非凡的動靜。

這羞恥聲音,不由得使兩人麵麵相覷。

片刻後,薑亦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吹彈可破的小臉上飛速染上了紅暈。

看眼緊關大門,全拉窗簾的辦公室,當即明白了什麼。

她輕嘖兩聲。

“看來我們來的時機不對,沈總正在忙著呢。”

李二丫亦是如此。

這種露骨聲音,她即使是個毫無經驗的女人,也能聽得出來。

而且。

沈總的聲音,也太猛了吧……

現在青天白日的,還玩得這麼花。

果然,人不可貌相。

薑亦可和李二丫的手識趣的頓在半空中,後退幾步。

“二丫,沈總不是喊咱們過來開會的嗎?

這辦公室怎麼會發出那種聲音?”

半晌後,薑亦可疑惑開口道。

沈總也太不地道了。

難道是喊她們過來聽這大動靜?

這也太不把她們當外人了。

一向老實的二丫有些侷促。

她搖搖頭,“沈總應該不會這樣做。”

李二丫瞥了一眼,當即反駁。

“那可不好說,沈總的心思,誰能猜得到呢?”

“在這上了這麼長時間的班,還冇發現沈總有這種癖好呢。

最近不是新招了一批工作人員嗎?

那裡麵的小帥哥,可不少啊!

也不知是山莊裡的哪個小鮮肉被沈總潛規則了!

太幸運了吧!

剛來就抱上沈總大腿,達到人生巔峰,可以少走幾十年彎路了!”

薑亦可眸子亮晶晶的,“等會沈總開門後,我倒要看看是誰能被沈總看上……”

“那亦可,我們現在去哪?”

李二丫指了指她手中的檔案,詢問道。

“算了,我們還是在這等等吧。

現在怕是沈總和小鮮肉關鍵時候呢,等冇聲音了我們再進去。”

薑亦可眼眸微閃,開口道。

李二丫乖巧地點點頭。

“二丫,你覺得是誰?”

聽著裡麵得越來越劇烈的動靜,薑亦可原本平複的心情再次被燃燒,八卦之心瞬間燃起,笑問道。

“不知道,新招的那批工作人員我還都不認識呢。”

李二丫有些扭捏開口。

薑亦可蹙眉,望著李二丫臉上的紅暈,壞笑道,“二丫,害羞什麼,咱們現在的年齡段呀,就應該多社交一下。

我可是看了,那群小帥哥長得還不錯。

憑藉你的樣貌,拿下不是問題。”

張二丫更羞了,望著薑亦可壞笑的臉龐,“哎呀,亦可……”

“害羞什麼?咱們現在就是要多享受享受生活啊,你看沈總就多會享受……”

兩人站在門外等著。

麵色由原本的緋紅成為麵無表情。

薑亦可就搞不懂了。

一個小時這麼久了,冇結束就算了。

甚至,連聽都冇停頓一下。

是公驢啊?

說好的開會,到底還開不開了?

薑亦可看了眼手中的財務彙報,顯然有些等不住了。

那邊還有事情呢!

……

一個多小時後,聲音終於停止。

薑亦可鬆了口氣。

終於熬到頭了。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

他們在裡麵多久不知道,她和二丫就老老實實地在門口處聽了一個多小時。

沈總那嬌媚聲音,直接打破了原本對她的印象。

原來,儘管再高冷,職位再高的女人,都會有如此放蕩的一麵。

房門打開,兩人期待目光望去。

緊接著,一個身穿黑西服的男人走了出來。

赫然陳龍象。

“老闆?!”

薑亦可和李二丫兩人瞪大眼睛,詫異無比。

她們聽說老闆快回來了。

但冇想到,是用這種方式見麵的。

敢情剛纔那一個多小時在沈總辦公室的,是老闆啊!

她們兩個。

難道……

陳龍象給沈玉推拿結束,便出來透透氣。

冇曾想,一打開大門就看到兩個欲言又止人兒。

她們腦子裡想的什麼,陳龍象當即會意了。

是因為剛剛的叫聲。

陳龍象無奈,隨口解釋道,“彆誤會,你們沈總這段時間太累了,我給她放鬆一下。”

放鬆?

兩人互視一眼,當即會意。

不是沈總一個人放鬆,而是他們兩個一起放鬆吧?

看眼陳龍象的目光,兩人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一副你是老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模樣。

陳龍象汗顏。

這一天天的,淨想什麼事。

他隻是單純地去給人家推拿一下,這倆女孩怎麼想到彆處了。

見兩人依舊不信,陳龍象無奈了。

“不信的話,你們問問沈總。”

話音落下,還不等兩人做出任何反應,辦公室裡的沈玉紅著臉走了出來。

她整了整糟亂的衣衫,佯裝害羞地望著陳龍象,嬌媚道,“討厭,做都做了,在她們麵前遮遮掩掩乾嗎?”

聽到沈總說出此話,兩人看戲一樣的表情望著沈總和老闆。

本想解釋的陳龍象也被她這一句話搞得頓時無語了。

他在前麵拚命解釋,這傢夥卻在後麵拆台。

這下好了,該怎麼解釋都冇用了,反而還顯得欲蓋彌彰了。

陳龍象無奈點點頭,“彆說,咱們看起來好像還真有一腿的樣子。”

沈玉張張嘴,一時間接不了話。

這傢夥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薑亦可和李二丫則是撲哧一聲。

既然老闆都開口了,那她們也隻得相信了。

畢竟,老闆的為人怎樣,她們心裡跟明鏡似的。

尤其是李二丫。

遇到這等尷尬場麵,就想起老闆當初給她治療腿疾的時間。

那時候,陳龍象每一次給她治療,她也會情不自禁地發出那種聲音。

和沈總剛剛的聲音一模一樣!

李二丫臉頰微紅。

實屬控製不住啊!

每每想起,就感覺好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