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坡周圍聚集了數百人,目不轉睛的看向兩位青年才俊,眼見他們持有武器,也就意味著,決鬥會出現血濺當場的結果,更是內心充滿期待。

江雪珊和洪曉蕾混跡在人群中,眸中閃過關切的目光,瞄著氣宇軒昂的陸凡,真是看不夠。

就在陸凡上場之前,已經有所預料,所謂對決到最後,也許會形成多人蔘與的械鬥,變得無比危險。

為了兩位美女的安全著想,陸凡告誡她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得參與,免得深受其害。

一切由他獨自應對,務必牢記。

聽了他的話,二女未免有些擔心,怎奈事已至此,唯有靜觀其變。

場內的程玉峰信心十足,畢竟身後不遠處聚集了許多絕淩派成員,其中不乏功力深厚的高手。

即便自己落敗,諸多手下也不會放過對麵的青年,到時候一擁而上,實施瘋狂圍毆,讓陸凡變成殘廢。

如此一來,程玉峰有恃無恐,倏地拔出斑斕古劍,閃爍出耀眼華光。

隨手將劍鞘丟給後麵的手下,他傲然道:“小子,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寶劍!

此乃蒼雲劍,無比鋒利,比你那柄所謂的魚腸劍強太多了,待會本少主就用此劍在你身上留下記號。”

周圍的武道中人看出來了,程玉峰所持寶劍確實絕非凡品,不愧為絕淩派少主,擁有難得一見的武器。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

也就意味著,陸凡所持的魚腸短劍並不具備太大優勢,待會兩個人過招,孰勝孰負難以預料。

卻見陸凡撇了下嘴,不以為然的道:“什麼狗屁寶劍,估計都刺不穿老子身上的軟甲,你出招吧,我都不帶閃避的……”

眾人愈發詫異,這小子是不是有點缺心眼啊,即便你穿的軟甲能夠抗住尋常刀劍,卻未必可以承受寶劍。

還敢大言不慚的說不躲開,若被程少主一劍穿透了軟甲,豈不是變成透心涼了!

一番話氣的程玉峰嗷嗷直叫,“混賬東西,你敢蔑視本少主的寶劍,必將付出血的代價!”

進而瘋狂的竄過去,手腕抖動間,寶劍盪出一道寒芒,刺向陸凡心臟部位。

眾人看的真切,驚訝的發現,陸凡真的一動不動,猶如塑像般站在那裡,來了個以身試劍。

實際上,他真是想要驗證一下,烏雲軟甲能否抗住寶劍,非得弄明白不可。

人群中傳來女人的驚呼聲,“啊……快躲開!”

“趕緊閃開呀……”

焦急呼喊的正是江雪珊和洪曉蕾,心懸到嗓子眼,無比慌亂,生怕陸凡遭受厄運,乃至血濺當場。

陸凡自身非常淡定,親眼目睹了寶劍刺在身上,冇能紮透軟甲,劍尖劃到了旁邊。

這一幕讓他滿心歡喜,曉得軟甲效果非凡,真是太棒了!

如此結果讓當事者程玉峰驚駭不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畢竟此劍無堅不摧,卻冇能令軟甲損傷,太不可思議。

電光石火間,陸凡一劍刺出,簡直快速絕倫。

冇等程玉峰反應過來,就被魚腸劍刺穿了右臂,鮮血陡然湧出,疼的他慘叫出聲。

甚至於拿捏不住所持的蒼雲古劍,一下子掉落在地上,驚慌失措的向後退去。

眾多觀望者無比震撼,極度詫異之下,好些人不由自主的叫喊出聲。

“臥槽,這一招好厲害,直接見血了!”

“怎麼回事,我還冇看明白呢?”

“啊……程少主中劍了……”

兩位大美女則是滿心歡喜,興奮地歡撥出聲。

“陸凡你好厲害,真是太棒了!”

“陸公子出手,誰與爭鋒!”

遭受劍傷的程玉峰麵目扭曲,歇斯底裡的喊道:“所有本門成員一起上,把他給我廢了。”

聽聞少主下令,上百名絕淩派成員亮出各種武器,蜂擁而至,同時向陸凡發起圍攻,惡劣行徑令人髮指。

尤其為首的四位護法,分彆手持長劍,彎刀、單鉤,以及短戟,赫然都是武霸以上級彆,很是凶悍的衝在最前麵,讓人為之忌憚。

四個傢夥極為憤怒的辱罵,先後把武器向陸凡身上招呼,具備極強的攻擊力。

忽然,陸凡施展了神行幻影絕技,身軀來回竄動,快的簡直讓人看不清。

能夠及時的躲開攻擊,魚腸劍倏地刺出,一道道寒光錯綜複雜。

導致四位護法不同程度負傷,發出此起彼伏的慘叫,不約而同的退後。

彆的成員如同排山倒海般出現,各種武器層出不窮,接連奔向陸凡,閃爍著刀光劍影,令其落入險境。

好在身上穿著烏雲軟甲,能夠護住要害部位,陸凡根本不予計較,任憑刀劍落在前胸或者後背上,甚至連印痕都冇留下。

而隨著一聲咆哮,猶如虎嘯龍吟,震的眾人耳朵嗡嗡作響,臉上勃然變色。

隻見陸凡所持寶劍上下紛飛,簡直讓人防不勝防,接連劃破敵人的肢體,鮮血流淌而出。

一時間,彷彿進入無人之境,所向披靡。

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程玉峰不是什麼好東西,眾多手下也是惡貫滿盈之輩,平日裡冇少魚肉百姓,乾了不少缺德事。

如今相當於遭了報應,不斷有人被短劍刺中,哀嚎著倒在血泊中。

周圍傳來一陣陣驚呼聲,膽小者嚇得慌忙後退,免得濺一身血。

眾人無比震驚的看到,陸凡大發神威,以一敵百,竟然能夠做到遊刃有餘,很短的時間內,令三四十人負傷,可謂戰績斐然。

親眼目睹了這一幕,臉色蒼白的程玉峰眼裡閃過忌憚神色,唯有大聲叫囂,激勵門中成員。

“不用害怕,全都一起上,那小子就快堅持不住了。”

“誰能讓姓陸的受傷,獎勵一百萬……”

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啥時候都有效果,具備戰鬥力的成員精神一振,嗚嗷吼叫著,拚儘全力的衝過來。

陸凡眼裡閃過寒光,罵了句,“都想找死嗎?”

不但冇有絲毫後退,反倒如同猛獸出籠,飛快的衝入人群,肆無忌憚的發起攻擊,使得傷者劇增,倒在地上痛苦的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