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衣人一擊落空,心中正氣惱,卻正好見到一名手提竹劍的玄陽境修士朝自己衝來,麵罩掩蓋下的臉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意。

“真是自不量力!既然著急送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說罷,他手中大刀亮起一道刀芒,朝著王鐵柱狠狠砍去!

“哎呦!好可怕!”

王鐵柱尖叫一聲,竟然丟下了竹劍,撒開腳丫子朝一邊逃跑而去!

“好小子!莫跑!”

黑衣人眉頭一皺,連忙追了上去。

見王鐵柱逃跑,東方煒和齊垣均是麵色一變。

唯有宮玉屏表現正常,獨自一人在剩下五名黑衣人中間遊走盤旋,倒也絲毫不落下風。

看著王鐵柱和黑衣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了夜色中,齊垣暗罵一聲,撐著靈力不多的身體,加入了戰場,幫助宮玉屏緩解壓力。

畢竟他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如果宮玉屏一死,他也不能獨活。

而且如果扛過了這次困境,還需要宮玉屏幫他們破解禁製,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幫她。

與此同時。

東方煒因為王鐵柱的逃跑,顯得有些心不在焉,麵對白雲鶴的迅猛攻勢,節節敗退。

“敢在和道爺我交手的時候分心?找死!”

隻聽白雲鶴一聲怒罵,揚起雙爪,揮出道道爪影,朝著東方煒連續打去。

“喝!”

東方煒連忙揮動靈劍招架,不想動作卻慢了半步,被爪影狠狠的打在了身上!

“噗!”

他麵色一紅,張口吐出一道鮮血,身體朝後倒飛而去!

“東方道友!”

見到東方煒受傷,宮玉屏麵色大變,身體一晃,竟然分化出兩道分身來。

這一幕,也是讓黑衣人們動作一頓。

趁著這個空隙,她飛身趕到東方煒身邊,卻見他麵色慘白,胸口處一道爪印正在不斷散發出腥臭的黑氣,看上去十分可怖!

朝他嘴中塞了一粒解毒丹藥後,宮玉屏抬頭朝白雲鶴望去。

“你是魔修?”

“嘿嘿嘿……小美女可不要血口噴人,道爺我可不是魔修!隻不過……”

白雲鶴抬起一隻手,隻見這手的模樣極其怪異,和他矮胖的體型相比,顯得過於修長消瘦,通體烏黑,閃爍著金屬般的光澤,指尖還有道道鋒利的寒芒。

“這不過道爺這‘紫金五毒爪’,確是襲自魔門功法不假!哈哈哈哈!”

聞聲,宮玉屏俏臉遍佈寒霜,雙眼死死盯著他,原本清脆悅耳的聲音泛起了一股涼意。

“既然修煉的是魔門功法,便與魔修無異!拿命來!”

說罷,宮玉屏嬌喝一聲,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根長鞭,朝他飛甩而去!

“嘿嘿嘿!小美人好凶!道爺我好愛!哈哈哈!”

而與此同時。

處理完黑衣人,並且得到了想要情報的王鐵柱,從遠處的草叢中出現。

剛好聽到宮玉屏高聲呼喊的“魔修”二字,立刻麵色一變,喚出太炎劍,朝他們飛遁而去。

“魔修已經出現了?這麼快?”

等王鐵柱趕到戰場之時,隻看到東方煒暈倒在地上,胸膛處有道黑手印,還在不停散發著一股腥臭渾濁的氣息,和魔氣十分相似!

“真的是魔修!”

王鐵柱心頭一震。

抬眼望去,隻見宮玉屏正甩著一道長鞭和白雲鶴打在一起,而後者雙爪揮動之時,還有著道道黑氣散出!

“原來這廝就是魔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哈!”

來不及多作思考。

宮玉屏已經在白雲鶴的進攻下,出現了敗退的趨勢。

於是王鐵柱手中靈劍一亮,抬手間,便打出了須臾無相劍訣中威力最強的風雷式,直衝白雲鶴而去!

而此時注意力都放在宮玉屏身上的白雲鶴,哪裡注意到周圍有其他人出現。

他隻聽到一道風雷交雜之音傳來,尋聲望去,便看到一擊裹挾著風雷之力的劍光朝他襲來!

“什麼?!”

白雲鶴隻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便被這道劍光透體而過!

宮玉屏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劍光嚇了一跳,見到被攻擊的人不是自己,方纔鬆了一口氣,連忙朝後望去。

隨後她微微一愣,因為出劍者不是彆人,正是方纔逃跑的王鐵柱!

“王道友……”

她正欲開口問話,卻見王鐵柱麵色嚴肅的朝她飛撲而來!

“小心!”

宮玉屏心中一震,還冇來得及回身,就被王鐵柱一下攬在了身後。

!

一道金石交鳴的聲音響起,王鐵柱看著打在自己靈劍上的這隻黑爪子,雙眼眯起,看向了爪子的主人。

“你果真是魔修!”

隻見白雲鶴右胸處有一個拳頭大的血洞,正朝外滲著一股股的鮮血,嘴角亦是如此。

他麵色猙獰的盯著王鐵柱,咬牙說道:“好小子!區區一個玄陽境,竟然能使出這等手段!

不過,想來你也冇有了再釋放的能力,待會道爺就把你的心肝刨出來下酒,用以補償道爺我虧損的氣血!”

“哦?”

王鐵柱眉毛一挑,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

“誰告訴你,我冇有再發出一擊的能力?”

“嗬嗬,休想矇騙道爺我!”

白雲鶴冷笑道:“你一個玄陽境修士,卻能釋放出來如此強力一擊,要麼是強大的符寶,要麼是高等的靈器,不論是哪一樣,都需要消耗巨量的靈力!

你若一擊之後隱藏起來,或許我還會有幾分忌憚,冇想到你卻選擇了出手搭救這個小美人,真是愚不可及!哈哈哈哈!”

“嘖嘖……你的見識還是太少了,就讓你好好看看,到底是誰愚不可及!”

說罷,王鐵柱靈劍一挑,將白雲鶴彈飛出去,隨後太炎劍再次揮動,又是一記風雷式打出!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不是……”

冇等白雲鶴說完,風雷劍氣便已攻到了他麵前。

已經嘗過一次風雷劍氣威力的他,自然不敢大意,立刻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粉色的手帕,扔到了麵前的空中。

這手帕迎風而張,頃刻間便化作了一道淡粉色的屏障,將其牢牢護在其中!

“哎不是,你一個黑老粗,竟然用這麼粉嫩的法寶?”

麵對王鐵柱的嘲諷,白雲鶴陰冷一笑,“此乃上品防禦靈器,雲衣帕!你有能耐就破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