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馮丹秀落地之後,乾脆利落的吐出了一大口的黑血,徹骨的寒意讓他甚至連動都難動上分毫,“首都雪家,果然厲害……”

馮丹秀喃喃說出這話之後,直接乾脆利落的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雪傾城連忙衝到了林二蛋的身邊,有些緊張的看向了林二蛋,不過轉而林二蛋就給她比了一個‘冇事’的手勢,現在他還需要繼續將戲演下去!

因為全程的轉播很多人都在看呢!

“二弟!我的蠢弟弟啊!你這是何苦呢!!!”

林二蛋撲到了馬布裡的身前,這個傢夥是自己的棋子!

所以他要馬布裡物儘其用!

伴隨著林二蛋的哀嚎聲,剛剛被嚇得到處跑的記者們也大著膽子湊了上來,他們將鏡頭對準了此刻的馬布裡。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馬布裡已經是徹底的完了。

“醫生!醫生!快點讓醫生過來!”

林二蛋一邊大喊著一邊不停的給馬布裡下達著命令。

垂死馬布裡也在這一刻猛然抓住林二蛋的手說道,“國王殿下,不,哥……我對不起你,我真的對不起你。我本以為一切能夠按照我預想的那樣發展的,我本以為……咳咳……”

馬布裡吐出了好幾口的鮮血,整個人的精神飛快的委頓了下去,眼見如此,許多的記者眼中都露出了幾分悲傷之色。

他們雖然從剛剛的各種場麵之中都瞭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都知道猿國現在的一切都源於馬布裡的自私。

都源於馬布裡和狼國的合作。

可現在看到馬布裡捨身衝出保護國王的模樣,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感動呢?

或許一切都是觀唸的分歧吧?

就在不少記者都默默擦著眼淚的時候,林二蛋便開始控製著馬布裡將諸多狼國這些年在猿國的黑料都抖了出來。

所謂綁架國王還有公主,然後各種搞事隻不過是最近發生的事情!

他們還利用所謂的資金還有技術支援的名頭占據了猿國大量的礦產生產地。

甚至有狼國著名的公司在猿國之中搞出來一個專門收保護費的路霸類型的組織,宛若是劫匪一般。

馬布裡喃喃的說著,最後將目光放在了記者的鏡頭之上,甚至露出了一個好似終於滿意的笑容。

直到這一刻,馬布裡才終於閉上了眼睛。

無數的閃光燈再一次閃耀而起,最後直到林二蛋一聲悲痛欲絕的夠了,他們纔算是停手。

整個記者釋出會並冇有繼續下去。

“雖然我還有很多話想說,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就先這樣吧。”

伴隨著這句話的落下,所有的記者都明白,今天的記者釋出會結束了。

但是所有人都很滿意。

今天他們拿到的料實在是太爆了好不好!

猿國國王揭開了三國之間的糾葛,其中所有的不利證據全部指向了狼國!

甚至為此,猿國國王的親弟弟,有著王候爵位的馬布裡身死,在臨死之前更是揭露了數之不儘的狼國黑料!

不過……

馬布裡並冇有死,在記者麵前裝死隻不過是為了能夠演的更加逼真一些罷了。

在剛剛的時候,林二蛋的九龍真氣一直在馬布裡的身體之中的運轉,甚至直接讓這個傢夥堅持來到了宴會廳的後麵。

有林二蛋在,彆說隻是捱了一記紙刀的馬布裡冇事了,就連硬生生吃了雪傾城全力一擊的馮丹秀也被林二蛋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換句話來講,今天還真的是隻有凱莎受傷的世界完成了呢!

另外一邊的凱莎近乎於直接吐血,他看著螢幕之中顯示的一切簡直要抓狂了!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啊!

周圍的手下看向凱莎的眼神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不得不說,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精彩了!

一場記者釋出會直接讓狼國的處境變得極為難堪起來。

其實一開始隻有林二蛋的說辭還冇有什麼!

但是凱莎卻非要先後派出了馬布裡和馮丹秀!

前者的出馬做實了馬凱奇提供的資金全都來自於狼國,甚至還有嫁禍給夏國的嫌疑!

其中更是將馬凱奇賣了一個乾乾淨淨。

後者的出馬則是更加的讓人不忍直視,馬布裡徹底背叛他們,捨身救下了國王,乃至於最後還將他們的黑料抖了一個徹徹底底。

可以說,凱莎的兩手棋下的人眼睛發黑,這群人真的是覺得頭皮發麻了。

“凱莎總裁,我認為……”

“你認為什麼!這裡我還是老大!你認為!你認為有個屁用啊!”凱莎瘋狂的砸著桌子。

剛剛開口的手下嚇得立刻把縮起了脖子。

老大如此生氣他也不敢說什麼了。

其他人也都是如同驚弓之鳥一般,默默的看著凱莎再一次化為桌麵清理大師,將好不容易被他們收拾好的桌子再一次清理了一個乾乾淨淨。

“啊啊啊啊!姓林的,我跟你勢不兩立!!!!”

凱莎再一次發出了怒吼,而與此同時她被扔在地上的平板上麵傳來了通訊請求。

僅僅是看了一眼,她的臉色就更加的不好看了。

因為發來訊息的不是彆人,正是那個讓自己嫉妒到發狂的女人!

“凱琳!!!”

凱莎盯著平板的螢幕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將那螢幕已經摔的裂開的平板電腦拿起來。

滑動接聽。

“凱琳,如果我是你的話,這個時候絕對不會打電話過來嘲笑我!你們夏國有句話說得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

凱莎的話還冇有講完,另外一邊的蘇雨欣就開口了。

“凱莎,我並不是來嘲笑你的。我隻是想要提醒你一下……”

“你要提醒我什麼?提醒我繼續這樣下去將會被博士徹底的放棄嗎?我當然知道,我不需要你提醒!”

凱莎狂笑起來,聲音之中帶著十足的癲狂味道。

“嗬嗬嗬,我知道這一次失敗之後,我等於是丟掉了公司在猿國佈置了接近二十年的暗線。我回到公司之後,必然會被評定價值,大概率成為試驗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