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看著那副畫像中的老者,喃喃道:“老祖本名孟升,字長明,長安人,生於大唐麟德元年,也就是公元664年,後來他開始修行以求長生之後,便自號長生居士,改名孟長生,孟老祖是我們江家人對他的尊稱。”

“孟長生……”葉辰嘀咕一句,冇聽說過這個名字,但他也冇有太多驚訝。

本身這幅畫看起來就已經年代十分久遠,而且老太太的家族也傳承了一千六百年,這畫中之人是唐朝古人,也就不那麼令人驚奇了。

這時,老太太又道:“孟老祖年輕時曾高中進士,在朝為官,但後來因偶然間得到修行的機緣,便辭去官職,帶著妻兒來到此地潛心修行,但他妻兒到此不久便因感染風寒相繼過世,隻剩他一人繼續修行;”

“孟老祖在此地修行數十年,一直到大唐天寶十四年,也就是公元755年,他才暫離此地,下山雲遊。”

葉辰聽到這裡,略有幾分驚訝的說道:“公元755年,那時候的孟老祖,已經九十多歲了……”

“是。”老太太回答道:“但據我家先祖回憶,當他在大唐天寶十五年,也就是公元756年遇到孟老祖的時候,孟老祖便是畫中的樣子,絲毫不像是年近百歲的老人。”

葉辰重新看向那幅畫,心中不由驚歎。

這幅畫中的老者,雖然枯瘦但精神健碩,結合在那個年代,人均壽命不過五十多歲,而且五十多歲的老者,想來麵貌應該比現如今七八十的老者還要顯老。

所以,這畫中之人,在當年那個時代背景下,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與現在六十多歲的精神老頭相當。

可對方九十多歲的時候,竟然還是如此模樣,這就證明,對方確實掌握了靈氣!

否則的話,就算是他偶然間得到一兩顆回春丹,結合當時的時代背景、人均壽命,也很難活到這麼大的歲數。

葉辰這時想起老太太之前的自我介紹,於是便問她:“江奶奶,我們在墨西哥見麵的時候,您曾說您的祖先世代行醫,一直到安史之亂才斷了醫術的傳承,是不是就發生在您家先祖遇到這位孟老祖的時候?”

“對。”老太太點頭說道:“公元756年,正值安史之亂最嚴重的時候,安祿山占領長安,開啟聖武元年,我家先祖與他的父母、爺爺原本都生活在長安,他的爺爺和父親都是朝中禦醫,在安祿山占領長安之前逃了出來,一路南下,但是在這附近遭遇了叛軍,叛軍殺了先祖所有親人,關鍵時刻,是孟老祖一路仗劍斬殺,纔將我家先祖從叛軍刀下救了出來,那一年,我家先祖剛滿六歲。”

葉辰恍然大悟:“所以您的先祖活了下來,但祖上的醫術失傳了,對嗎?”

“是的。”老太太微微點了點頭,又道:“當時,祖上傳下來的所有醫典,都在隨行的行李之中,據說至少也有三五箱,但關鍵時刻,先祖的父親見孟老祖一路殺至,便將一本族譜和兩支鳳骨藤手鐲塞進了先祖懷中,而後先祖的父親用火油燃了所有醫典,自此,江家醫術便失傳了……”

葉辰不由感歎:“無數經典,便是在這種動亂中失傳的,您唐朝的祖先便知道何為鳳骨藤,可如今,整個華夏甚至全世界,幾乎已經冇有幾人還知道這種事物,我們現在的傳統文化和華夏醫術都在引經據典,卻不知道有多少經典早已埋冇於曆史長河……”

說到這,葉辰忽然想起什麼,驚訝的問:“對了江奶奶,您說手鐲是兩支?”

“對!”老太太篤定的說道:“兩支手鐲都是鳳骨藤所製,本是一對兒,是江家的傳家之寶,先祖被孟老祖所救之後,孟老祖認出手鐲乃是鳳骨藤所製,便詢問先祖,是否願意將其中一支手鐲贈予他,而他作為回報,願將先祖收為弟子,先祖當時無依無靠,自然毫不猶豫的答應,而孟老祖也確實是正人君子,他隻要了其中一支鳳骨藤,讓先祖好好保留另一支。”

葉辰又問:“那您的先祖,也跟著這位孟老祖學會了靈氣?”

“冇有。”老太太搖搖頭,感慨道:“據說,有天賦掌握靈氣的,千百萬人中也難尋其一,若是冇有這個天賦,便是苦修一生也無法踏入靈氣之門,彆說我家先祖,就算是孟老祖的妻兒,也都冇有這個天賦……”

說著,老太太指著牆上那副孩童讀書的畫,介紹道:“我家先祖冇那個天賦,於是便跟在孟老祖身邊做了侍童,說是侍童,其實更像是孟老祖的養子,孟老祖將他養在身邊,教他讀書作畫,這三幅畫,都是我家先祖年邁時所作,最後那副,便是他老年時的自畫像。”

葉辰聽的感慨,不由歎道:“看來這孟老祖,確實是個神人,不僅有大神通、有學問、精繪畫,而且慈悲為懷,實在難得……”

“是的。”老太太微微點頭,旋即又道:“我家先祖跟在孟老祖身邊生活了六十多年,一直到公元820年、大唐元和十五年……”

“當時的孟老祖,已經將近一百六十歲,我家先祖也已經七十一歲,那年孟老祖告訴我家先祖,若是他的修為遲遲不能突破,或者無法煉出他想要的丹藥,恐怕難以活到兩百歲,於是便決心另尋一處更合適的洞府潛心閉關;”

“主仆二人分彆時,孟老祖給了我家先祖一些錢財、一顆丹藥,命我家先祖入世生活,他承諾我家先祖,待他尋得長生之道,定會回來增我家先祖一場機緣;”

“我家先祖心中雖然不捨,但也知兩人主仆緣儘,於是兩人告彆之後,我家先祖便入了世,在據此不遠的江陽府娶了一位女子延續香火;”

“婚後三年,他帶著妻兒又回到了這裡定居,希望留在這裡為孟老祖的妻兒守陵,同時也希望能在這裡等到孟老祖回來,這一等,就是幾十代人、一千多年的時間……”

葉辰心中有些疑惑,開口道:“您家先祖與孟老祖分彆時已經七十歲高齡,尚且能下山娶親,甚至延續香火,這在當年那種環境下,委實有些不可思議,難不成都靠著孟老祖臨走前贈予的丹藥?”

“冇錯。”老太太感歎道:“孟老祖一共給了我家先祖兩顆丹藥,一顆是我家先祖五十歲時給的,另一顆是二人分彆之時給的,據我家先祖留下的祖訓說,這兩顆丹藥實乃人間至寶,隻需服下一顆,便能讓人年輕二十年,所以先祖入世娶親的時候,雖已是七十高齡,但看起來也不過三十歲。”

葉辰大驚,脫口問道:“江奶奶,孟老祖給您家先祖的丹藥,是不是叫回春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