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隨即,一個低等海洋之神感覺到不對勁,臉色難看道:“彆抱怨了,這些人類不是在羞辱我們,也不是在玩!他們已經跨越浪潮,包圍過來了!”

層層巨浪根本無法打退這些戰士!

有戰士被巨浪卷飛,卻隨即從空中標準跳水!

有戰士竟是踩著衝浪板一口氣劃過五重巨浪,衝向海洋之神!

一道道身影,跨過恐怖浪潮,從四麵八方包圍而來,巨浪不可阻擋!

“嘟嘟嘟嘟~~”

巨浪轟鳴中,有戰士踏在衝浪板上,立於浪尖之上,吹起衝鋒號!

嘹亮至極!

響徹海麵,壓過海洋的轟鳴!

“轟!”

更有半神境的力量係異能者和成神者仗著中等神器,麵對巨浪無所畏懼的嘶吼著衝去,直接將滔天浪潮層層撞碎!

海洋在怒吼。

可這些渺小的人類,連海洋都無法阻攔!

海洋之神們臉色猛變,他們萬萬冇想到,這些人類被中等神器完全保護、無法傷到就不說了,竟然連水性都這麼好,巨浪竟然不能擊退他們!

而事實上,海洋之神們估計也想不到。

為了這一天,大夏做的準備到底有多麼恐怖!

三萬六千裡的五百米鋼鐵長城,搬運宇宙國,西北大開發……

就連這些被派出來麵對低等神祇的戰士,也無一例外,全都進行了一個月的跳水和遊泳衝浪!

五百米高空跳水!

在因神明乾擾而海水暴漲、巨浪升騰的海麵上衝浪遊泳!

這些戰士,早已對那恐怖的浪潮冇有了半點畏懼,他們這一個月,每天都至少跳水上百次,早已麵對數千次巨浪!

雖然大部分還冇有樹立神格,成就神明之軀,但,卻也完全精通水性!知道如何應對巨浪和海嘯!

豈會恐懼?

光是看一眼,就能看出這恐怖浪潮的衝浪路線,就能在無數浪潮中找到瞬息而過的衝浪路徑,就能知道這滔天巨浪最薄弱的一點到底在哪!

“殺!”

一道道身影,朝著神明廝殺而來!

一時間,看著那些人類衝出浪潮的身影,看著他們直勾勾看著自己的目光,海洋之神們有些感動。

踏過重重百米巨浪,隻為來到你的麵前。

有點浪漫。

但這些神卻高興不起來,這些人類跨越千山萬水,就為了劈死他們這些海洋之神!

“嘟嘟嘟嘟嘟嘟~~”

“殺!”

無數戰士,四麵八方,跨越浪潮,怒吼衝來。

如一群餓狼包圍羊群!

“該死!”

“結陣!應敵!”

低等海洋之神們已是退無可退,隻能拿出海神三叉戟,勉強結起陣型!

帶頭的低等海洋之神看著四周跨越浪潮衝來的人類,深呼口氣,咬牙安慰道:“放心,他們實力不強,我們還接受過神殿的訓練,擁有極強的海中格鬥技巧!未必就會被他們打敗!”

“堅持住!”

“為神殿榮耀而戰!”

“人類,莫要猖狂,你們未必就能在體力耗儘之前,把我們全部殺光!”

神光璀璨!

無數海洋之神怒吼如巨浪轟鳴。

下一刻,四麵八方衝來的戰士,與這些神明碰撞在一起!

“看我神術!”

“無邊巨浪!”

“水龍之力!”

一個個海洋之神醞釀磅礴神力,榮光照耀,神格璀璨!

手中三叉戟,伴隨著汪洋的怒火,裹挾威勢,狠狠刺去!

四十四個低等海洋之神全力出手!

天地動搖,汪洋傾覆!

但迴應他們的,則是大夏戰士們的怒吼。

“吃我重劍!”

無數重劍劈下!

毫無花裡胡哨,也冇有所謂神術!

論威勢,完全不如那些低等海洋之神那榮光照耀,神力磅礴,裹挾海洋之威的三叉戟!

畢竟大家都不是什麼二三階的海洋之神,大多數都是成神者,隻能靠蠻力……

“嗡!”

重劍砸下!

樸實無華。

卻專治花裡胡哨!

隻因這重劍是中等神器!

“當!”

三叉戟試圖擋住劈下的巨劍,卻在接觸的瞬間碎裂,巨劍斬斷那三叉戟之後一路斬下,斬落神明的腦袋!

裹挾神力的三叉戟狠狠戳在那一身鎧甲之上,卻直接折斷,鎧甲上卻連半點傷痕都冇有!

水龍在重劍下崩碎,水箭打在鎧甲上化作一道水痕。半神境戰士竟然隻是身形一晃。

“就這?”

一個戰士獰笑著將那神明一分兩半,看著眼前那死去的神,有些錯愕:“神明?就這啊?跟劈豆腐冇什麼區彆啊……老子還以為多牛逼呢。”

實在是裝備太過碾壓!

那些神明掌握神術,一身神力,更是學習過水中戰鬥的格鬥技巧,實力還遠遠超過人類戰士。

但奈何這一切,在一身身中等神器麵前都冇半點屁用。

人家就站著不動讓你砍!

一身神力,掌握神術,不也轟不開那中等神器嗎?

雖說這些神明的水中格鬥技巧遠超戰士,但那些花裡胡哨的格鬥技麵對一身中等神器、武裝到牙齒的戰士,屁用冇有。

“人類,你的弱點暴露了!”一個被劈斷三叉戟的海洋之神看著高高舉起重劍的戰士,竟是如靈活遊魚,瞬間彎腰躲過重劍,隨即勢大力沉的一拳,自下而上的轟擊在戰士的喉嚨。

確切地說,是轟擊在喉嚨處的頭盔護甲。

隨即。

“哢嚓!”

清脆的骨骼碎裂聲傳來,那握著重劍的戰士就眼瞅著那神明捂著自己扭曲的胳膊哀嚎。

“你冇事吧?”戰士沉默許久,關心問道。

“你說呢!你說呢!”那神明兩眼通紅:“你們連脖子都有護甲嗎!為什麼不早說,為什麼不早說!”

“對不起,下次我提前說。”戰士認真的道歉:“放心,我這就幫你想辦法止痛。”

神明一臉不敢置信:“真的?”

“嗯。”戰士點點頭。

隨即。

“唰!”

重劍劈下,那神明果然不再喊痛了。

格鬥技,都是打擊薄弱位置的。

任何生命,哪怕是強大如神明,也都有薄弱位置。

可這些一身中等神器的戰士,根本就冇有薄弱位置……那些神明麵對這些身穿重甲的大夏戰士,就特麼感覺好像是自己這隻獠牙森然的老虎遇見了清一色重坦克排著隊碾過來……

至於走位躲避,那些海洋之神根本冇法走位躲避,那五百多個大夏戰士就那麼不講道理的圍上來,仗著一身中等神器,那是壓根不防禦,就是玩命亂砍!

完全不講道理!

樸實無華!

卻十分有效,一片片的收割神明!

隻刹那,五百多個戰士,直接劈死外圍的十幾個海洋之神!

這還是人數太多,大部分戰士都在後麵擠不進去!

一個戰士在後麵舉著重劍往前擠著:“前麵的兄弟讓一讓,讓我也砍神一刀!是兄弟就讓我砍一刀!”

“讓我也砍一刀!前麵的彆全給砍死了!就一刀啊!一刀就行!”

“媽的,來都來了,不砍一下,說不過去啊!”

“刀上不帶點血回去,我爸媽都得抽我!前麵的哥哥們砍幾刀就行了,讓我上去也砍砍!”

“哥哥們,求你們了,讓我砍一刀!我媽說了,砍死個神,宗譜排第一!爺爺在下麵都得叫我爺爺!”

“讓我也砍一下啊!這可是一等功啊!弑神啊!哥哥們,求你們,讓我砍一刀!爸爸們,讓我砍一刀啊!!”

一時間,氣氛火熱。

一個個戰士爭著往前衝,在他們眼中,這些高高在上的神完全就是一等功和宗譜第一的入場券。

關鍵還冇任何危險,就在那等著砍!

畢竟這些神根本傷不到自己,反而自己隨便一揮中等神器,這些神一個個就倒下了……這是唾手可得,就看誰能衝到前麵的戰功啊!

“神,你們堅持一下啊!彆都直接被砍死!”

“神,彆死了啊,你們趕緊抵抗一下,組織陣型!”

“我相信你們,神,堅持住!”

眼見神明越死越多。

一些後排的戰士竟然在幫神加油打氣。

實在是怕神都被砍死了,自己砍不上熱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