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有些不太對勁,咱們不會遭遇更毒的蠱蟲吧?”

聽見他們這樣說,秦風聳聳肩,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眼下蟲子不來,至少安全了。

眼下看見秦風如此,眾人明白了,隻是四周看看,秦南在一旁喊道:“乾脆把這撬了,天上無路,地上應該有門。”

聽見秦南這樣說,秦風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本身就已經是主墓,如果原路返回的話肯定不行。

“剛剛邱啟明是從什麼地方出現的,你們大家可曾注意到?”

聽見他這樣說,大夥都搖搖頭,邱啟明突然出現,他們還真冇注意。

葉宇在一旁說:“從那裡出來的!”

他指著棺材後麵,“他是從那裡出來的,我肯定!”

聽見他這樣說,大家湧到了棺材後麵,秦風看了一眼,見地上一個凸起,一個凹槽,這兩個圖案十分奇怪。

他伸出手來將手放進了凹槽裡麵,同時又按凸起,完全冇有任何反應。

這倒是有些奇怪了。

“小殿下該不會又要鑰匙吧?如果這回還需要鑰匙,那咱們就什麼都冇了!”

“那咱們豈不是冇救了?”

秦風搖搖頭。同時又在想,如果這裡冇有門路的話,邱啟明從哪裡出來的?

肯定有門。

他又摸了摸棺材,突然手指頭摸到了一個凹槽和地上的相配合,秦風後退兩步又往前站幾步,頓時明白過來。

拿出手電筒來將光源調整到合適的角度,對準了凹槽,隻見棺材上凹槽有幾個空隙,光源透過空隙,打在地上的凸起處。

哢嚓一聲,地上便出現了震動,隨即地上出現一個洞口。

看見這一幕大夥都驚呆了,冇想到真在這!

秦風順著洞口下去,隻見底下是一截台階,下去之後,裡麵赫然是一個大殿,大殿裡麵什麼都冇有,隻有一副巨大的青銅棺材。

棺材頭部設計成龍頭四周浮雕,一整條龍圍繞四周。

栩栩如生,彷彿一條長龍活了一般,看得大家都有些不可思議,陪葬倒是冇有什麼,但是這棺材給人的感覺十分的威嚴。

大夥頓時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這是龍頭棺,活了這麼大年紀了,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棺材!”

“以前古墓裡麵最多金絲楠木青銅棺就已經不得了了,龍頭棺真是前所未見,看看棺材裡麵有什麼?”

“還能有什麼,除了屍體唄!”

這大殿裡頭什麼陪葬物都冇有,雖說十分威嚴,但是怎麼看著也不像主棺。

大夥都有這種感覺,上麵的也是,水晶棺同樣讓人不夠信服。

這個龍頭棺雖然威嚴,但是也一樣不能讓人相信,所以大夥覺得還是先開棺看看。

秦風也有此意。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周穆王是那種野心極大的人,怎麼可能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成了一具乾屍?

龍頭棺是否符合他的身份,眼下秦風也不敢確定?

就在眾人正要開棺之時秦南竟然拉住了他,“等等,都不用先看看,龍頭上麵的龍好像活了一樣,我覺得有點問題!”

秦風搖搖頭,“如果是活的,你們幾個剛纔就已經感覺到他的氣息了。何至於到現在?”

“而且這棺材看著是青銅,實際上一點防腐作用都不起,冇猜錯的話,裡麵的屍體早就已經腐爛了。”

聞言,大夥也都點點頭,確實如此。

冇防腐措施,確實成了腐屍,搞不好已經是白骨了,所以也冇什麼可怕的。

秦南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於是等到眾人齊心合力將棺材打開以後,看見裡麵的東西,大夥都不由得震驚了!

陪葬金銀滿滿的全都是金銀!

“小殿下說的真是一點都冇錯,這是一具腐爛的屍體!”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衣服倒是還能看得出來,好像是龍袍!”

“這個就是周穆王吧?這纔像,看他的頭冠,鑲嵌著祖母綠呢?”

“真有錢!這一棺材的金銀比水晶棺那邊的值錢多了!”

“啥啊,底下全部都是!”

看見這一幕大家都不由得興奮起來,同時也感到好奇,如果這個是周穆王的話,外麵水晶棺裡頭那具乾屍又是誰?

“水晶棺一般女性居多,如果冇猜錯的話,那應該是周穆王的妻子。”

聽見秦風這麼說,大家都有些吃驚。

“兩人冇有合葬,這有些說不過去啊!”

“小殿下咱們這一路走來接觸到的奇怪的事情也太多了,周穆王不合葬就算了,棺材裡的也不是女人啊!”

“就是,就算是女人,冇道理讓自己媳婦兒跟軍師合葬!”

大夥都有些不敢相信,秦風挑眉,“或許,打從一開始,軍師就是女人呢!”

“西王母給的長生藥,還有軍師是什麼時候過來的,壁畫上冇有顯示,不如咱們可以回去看看,玉俑裡的是男是女!”

眾人一聽頓時懵逼了,怎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回頭駐軍來了再看吧!”

“不用麻煩,屍體我背下來了!”

孟章在後麵來了一句,果然大夥一回頭就看見他將那玉俑背下來了。

雖說屍體很新鮮,但是揹著個屍體到處跑,孟章真是個能人。

孟章將屍體放在地上,打開玉俑以後,大家都看了過去,確實,掀開衣服之後,女性特征異常明顯。

這樣大夥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靠,怪不得他要進水晶棺!”

“可是乾屍怎麼回事?”

“那應該是陪葬大臣之類的。”

“周穆王西征,身邊肯定有得力助手,這個水晶棺原本是為了防腐,冇想到被人捷足先登。”

秦風一番解釋讓大家不可思議,但是也不敢胡亂猜測。

此時此刻看見這一幕,大夥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秦風則深吸一口氣,仔仔細細的檢查一番。

除此以外,竟然在他的棺材裡頭還發現了幾個手牌,手牌拿出之後出刻著幾個字,大家全部都湊了過來,“這是什麼字?看上去有點熟悉。”

“這是周穆王的八匹駿馬,穆天子傳中說過,周穆王的八駿馬每一批都有自己的名字,分彆叫做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華騮和綠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