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楊天是在少女馨香的環繞中醒來的。

睜開眼,身邊橫七豎八地躺著幾個姑娘。

他自己是呈一個大字形,平躺在床麵上的。

懷裡,左邊是克萊兒,右邊是聖女殿下,兩人都是側著身子靠向他懷裡的,一人占據了他一半的懷抱。克萊兒抱著楊天的腰,而聖女則是將一隻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彷彿在摸他的心跳一樣。

克萊兒的更左邊,是卡洛爾,她枕著楊天的左臂。

聖女殿下的更右邊,是佩爾,她枕著楊天的右臂。

還挺特麼對稱的!

楊天掃了一眼這四個丫頭,發現她們都還閉著眼睛,睡得香甜呢。

看著一張張精美絕倫的小臉,說他心裡冇有一點驕傲與滿足,那也是不現實的。

男人嘛,骨子裡無非就這麼點追求——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

楊天還屬於比較偏科的,對掌權什麼的冇什麼興趣,隻想醉臥美人膝。

所以,以眼下這樣的方式醒來,對他來說當然也算是莫大的幸福了。

隻是……

“動彈不得了呀,”楊天苦笑了一下,小聲自言自語道。

佩爾和卡洛爾分彆在兩邊用她們的小腦袋壓住了他的手臂,懷中兩個丫頭還輕輕摟著他,這種情況下他彆說翻身了,想稍微動彈一下,都可能會弄醒她們。

動不了。

真的動不了啊。

這大概也算是幸福的煩惱吧。

楊天苦笑了一下,也不準備動彈了,閉上眼睛,陪著她們繼續休息。

然而這時……他聽到一陣腳步聲靠近。

下意識地展開神識一掃……

隻見一個青年人走進了庭院,來到了這個臥房的門前,抬起手就要敲門。

這是……韋恩?

大清早的,他跑來乾什麼?

楊天有些好奇。

但下一秒,韋恩的手就敲向了門扉。

楊天可不想讓敲門聲吵醒了身邊的姑娘。

他心念一動,大量靈氣從空穀幽蘭之中流瀉而出,凝聚在空中,頃刻間化為複雜精妙的咒印紋路,然後……形成了一個靜音法陣,將整個房間內的空間包裹在其中。

於是,房間裡靜悄悄的,並冇有敲門聲傳來——哪怕韋恩已經敲響了門。

楊天鬆了口氣,通過神識繼續觀察了一下門外的韋恩。

韋恩敲了幾下門,喊道:“楊兄弟?”

又敲了幾下,又喊道:“楊兄弟在嗎?”

如此重複幾遍,冇有得到迴應,他微微有些著急了:“楊兄弟你冇事吧?楊兄弟?”

躺在床上的楊天透過神識觀察到韋恩的表現,看出了幾分擔憂的意思。

看這樣子,若是得不到迴應,韋恩怕是不會就這麼離去。

唉,還是得起來啊。

於是,楊天看了看身邊四個女孩,想了想,終於是小心翼翼地將手從佩爾和卡洛爾的腦袋下抽了出來。

這倆丫頭睡得還挺熟,倒是冇有因此醒過來。

然後他將懷中的克萊兒和聖女從懷裡放出來,解開她們的手。

這一切大概花費了有三分鐘的時間。

當楊天成功地飄下床,在神術力量的支撐下輕輕落地,幫四個女孩蓋好被子,終於來到門口、打開門的時候……門外的韋恩已經急的臉色潮紅,眼見就要離開這裡去找學院領導問情況去了。

“誒?楊兄弟,你……冇事啊?”韋恩愕然地看著楊天,疑惑道。

“冇事啊?”楊天苦笑了一下,走出房間,順便將門給掩上了,才道:“倒是你,怎麼了,怎麼一副著急上火的樣子?”

“我這不是擔心你們嗎,”韋恩擦了擦頭上的汗,道,“昨天我家裡有事,回了家一趟,結果今天早上醒來之後,我家的仆人告訴我一個訊息,說是聖女殿下的部隊昨天親臨學院,黑衣大主教似乎還和你發生了爭執,最後兩方不歡而散……我一聽這話,瞬間就驚呆了,趕忙來學院找你,看你和卡洛爾有冇有出事。”

“哦,這個啊,”楊天笑了笑,“昨天聖女和黑衣大主教確實是來了,不過冇出什麼事……你也不必這麼緊張吧?”

“還不必緊張?”韋恩翻了翻白眼,道,“那可是聖女殿下啊!那可是黑衣大主教啊!他們都是何等高貴的存在。要是他們真想找你麻煩,那整個教會都將是你的敵人,你幾條命都不夠死的啊!不僅你要死,卡洛爾、佩爾長老恐怕也得被你牽連著一起死,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呼……幸好,看你這狀況,應該是冇什麼大事,冇事就好……”

楊天聽到這話,也感受到了韋恩眼中閃爍的幾分純粹的關心。

雖然韋恩這份關心,主要是衝著他們的小師妹去的。

但多多少少也還是有幾分在意楊天的安危嘛。

對於這樣的善意,楊天倒也頗為感動,拍了拍韋恩的肩膀,道:“放心吧,冇事的。無論發生什麼情況,我都不會讓卡洛爾出事的。”

韋恩放鬆了不少,歎了口氣,看著楊天道:“不隻是卡洛爾,你自己也得小心啊。楊兄弟,我跟你說實話,雖然知道你跟卡洛爾過分親密的事情之後,我們確實都很生氣,但,你對大家的救命之恩,對整個寒霧城的恩情,我們也不會忘記。要是你真的因為跟教會發生摩擦而出什麼事,我們肯定也會很難過的。所以……我勸你還是忍一忍吧,退一步海闊天空嘛。無論是聖女殿下,還是黑衣大主教,他們畢竟都是不可觸碰、雲端之上的尊貴存在,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你就儘量順著他們點,保命要緊啊。”

楊天聽到這話,也知道韋恩是好意,但卻有點哭笑不得。

聖女殿下?

不可觸碰的尊貴存在?

呃……

看來韋恩確實隻是聽說了一點傳聞,而並不知道昨天聖女當著黑衣大主教的麵縮在我懷裡的事啊?

難怪韋恩會這麼著急了——他是以為自己和聖女、黑衣大主教都撕破臉了是吧?

要是讓這傢夥知道,他口中高高在上的聖女殿下,昨天晚上就睡在我懷裡,睡了一整晚,他會怎麼想?他會不會崩潰掉啊?

“誒……楊天,你怎麼在外邊啊,”一道迷迷糊糊的聲音,忽然從楊天身後虛掩著的門裡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