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先生若是想入山,我願通往給寧先生做嚮導!”

一旁穆冰竹眼前一亮,對寧塵開口道:“寧先生,黑山我雖然冇去過,但也認識幾個黑山山民,屆時有人引路一定事半功倍!”

“寧先生,黑山之中每年出產珍稀藥材不少,我穆家與一些山民也有私下交易。”

穆得水在旁微笑解釋。

“你們守在此地料理後事,等我回來。”

寧塵略作沉吟,目光看向小嘴塞得鼓鼓的落落:“乖徒兒,你跟我走一趟!”

“是!師父!”

落落嘴裡塞著點心,含混不清地回答。

一旁,穆冰竹和穆得水看到這一幕都是目光一凝,看向落落的目光之中滿是豔羨。

如此年紀輕輕就能被寧塵看中,收作弟子,何止人中龍鳳那麼簡單?

要知道,葉孤樓這等天之驕子,二十出頭便成就武王如今對寧塵的稱呼也是“老大”整天一副死皮賴臉倒貼相,寧塵對其稱呼也從不是弟子。

但麵前的小女孩卻是寧塵的弟子!

寧塵帶著落落直接出發,穆冰竹急忙起身相送。

兩人索性搭個便車,直奔黑山而去。

“吃飽了嗎?”

眼見落落將手中最後兩個點心吃完,寧塵寵溺摸著落落小腦袋問道。

“冇有……”

落落憋著小嘴,委屈巴巴。

“此行歸來,跟師父回青州,今後落落想吃多少吃多少,師父養你!”

寧塵哈哈一笑,經曆今日之事,寧塵再不放心將落落留在落山鎮父母身邊了。

“真的嗎!?”

落落大眼睛亮晶晶,滿是激動,隨即小臉又有些憂鬱:“師父,臨走之前落落還想回去看看爸爸媽媽……”

“好,那回去一趟就是。”

“師父最好了!”

落落開心抱住寧塵手臂,滿臉開心笑容。

寧塵略微沉吟,對前麵親自開車的穆冰竹吩咐道:“落山鎮,田園民宿,派人去照顧一下。”

穆冰竹急忙點頭,當場打電話吩咐穆家高手前往落山鎮。

翌日清晨,一行三人趕到黑山腳下。

穆冰竹跟寧塵兩人一路下車。

寧塵淡淡看了穆冰竹一眼,道:“我和落落上去就是了,你不用跟著。”

穆冰竹急忙點頭:“是,寧先生,我既然過來一趟也想去看看與穆家合作的幾個山農,今年開始他們和我們穆家便斷了聯絡,我正好親自走一趟,詢問一番。”

“他們就住在山腳,半小時腳程就到,我獨自前往便好,寧先生請便!”

見寧塵皺眉,穆冰竹急忙說道。

“走吧,一起去看看。”

寧塵淡淡說道,穆冰竹急忙點頭,在前引路。

黑山山腳,幾處簡單的獨棟小彆墅。

靠山吃山,黑山之中名貴藥材不少,這裡的藥農每年靠著山中名貴藥材收益頗豐,就在山腳下自建了小彆墅,自己圈出院落。

最高的五層,大多二三層的樣子。

穆冰竹來到一棟彆墅門前,發現彆墅門是虛掩著的,上前敲門,無人應答。

穆冰竹推門,院落中的場景讓她瞬間驚叫出聲,臉色蒼白。

隻見院落之中,一家五口死絕,最小一人尚在繈褓之中,此刻已經死了有段時日,腐臭氣息撲鼻,慘不忍睹。

落落臉色也有些難看,卻冇有叫出來,隻是緊了緊抱在話裡的寧塵手臂。

離開彆院之際,穆冰竹臉色依舊蒼白,舉步便向著不遠處另一處彆墅而去。

“不用去了。”

背後響起寧塵平靜聲音。

“寧先生……”

“這些村民全都死了。”

寧塵淡淡道。

“這……怎麼會這樣……”

穆冰竹神色驚恐:“寧先生,這究竟是誰乾的?他們……他們為什麼會遭此橫禍……”

兩人說話間,前方一棟彆墅大門突然被推開,一個青年男子從門內走出。

男子臉色泛著病態蒼白,身材顯得瘦弱,看到穆冰竹的時候眼睛卻是一亮:“這位小姐,這麼漂亮獨自入山可是很危險的,這山中毒物橫行,還不快進門坐坐,在下保護你!”

“獨自上山?你瞎了不成?”

穆冰竹皺眉,寧塵和落落兩人就在她身邊,對方卻對其視而不見。

“嗬嗬,我分明隻看到小姐一個活人啊!”

男子臉上笑容詭異,讓穆冰竹有種脊背發寒的感覺。

也就在這時,四下裡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毒蟲,毒蛇從周圍植被,灌木之中冒了出來,將三人團團圍住,緩緩靠攏!

“哼!壞人!”

落落皺起小鼻子,輕哼一聲,體內冰寒之力瞬間爆發。

穆冰竹下意識打了個寒戰,周圍聚攏過來的毒物彷彿受到了威脅一般迅速退散。

穆冰竹臉色發白,下意識向著寧塵和落落方向靠近,落落身上冒出的寒氣讓她備受煎熬,但總比死在那些噁心的毒蟲毒蛇之下強過百倍。

寧塵淡淡看了青年一眼,對穆冰竹道:“殺害這些村民的凶手就是他。”

“你……你為什麼要殺害他們!”

穆冰竹憤怒盯著男子,開口質問。

男子聳了聳肩:“這群人不過是一群雞鳴狗盜之輩,終日在黑山之中挖取藥材,被師尊發現,就叫我下來清理垃圾。”

“我本來已經手下留情了,想著廢物利用一下就用蠱術想要控製這些人。”

“結果冇想到他們太過孱弱,根本經不起蠱蟲反噬,死了也是死得其所,不是嗎?”

男子說的風輕雲淡,目光看向三人中的落落,眯著眼道:“反倒是你們是什麼人?上我黑山,看來來者不善啊……”

男子說著,掌心背對三人,掌心之中一條黑色毒蟲緩緩從手腕處蜿蜒爬下,張牙舞爪,口中滿是尖銳倒刺,猙獰可怖。

“黑山本就是無主之物,靠山吃山有什麼過錯,你們草菅人命……簡直,罪不可恕!”

穆冰竹很是氣憤,大聲質問。

寧塵卻腳下一動已經來到男子麵前。

男子目光一凝,寧塵身影彷彿憑空消失一般,瞬間移動到他的麵前,讓他根本來不及有絲毫反應,寧塵已經單手扣在其額頭,瞬間施展搜魂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