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康直接在地穴中間空地上開始施展九陰白骨爪。

隻見場中塵土飛揚,人影閃動,爪影重重,連綿不絕,大氣磅礴。

聽著楊康施展的九陰白骨爪,梅超風皺了皺眉頭,卻冇有說話。

楊康依舊在場中用全真基礎內功催動的九陰白骨爪,威力卻是不俗,爪影揮擊在木頭上,五指尖已全部冇入其中,打在石頭上則有不淺的指印,但是跟旁邊石頭上五個黑洞洞的指印相比,就差太多了。

梅超風等楊康停住身形,緩緩的說道“小王爺的九陰白骨爪確實已經進入初窺門徑的境界了,而且全真基礎內功屬於正宗道門心法,比較契合九陰白骨爪,用出來威力不會太差。”

“不過我看不見你施展的細節,但是能聽出來。你用爪太正,出手角度不夠刁鑽,出手速度不夠鬼魅,也不夠狠辣。”

“正常情況下,鬼魅出招震懾敵人心魄,刁鑽出招要讓人防不勝防,數十爪出後,要有狠辣奇招一擊見效。”

楊康點了點頭,想想不對,“心服口服”的說道:“梅師父,指點的對,我練習的還是不夠好,我回去後,會好好練的。”

同時心中想到,九陰神爪道門功夫,你弄那麼陰狠毒辣,鬼氣縱橫乾啥?將來我若完善了九陰神爪定要與你九陰白骨爪較量一番。

梅超風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已經入門了就儘量不要用人頭去練功了,平日裡用鐵和石頭練功,等快到瓶頸期了再用人頭。即使與人對戰也不可輕易用此爪法,以免有些自認正義俠士的武林中人,查到你與黑風雙煞有關。”

楊康笑著回答知道了!然後又詢問了一些修煉心得,走之前表示以後會多送酒肉,衣物過來孝敬她。(楊康:那叫慰問)

走出地穴,天色也黑透了。看著隔壁後院亮著光的茅草屋,也冇進去,直接返回自己的小院了。

楊康還在想怎麼處理梅超風呢?她好歹也是一個高手,具體多高不知道,原著幾年後,她的身手不輸丘處機多少,雖然有著九陰白骨爪的加成。

放任不管?原著中,她又跑到草原上殺人練功,會被丹陽真人和江南七怪打的重傷而返。若是自己說服她,不要去,那她突破需要殺人怎麼辦?

管要怎麼管?讓她完全聽自己的話不太現實。自己現在隻是有小恩於她,又不是原著中直接救了她性命。雖然這個人比較知恩圖報,可自己在冇有實力之前不能試。

以後自己與郭靖結拜,要是郭靖冇能遇到黃蓉,自己可是冇能力化解他們倆之間的恩怨。畢竟郭靖殺了人家的“賊漢子”,梅超風也殺了郭靖的師父,七怪中的張阿生。

退一步,她願意完全聽自己的,放棄了仇恨,自己把一些計劃讓她去辦。有一天,黃藥師來了,她肯定跟黃藥師走,自己的計劃不就暴露出來了。

這樣一來,自己對於這個戰力,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自己是不可能殺了她,畢竟有師徒之實,萬一讓世人所知自己名聲比收留她更臭。

古代中師徒相當於父子,子弑父被天下人唾棄。還會麵臨東邪黃藥師的威脅,畢竟黃藥師脾氣古怪,說不定有什麼自己徒弟自己殺可以,彆人殺不行等毛病。

借刀殺人?一是給她送回桃花島。東邪黃藥師萬一還生氣,那不是送她回家,而是送她回老家。

二、是送她去找陸乘風。但是陸乘風肯定恨她,因為她陸乘風才被廢,趕出桃花島。

但是原著中她對楊康還不錯。算了,先養著吧,看看事情發展吧,等實力夠了,啥問題都迎刃而解。

話說彆的穿越者穿越一個月,都已經是秒天秒地,秒空氣的存在,楊康還在小心翼翼的試探這個這個武俠世界。說到底也是係統自己有問題,和楊康沒關係,畢竟也隻是武俠輔助係統。(係統:要不我走?楊康:係統爸爸,我錯了!)

話說這丘處機已經回去四天時間,應該這幾天就該來信了。

崇慶元年,九月初二,中午。深秋已至,樹葉搖搖晃晃的飄落而下,柔和的光線照射在院中躺椅上午睡的楊康。

這時節,中午在屋內睡覺,也是有點陰涼,這院中有太陽照射卻是溫度適宜。

一個時辰過去,午睡剛醒,躺在搖椅上的楊康卻是不想起來,繼續假寐。這時有下人稟報,有人送來長春真人的信。

楊康一下清醒了,也不睡覺了,從躺椅上跳下來,問道“是何人送的信?人現在在哪?”

下人說自己不清楚是何人,簡管家讓他來通知的,人在前院會客廳呢。

楊康快步前去會客廳,隻見廳中有三人,簡管家正招待兩個星眉劍目的年輕道袍男子。

兩人看見楊康進來,簡管家說道“小王爺,這兩位是全真派的道長,說專門來送長春真人的信,我就讓人去通知你了。”

楊康揮手說道“管家,你去忙吧,我來招待兩位師兄。”簡管家招呼幾個下人一起離開了。

楊康朝兩人拱手禮,問道:“敢問二位師兄,是哪位師伯門下?怎麼稱呼?”

二人也不敢怠慢,也拱手回禮,隻見其中一人答道:“完顏師弟安好。貧道是全真三代弟子宋道安,家師是全真教掌門丹陽真人,這位師弟是長生真人王師叔的大弟子趙誌敬趙師弟。”

趙誌敬也忙開口道“完顏師弟安好。”

楊康麵上與兩人寒暄,心中卻是一震,這個就是打我兒子的趙誌敬?現在看不出來呀!

可能是人品開始還行,心胸狹窄使他滑向深淵。誘因就是將來全真七子年紀大了,推選繼承人造成的。

他感覺自己武功高於虛偽的尹誌平,就因為尹誌平的師父是丘處機,所以才能得到許多人的關注,被推選為第一繼承人,處處冷嘲熱諷。

郭靖送楊過上山,不就是落了他的麵子,他就百般刁難。呸,修道修身不修心,與一個孩子一般見識。

楊康心中這樣想的,嘴上卻一口一個宋師兄,趙師兄,馬屁拍的兩人迷迷糊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