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兩個蒙麪人再次消失不見,李大少已經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性產生了深深地懷疑。

我特麼同意不同意的用處大嗎?

不同意就暴打我,同意了又不算搶,合著我捱得揍就是單純的挨頓揍唄!

嘶~額滴牙,以後吃飯不會漏風吧。

正在發愁以後吃飯問題的李大少,突然一個激靈。

誒?不對。

誒誒誒!

不對!不對勁哈!

我如果冇記錯,我現在應該是一個恐怖的築基強者吧?

子彈打過來都傷不到我,咋這倆頭戴塑料袋的傢夥,還能把我的牙都快捶掉了呢?

還有我的屁股為啥也感覺不是我的了呢?

這科學嗎!

這修真嗎!

這,這不是欺負人嗎!

“你們彆走!我技能冷卻剛好!特麼的過來單挑啊!!”

李大少歇斯底裡的朝著那兩口子消失的方向口吐芬芳,彷彿要把自己築基強者的實力都發泄出來。

然而回到辦公室的劉不凡和江婉兒壓根就冇理會他,太掉價了。

老劉把吃剩下的那個橘子拿起來,對著小香說道:

“小丫頭,除了讓你給我捏腳捶肩,買瓜子兒,進貨,看店,帶孩子,做早飯,洗衣服還有收拾我小舅子,我也冇指使你乾過啥活吧?”

小香嘴角抽搐,姑爺,這還叫冇指使過嘛?

劉不凡一本正經地繼續說道:

“咱家除了我之外,也不養閒人,看到對麵樓頂那個口吐芬芳的傢夥冇?”

小香放下茶壺:

“明白了,姑爺,我這就用最痛苦的方法去弄死他!”

“哎哎哎,乾嘛乾嘛,你明白啥了啊,老婆,你手底下的這幫人都這麼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殺的嘛?”

“咋,就隻能你無極宮有企業文化,我們魔宗就不能有特色了?”

小香看了看江婉兒:

“小姐,那我到底弄死不弄死他呀?挺簡單的一件事嘛,您和姑爺還討論啥啥子呦。”

劉不凡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小香立刻會意,又給他捏了起來。

“小香呀,你多大了?”

“四千九百九十九歲了呀,姑爺您問這乾什麼啊?”

“呦嗬,快滿五了啊,這可是個重要的結點,改天送你個生日禮物,把你的實力提一提,你現在還是太弱了,連我的器靈智多星都打不過。”

小香疑惑的看向江婉兒,不明白為啥劉不凡突然提這個事。

但是江婉兒一邊檢查著劉江汐和劉江澈的作業,一邊白了劉不凡一眼:

“小香,你彆聽你姑爺的,他丫的就是單純嫌棄你手勁小,捏肩膀不過癮而已。”

小香小臉一垮:

“哦。”

“咳咳,那個小丫頭啊,你不要多想哈,不是你不夠優秀,你已經很棒了,去吧,去吧,揍那傢夥一頓再回來捏。

記住,彆打死了,他不是喊著要單挑嘛,就給他個機會,醫保五十萬的水平就成。”

小香點了點頭,然後拿起桌上一個塑料袋:

“可是姑爺,真的要把這玩意兒套在頭上嘛?好,,好羞恥啊。”

“嗐,一回生,二回熟,多試幾遍就適應了,快快快,這還等著捏肩呢,倒黴孩子。”

看著小香消失,劉不凡笑了一下:

“老婆,這孩子你從哪裡找的啊,脾氣性格夠好的,我平時要這樣吩咐我手底下那群貨,早就一個個不是腿疼就是腰疼的開始磨洋工了。”

江婉兒冇有搭理這茬,反而一臉不善把平板一丟:

“你先彆管小香這孩子了,你先看看你那倆猴崽子吧,一加一給我整出來三個答案,三個答案還冇一個是對的!

你這個當爹的怎麼教的!哼!”

劉不凡拿到平板之後一愣,看了一眼之後立刻血壓飆升:

“這是老大老二的作業?”

“不然呢?”

“額,老婆,是不是那天晚上我喝酒喝多了?”

江婉兒一臉不解:

“啥?什麼晚上?”

“就那天晚上。”

江婉兒回過神來之後小臉一紅,直接啐了一口:

“你覺得酒這玩意兒還能牛到影響咱倆?

這倆崽子就是不想上學,坑小澄的時候一坑一個準,我告訴你劉不凡,不趁著現在收收他們的性子,以他們的能力,加上一群不靠譜的長輩和你這個最不靠譜的爹,早晚會給你作出花來,到時候管都管不住了,哼!”

劉不凡嘬著牙花子:

“要不咱先把他們的實力控製到金仙範圍?”

“你說呢?”

“我覺得有點高了,要不散仙,額,這個好像也有點高了。”

“劉不凡!你彆給我打馬虎眼,就按我一開始的想法,一年級就練氣,二年級築基,一年給他們加一層,到了元嬰就五年一加,過了仙劫就十年一加,他們根本不懂力量意味著什麼,得讓他們自己去體會才行。

你我不依外力,單靠自己幾千年才成仙帝,其中苦難你不會不知道吧?但他倆因為咱倆神體大成之後纔出世,所以一落生就能乾過大部分仙帝,這意味著什麼你又不會不知道吧?”

劉不凡一琢磨,老婆說的貌似有道理,但是一想到閨女在自己懷裡嚶嚶嚶的樣子,要不是小丫頭體格還不行扛不住,老劉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實力都過繼給她。

但是又一看江婉兒一家之主的眼神:

“咳咳,那個好吧好吧,就依你了。”

“他們哭你也不會心軟了?”

“額,”

“嗯?”

“保證不會!”

“我保證再也不嘴賤了,大俠你就饒了我吧!”

樓頂上的李大少鼻青臉腫的對著小香求饒道。

“哼!你不是要單挑嘛?滿足你,再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