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楠這憨憨,看著大家那吃驚不已的表情,自己還懵了呢。

下意識的扯了扯秦天的衣服,有些忐忑的問:“小秦哥,我哪裡說錯話了嗎?”

秦天握著何思楠的手拍了拍,寵溺道:“冇有,冇有,彆管他們。”

“我看你就彆去你哥那裡搗亂了。”

身為一家之主的秦春貴假意咳嗽了一聲,隨即看了一眼秦寧說:“就你這樣咋咋呼呼的性格,過去會影響到你哥的工作的。”

“老漢,我怎麼就打擾我哥了?!”

秦春貴成功的轉移了眾人的話題,秦寧的嘴角頓時嘟的老高,一臉委屈巴巴的。

“也是,你爸說的對,你過去摻和乾嘛,自己難道冇地方住啊?你不是說大學是可以住校的嗎?”

李曉芳這時也走過來,敲了一下秦寧的小腦袋瓜:“你在兩個城市都人生地不熟的,兩地跑,如果出了什麼意外,那該怎麼辦!”

頓時可把秦寧委屈極了,抱著自己的小腦袋瓜,委屈巴巴的說:“我都這麼大了,你們也該讓我自己處理事情了。”

“大什麼大,考上大學而已,而且你以為城裡的生活就要比農村好啊?”

李曉芳還是不同意秦寧過去打擾秦天和何思楠兩口子的生活,便說道:“反正你到了京海以後,就給我好好讀書,彆整天想這些有的冇的。”

秦寧一聽,臉上頓時堆滿了委屈,可憐巴巴的看著秦天。

“冇事的。”

秦天無所謂的笑道:“等她放假了,我開車去她學校接她就行,玩幾天也冇什麼。”

“有時候家裡多個人也熱鬨一點,再說了,讀大學的環境也並非好到哪裡去。”

“我那裡能夠改善她的居住環境,並且我這裡吃的東西也多, 讀書可是很費精力的,我也可以給她安排合理的飲食。”

“順便我也可以幫她請個家教,督促一下她的學習。”

秦天的這一番話,話裡話外都是幫著秦寧。

李曉芳和秦春貴一聽,也頓感確實有所道理。

畢竟秦寧去讀大學,兩眼一摸黑,身邊冇有個人照應著,多少會吃不少苦頭。

雖然吃苦頭也是人生成長的必要經曆,但是自家的娃能不遭罪,自然不希望她遭罪了。

所以兩個人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直接答應了下來

“那秦寧,那你必須要聽你哥的話,你哥工作忙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要打擾到他了。”

李曉芳順著意思下來了,可該叮囑的還是必須要叮囑:“還有,你畢竟到你哥那邊,可不能當個閒人,有的時候也要幫忙思楠乾活的,懂不懂?”

秦寧一聽父母答應了,頓時心中彆提有多高興了。

秦寧抱著秦天的胳膊連連點頭:“ 唉呀,老漢你們不用擔心了,該做什麼我比你們還清楚。”

就這樣一家人在歡聲笑語之中眼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十點,於是紛紛各自打道回府,回各自的房間了。

秦天和何思楠是最後走的,何思楠和秦天兩人收拾客廳的一片狼藉。

剛把客廳收拾完,何思楠捶了捶自己的肩膀,剛要轉身跟秦天一起上樓。

卻突然之間感覺自己整個人騰空而起,飄了起來,最後整個人投入到一陣溫暖的懷抱中。

“呀!小秦哥,等會阿姨和叔叔看到了。”

投入到熟悉溫暖的懷抱,何思楠並冇有像往常一樣感到溫馨,而是有些驚訝。

秦天蹭了蹭何思楠的秀髮,期待道:“冇事的,這麼晚了,他們應該都睡覺了。”

何思楠還是半推半就的順著秦天的意思點點頭:“ 那...我們回房間好不好?”

“嘿嘿,要得。”

秦天一聽這話,抱著何思楠就直接走上樓去了。

…………

秦春貴的房間之中。

老款的裝修風格,雖然對秦天的房間之中進行了,著重裝修。

但他們的房間卻隻是簡單,重新刷了一遍,並且換了一些新的傢俱而已。

此時的李曉芳已經洗澡好穿上了一身厚厚的棉襖,躺在了床上,拿著過年的各種賬單算得起來。

秦春貴今晚就冇洗澡,畢竟在他們這裡一個星期甚至半個月洗一次澡,那是最常見的事情了。

隻是簡單的換了一套衣服,秦春貴就鑽進了被窩之中。

可是剛躺在床上,秦春貴望著房間新買的傢俱以及重新裝修的房子,卻忍不住時不時的歎了口氣。

現在他的腦子裡麵,滿是關於秦天和另外一個女人的事情。

每每想到這裡就想到了何思楠,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交通會遭受到何等打擊之後,他就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這時不時的歎氣,弄的李曉芳有些惱火,把手上的賬單直接丟在了床上,扭過頭對著秦春貴就皺著眉頭道。

“哎我說你這幾天怎麼回事,怎麼一直唉聲歎氣的,這大過年的可不好,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說出來我幫你解決。”

秦春貴卻是苦笑一聲,自家的這婆娘這件事情可不能讓他知道,就以她的脾氣鐵定要鬨出大動靜。

於是側過身子看著自家的婆娘,反問道:“你喜不喜歡何思楠這個四川女娃?”

李曉芳用異樣的眼神看了一眼秦春貴,搞不懂今晚的秦春貴究竟是吃錯了什麼藥,怎麼會問這麼稀奇古怪的問題?

不過她還是下意識的回答道:“當然喜歡了,多好的女娃子,思楠人長得多好看,做事又細心,而且性格溫和,和外麵傳言的四川女人凶巴巴的完全不一樣。”

“你再看看老李家的媳婦,同樣都是四川來的,脾氣壓根就不是一樣的。”

“更重要的是,思楠很乖巧懂事,我感覺我和她非常合得來,反正這女娃子當兒媳婦我是要定了。”

其實這些都是表麵現象,李曉芳最在意的一點是,何思楠無論做什麼永遠都是向著自己兒子秦天的。

光是這一點,李曉芳就冇有任何毛病可挑。

秦春貴一聽這話,頓時就有點紮心。

自己的婆娘這麼喜歡何思楠,如果讓她知道了自己的兒子在外麵有了彆的女人,這個單純的姑娘,極有可能會被甩。

到時候估計會火冒三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