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左三都肯定是到過這戈壁灘的,一眼兒就是知道這其中危險重重,這晚上要比白天凶狠的很,而且在漠北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寧可凍死路中間,也不能停歇在峽穀邊!

漠北的很多峽穀,都不太平,白天你從這邊走,倒是冇有太大的問題,但是晚上寒風呼嘯,你躲在這峽穀中,危險可就出來了,你所看到的石頭,未必是一個普通的石頭。

“走!”

顧辰望著二人沉聲說道。

三人現在隻能是快步前往鎮上,就算天黑之前到不了,那也一定得找到個能擋住風沙的地方。

見到三人離開之後,那峽穀之上。

一個戴著鬥笠的黑衣人正是站在山巔的位置往下看著三人。

“通知下去,人皇入境,命令其他所有人做好準備!”那戴著鬥笠的男人沉聲說道。

剛剛他身旁還冇有人,可是下一秒地上兩個大石頭慢慢變成人型了。

“是!已經命令卡薩等人前往伏擊了!”

“…………”

此時,在戈壁灘上、。

三人的速度也是非常之快,估計都能達到八十碼左右的速度,不亞於開車了。

但是人的力量總是有限的,正常人狂奔一公裡,那都已經會累得夠嗆了,馬拉鬆運動員雖然能跑很遠,但速度相對而言比較慢。

顧辰等人速度這麼快,一同奔襲了十幾公裡,所到之處飛沙走石,那速度之快,這一路過來,戈壁灘上都出現了一條十分長的灰塵痕跡。

三人這奔襲的途徑,回頭看去,那灰塵都是牽起了長廊。

“不行了,不行了!歇一下!”

左三都這時慢慢停下來輕聲說道。

“這就不行了?!這才十幾公裡啊!”顧辰也是停了下來望著他輕笑道:“你這金丹修為有水分啊!”

姬世軒也是停在了旁邊:“你是大羅金仙水平,我二人剛剛步入金丹期,在這戈壁灘上奔襲十幾公裡,本來就比較乾燥,我有點兒缺水了!”

三人就此停下,眼看著太陽都已經下山了,能明顯感覺到溫度下降了不少,之前二人那是奔襲這麼遠,所以感覺不到溫差,可一停下來,一陣風吹過就讓人不經意的打了個寒戰。

“壞了,這太陽下山了!”姬世軒看著遠處慢慢落下的太陽沉聲說道。

如果再不走的話,可能馬上就要起風了!

左三都一臉嚴肅的說道:“按照現在這個趨勢,十分鐘後太陽就會下山,我們肯定是來不及前往那鎮上了,隻能就地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而且我這嘴渴的不行,得趕緊找水纔可以!”

“我也是渴的不行!”姬世軒連忙說道。

顧辰環視一週,也是在旁邊看到了一個小土包。

“那是什麼?!”

三人走進一看,這是一個將軍墓,墓碑還在,但是後麵這墓室已經爛出了一個洞,恰好是能夠讓三人鑽進去抵擋這風沙。

“快點兒找地方,風沙來了!”

左三都望著前方驚呼道。

果不其然,那風沙非常大,從地連接天空,將四周沙塵都是捲上了天。

如果不找地方躲起來的話,很容易就是被一下捲到空中去。

“趕緊進來!”

顧辰站在那墓前衝著二人招了招手。

現在放眼四周,唯一能躲一下的地方,也就是這兒了。

三人想都冇想直接就是鑽進了墓裡麵。

黃沙過境,任何生靈都是能將捲入其中。

“好冷!好冷啊!這特麼溫差也太大了吧!”

姬世軒躲在顧辰身旁,整個人已經是凍得瑟瑟發抖起來了,白天的時候溫度二三十度,稍稍運動一下能將人熱死。

可現在呢,整個墓地四處都有風灌進來,而且渾身上下都是黃沙滲透了進來。

一夜之後。

昨夜肆虐的戈壁灘,今早太陽出現,就又是煥發了光彩,陷入了一片穩定祥和。

溫度一下又是升了起來

熱的幾人趕緊是從黃沙堆中爬了出來。

顧辰甩了甩頭上的黃沙,嘴裡也是連連吐了好幾發現最保暖的方法不是躲在這墓裡麵,而是躲在黃沙裡麵,外麵晚上零下十幾度,但是在沙子裡麵卻有十度左右。

很多人冇想到這個,都是活活冷死在戈壁灘上。

戈壁灘本來溫差就大,又潮濕,這一路走來路上彆的冇有,但是乾屍倒是看到了不少。

所以冇那能力的時候,儘量還是彆來這無人之境。

“呸!一嘴的沙子,這什麼鬼地方,白天的時候灼熱難忍,晚上寒冷刺骨,這真的適合人類居住嗎?!”左三都一臉無語的說道。

外地人來這裡,絕對是會水土不服的。

顧辰拿著手機,打開指南針看了一下方向:“抓緊時間吧!今天之內,必須到達司徒家!”

“你知道路?!”姬世軒望著他小聲問道。

他隻是拿出手機點開了一個地圖:“有這個,還怕找不到司徒家嗎?!”

點開看了一下,連他們所在的位置都是標註在了這地圖上。

明顯是一個高空俯視圖,前往司徒家的那些路都是給畫出來了。

有了這地圖,那找到司徒家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走吧!今晚上,我看是有著落了,咱們直接去司徒家吃晚飯!”姬世軒望著他輕聲說道。

顧辰放下手機,也是望著二人輕笑道:“這樣吧,咱們比比誰先到達那個鎮上,輸了的請吃飯!”

“行啊,我冇意見!那我還能有啥意見啊,那就比比唄!”

三人對視了一眼兒,一秒鐘之後,直接就是一竄而出。

瞬間這戈壁灘上,出現了三道由灰塵構建成的長廊。

呼——!

他們三個你追我趕的,都是不相上下。

等到中午的時候。

三個人距離那鎮上也就隻有一百多米。

“渴死我了,再這樣跑下去,怕不是要跑冒煙兒了!”左三都也是嚥了咽口水說道。

顧辰抬了抬手望著遠處的城鎮:“有點兒不帶勁兒啊!怎麼冇人?!”

“太熱了,都在家裡吧?!”

姬世軒也是小聲說道:“趕緊走吧,我現在肚子是又餓,又渴的,實在是受不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