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樓!

皇城之內,王家產業,也是一處紫金皇朝的消金所在。

此刻!

雖是天色未暗,可在醉月樓之間,早已是人滿為患,剛到這醉月樓的一瞬,淩天周身靈魂之力,更是早已擴散開來。

隨著力量擴散!

淩天更是能清楚將現場一切情況完全摸清。

強者!

不少!

能在外混跡的都是家族弟子,修為自然不弱,僅是祖王強者,就有不少存在,就在淩天靈魂輕動刹那,醉月樓之間,卻是陡起一陣霸道靈魂之力。

嘶!

淩天更是一瞬震驚,方纔那靈魂之力,雖是一閃而逝,卻讓淩天感覺到了一層忌憚的感覺。

“祖君?”

淩天凝神:“雖然隻是祖君修為,不過此等靈魂巨力,並非是一般祖君強者能比。”

流雲祖君!

天寧祖君!

兩大強者,雖都是被淩天親手覆滅,甚至天羅祖君,玄光祖君兩大強者,都在淩天麵前未有討好趨勢,哪怕是那祖皇秘境之內。

淩天亦是未落下風!

然而!

嚴格來說,淩天方纔所感覺到的靈魂之能,遠在他們之上,如此變化,淩天心中一顫:“看來這醉月樓之間,亦有高人啊。”

此刻!

淩天倒是首起一層期待,方纔那道靈魂氣浪,淩天心中,已有猜測,能有如此手段之人,怕是……

煉丹師!

煉器師!

除開如此兩種存在,怕不會有人再如此專注靈魂之能,不管是煉丹師,還是煉器師,在武道之內都是受人敬仰的存在。

此刻!

在這醉月樓這樣的小地方,居然有如此存在?

要麼是客,要麼是王家有高人,淩天自信一笑,跟著麵前兩人進入了醉月樓,此時在樓上一處包廂之內,一白髮老者。

亦有詫異眯眼:“奇怪!”

“師尊,您怎麼了?”一女子詫異輕語,老者輕笑:“小丫頭,我方纔感覺到了一股霸道的靈魂之力,其靈魂修為,甚至不亞於本君啊。”

嘶!

女子心中一顫:“師尊,您可是專注修煉靈魂之力啊,雖然您現在修為還卡在祖君之內,但是您的靈魂之力,怕是能碾壓一般的祖君強者。”

“甚至將其覆滅啊。”

女子詫異之時,卻見老者輕歎一聲:“小丫頭,武道之內,到底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不管是誰,都不能過分自大。”

“畢竟!”

“為師現在也不過隻是祖君而已。”

“雖然靠著一手丹藥和煉器的成就,在這武道之內,倒是頗有威名,甚至一些祖皇強者對我也是客客氣氣的,然而……”

老者苦笑,隨即輕輕搖頭:“這樣的尊重,能維持到多久呢?畢竟我的存在,對祖皇壓根就冇有任何威脅。”

“也許也就丹藥之上的一些心得體會,值得祖皇學習吧?“

女子卻是一瞬搖頭:“纔不是呢?師尊我相信器丹雙修的您,絕不是這麼簡單,他們也都明白,器丹雙修,在武道之內。”

“無人能出師尊您之左右!”

“這次紫金皇朝的幾位皇子,對你的態度,不是都格外謙虛麼?”

女子一臉尊崇,雙眸之間,更有……

火熱!

老者擺手:“小丫頭呀,你還是經曆的太少了,若是有時間,你還需要一番獨自曆練,你才能成長起來。”

“否則!”

“你將如何立足在武道之內?”

國師搖頭刹那,亦是起身來到了窗戶邊緣,湊上一看,正好看見淩天進入醉月樓,隨著淩天踏足刹那,老者雙眸之間,更起一層精芒:“好熟悉的麵容?”

不知為何,此時老者在看見淩天的時候,總覺得似是在哪裡見過一般?

卻是怎麼都想不起來。

隻能苦笑一聲:“也許是年紀大了,做什麼事情,都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苦笑一瞬!

男子更是不由多看了一眼淩天,可惜此時的淩天,已是慢慢消失在了老者眼中,似是……

從未出現!

如此變化!

更讓老者心中泛起一陣苦澀:“方纔那樣的熟悉之感,到底是從何而來呢?”

此刻!

淩天可不知道,自己在無意之間已是進入了一方大佬的眼眸之間,反倒是隨意來到了醉月樓最高處,此刻麵前兩人。

更是小跑到了麵前房門之外,輕輕敲門,伴隨著一聲尊崇之言:“少主,人到了。”

話語剛落。

房屋之內,傳來沉穩兩字:“進來。”

兩人轉身,其中一人來到了淩天麵前:“先生您裡麵請。”

“嗬!”

淩天對今日之會,倒是越發期待了,畢竟王重樓可是王家大少啊,也許今日見麵,局麵當真能有一絲變化呢?

一切!

均為未知之謎啊。

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思,淩天未曾有任何遲疑,推門而入,隨著房門打開,在屋內隻見王重樓負手而立,在淩天進入一瞬。

四目相對!

彼此更是暗中打量著對方,王重樓越是打量就越是心驚:“強者!”

此刻!

王重樓竟是冇有絲毫髮現,甚至淩天給王重樓的感覺就是……

黑洞!

冇錯,就是此等直接的感覺,甚至越是打量,此刻在王重樓內心之間,就越是心驚膽顫,似乎淩天乃是隱藏了修為的絕世高人一般?

甚至!

無形之間,更讓王重樓心頭多了一種壓迫之色,此等變化,更讓王重樓不敢小覷,甚至在王重樓內心之間,亦是有著層層……

震撼!

心思剛落刹那,王重樓就賠笑著小跑了上去,拱手道:“今日得見兄台出手,小弟十分驚豔。”

“今日能得兄台賞臉一聚。”

“小弟真是倍感榮幸啊。”

麵對王重樓的賠笑,淩天這個時候,雙眸之間更起一層讚賞:“王家大少,修為心智均為上乘,承蒙相邀,略顯唐突啊。”

王重樓連道不敢,隨即邀請淩天入座,淩天卻是未曾多言,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麵前王重樓,輕語道:“王公子,宴無好宴,直言來意,方可安心入席,若為鴻門宴,本座如何赴宴?”

淩天能感覺到,此時在包廂之外,有不少精銳力量正在彙聚,王重樓聞言麵色一瞬尷尬,隨即亦是撕下偽裝,負手輕語:“兄台,這紫金皇朝雖然地廣人多,但是能稱為天驕之人,我王家之內,均有記載,今日兄台樓麵,卻是並無任何印象。”

“也就是說,你並非皇城之人!”

“最起碼,你在皇城之內,並無任何家族力量。”

“今日你我相遇,就是緣分!”

“兄台之姿,同級無敵,今日還望兄台入我王家,臣我王家。”

“若不從!”

“刀兵起!”

“血光迸!”